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和赵非一直说要去打羽毛球,最早是和涤非去雍和宫坐车,发现地坛公园园外园里有四块羽毛球场地,铺着绿色的地毯,看上去不错。
过了一年,赵非来了,她也发现了这个场地,高兴地表示以后要和我去那里打羽毛球。
我们先是在网上订购球拍,有一款特别合适,但是迟迟缺货,只好放弃,楼下有家体育用品商店,赵非去看了,太贵,最便宜的球拍99块,一个羽毛球12块,小区后面的小商品市场里也有卖球拍的,但我不放心质量,也怕宰,我跟赵非说,下次去大一点的超市买。
日子过去了好多,下次还没来到,我很久很久没去大一点的超市,一直去小商品市场旁边那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首航超市。
有一天我去跟朋友喝酒,傍晚出去的,半夜回家,一到家,赵非高兴地说,看看我买的什么。
你们可能猜到了,当时我没猜到,一副羽毛球拍和一只羽毛球,赵非说只花了十元钱。
我看了看,看上去不是那么差,球拍还挺筋道,我说,怎么会、怎么会这么便宜。
赵非说,是呀,我是在二元店买的,球拍十块,还搭一个羽毛球。
我说,那也不应该这么便宜啊。
赵非说,那店好像要拆了。
确实,最近地坛公园东侧、和平北街这些地方在拆。
赵非说,那我们下个双休日去打啊。我说,好啊。
我们都很高兴。
到了下个双休日,我们没有去打了,忘了,接下来几个双休日都忘了。
前几天下午,我去买了张煎饼吃,等下我还想去西街上的新华书店转转,带张煎饼进去不太像样,我一边往前走一边打算到园外园里吃完它,走进园外园,我就想往更深处走走,一走走到了羽毛球场地,烈日下,两对人在打,一个看客都没有,我在边上的椅子坐下来,阳光太猛了,刺得我流眼泪。
过了会儿,煎饼吃了半张,来了一对父子模样的人,在眼前的场地上打起来,他们的水平太高,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打,两条腿扎在地上似的一动不动,只有上身仰来仰去,羽毛球就这样打过来打过去打过来打过去。
我看了一下就觉得很好笑,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把羽毛球打过来打过去打过来打过去。
如果他们注意到我,应该也觉得很好笑,这个人在烈日下吃煎饼,一边吃一边哭。
吃完煎饼我就去新华书店了。
在昨天,我和涤非又去雍和宫坐车,这次我们要去挺远的地方,我跟涤非说,这条路终于修得差不多了。当时我们还走在和平西街上。涤非说,是啊,修了两三年了,不过好像现在这样有点弯。我说,他们不会把园外园这片拆了吧,这样就直了。涤非说,不会吧,就这么点宝了。
我想应该也是吧,我们从园外园穿过去,好多老头老太太打牌下棋发呆,拆了他们去哪里啊。不过管他们去哪里啊。
涤非说,这些天雍和宫地铁站好像关着。到了一看,果然拉着大铁栅门,上面挂着块黑板,黑板上写着,雍和宫站暂不开放,请乘客们到安定门或东直门站乘车。
我说靠,很郁闷,我和涤非朝东直门站走去。


2007.6.25

话题:



0

推荐

孙智正

孙智正

754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浙江嵊州市人,打字家,写小说、句群、字行,著有长篇《青少年》、《我们去干点什么吧》、句群辑《句群和字行》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