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5.于是我回到了家里
123隐隐有些异样的体验,琢磨了下,哦,原来有好两天没下楼了,每天的吃食,234都会弄好,睡觉会被456打扰,昨天,234和345出门去了,他和456待了一天,不断地给他做饭吃,哄着他睡觉,陪他说话,给他换尿片,现在,234和345带着456下去了,此刻的阳光很好,即使在客厅里也能感受到日暾,走到南屋和阳台上,满屋子满场的阳光,她们带456下去晒太阳,见见其他小朋友和世面,这两天,电视里特别欢天喜地,电视都没法看了,出门看看去,昨晚睡得不够,眼睛有点虚脱,无所事事地走出小区,当面就是一条大马路,马路上的车一贯开不快,因为前面不远处有个十字交叉的大路口,逆向经过那些缓缓的车,杂货铺的店婆子站在道中央,矮矮的,短短的头发,发脚被风扬起来,颇有点像童姥,来了辆车,硬朗大气又挺时髦,奔驰的,回头看了看车尾,哦,这个型号,哦,以后买这车吧,兰博基尼究竟太招摇了点,看着马路对面开过双层的特5,我想坐着它往不知名的地方去去,可惜没带卡,出门时234已经在热菜了,还是超市附近转转吧,把长久要买的拖鞋买下,看看还买什么,买点啤酒、烧酒和雪碧,先去那个二手书店看看,那几本词选还在,以前去十字交叉的大路口南边的那一家店,临街的半间改卖化妆品,以前以为书店就不在了,那天过去了看见后半间还有书就进去转了转,差不多就是转身那么大的空间,俱是盗版书、畅销书和烂书,2年前买过本弃儿汤姆·琼斯史,挺奇怪的名字是吧,知道不会看完,想象有一天百事不挂心地坐在某个湖边、阳台(上)或密室里,慢慢看,非常悠闲的,想象其实没必要,眼下喜欢它厚厚的巨帙感,纸砖头。如今去的这家以前是音像店,剖出了半间转租了别人卖书,看书店的女人黑皮黑脸的,有个五六岁大的儿子,傍晚去,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估计那女人回家做饭了,音像店的女人打扮得像五颜六色的鸡和王菲,买过两张碟,都是枪版的,再没有去买,不是因为买了枪版,刚好不想再买碟了。123在这些看望了好多次的书前转了两转,决定买一本,对于那几本词选,刚开始只看见一本,觉得颇为抱憾,后来发现剩下几本压在一摞书下,迟疑了半天,还是喜欢手里轻轻只捏一本书,去超市买了拖鞋,17块,样子不算太讨厌,去另外一个超市买酒,拎着满满两大袋,经过路边摆菜摊的,好长一大溜,有点起风了,阴的地方有点冷,刚才穿过那条巷子,天特别晴时,尿骚味特烈,今天还行,一个女孩弯着腰好像痛经似的撒娇,我要去逛大街!123觉得不说逛街,说逛大街挺有意思,走在前面的她的男人说,等吃了饭去行不!好不耐烦啊,走过小区里的菜摊,头一家,本来是个讲理的女人,有一天不见了,变成了一个粗胖子,傻呆呆地坐着卖调料,分摊的还有一个尖嘴的女人,讲利的,零头从来不抹,4块3的货愣给你添成5块的,她丈夫还好点儿,她丈夫在时,去她摊上买,原来那个女人去哪里了?345说见过,就蹲在街上那一溜里,刚才检视了一遍,没见着,吃完中饭,123立刻就出发了,等特5来,等得比较久,没想到他印象中的好车其实是特10,特5的座位不怎么样,没走几站,中午的啤酒变成了尿,下车,往回走一站地去刚刚经过的麦当劳,走到半截,天真的变冷了,123扣起扣子,看见路桥下似乎有合适的地界,沿着台阶下去,果然,有好几坨屎,123换等另外一辆车,这车是这个站的站牌上写着最多站名的一个,先等着,在公用电话的橘黄色的罩子挡着的阳光下看会儿书,2个礼拜后,123要去参加一场考试,过了会儿,123醒悟到这条路他5年前来过,坐好久的车经过这里,当年他坐的那趟车还挂着站牌,123心里涌起无法容纳的忧伤,有点像开水一样翻滚着,风越来越凉,透过车窗,123想把车窗关掉,不过不关也行,正在经过一个体育馆,可惜已经看不见馆名无法称呼它了,汽车经过植物园,到了一个人烟辐辏的地方,卖报纸的帖手机膜的、卖毛鸡蛋的、卖煎饼的、开黑车的、卖衣服的卖宝石的卖黄金首饰的、上班的闲逛的、过马路的等车的,老的少的,各式人等,把这里挤得个交通堵塞,123到马路对面准备返回,在半路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孩拖着的拖衣服的拖车,碾过一个女人的脚背,风已经很大了,天上还掉雨星子,他犹豫了两回,要不要去坐地铁,去坐,会看不到下雨,坐公车,不知什么时候来,冷,怕没座位,左右不是间,空荡荡地他坐来的同一趟车来了,赶紧往前门挤,看后门也开了,犹豫了一下见没人上就继续挤前门,谁知挤上前门,后门蜂拥上人,抓紧往前走,坐到最末一排靠窗的座位,哈哈,没有比这更好的,雨倒没下起来,有一站上来一个人坐在他旁边,捧着一个葵花,密密麻麻插满了瓜子,他就好整以暇地一颗颗拔下来嗑,看来是炒熟的瓜子往回插上的,醒过来时发现汽车开在一个生地上,一路吃羊肉、牛肉、火锅的店,经过一家俱乐部,墙壁上挂着金色的狮头,入口做成红色钻石,123清醒了,他喜欢这幢房子,下车穿过马路,他要回家,天更黑更冷了,他想在衬衣上面罩件毛衣,可是雨为什么还不来,他回忆起睡着前,透过车窗看见远处的群山顶上,一些巨云的缝隙和孔洞里,透过一道道金光四射的金箍棒般的、擎天柱般的阳光,把雨都蒸干了?在回到家前,123决心把书看到他限定的那页,结果下车之时,还有两页,他就坐在花坛边沿上,冷得有点抖,一手还捏着笔,坚决看完!他对自己的穿着不满意,刚刚在车上,上来一个饱满的背着双肩包的外国女孩,他就对自己心怀不满,他在花坛对面边沿上摆着的5块一本的过期杂志里挑了一本,有个戴眼镜的胖子一起挑,胖子的食指一本本从杂志天头上拨愣过去,手法相当灵便,不过此人没买,这时雨下了起来,一个女人跑出来收杂志,我觉得她有点冒场,我就冒着雨买下杂志,这时车也来了,居然还有位子,就不客气坐了一个,看了一页,车又到站了,下车时我才想起刚才确实下雨了,好冷啊,冻雨啊,我跑到那个书店里,其实我是在这时遇到奔驰的,中午看店的女人果然没在,我在时,来了一个男人买碟,买10块钱的一张碟,问能不能刷卡,又问周杰伦的SHE的梁静茹的碟是不是都来了?像鸡像王菲的女人说都有啊。他又说,不能刷卡啊?女人说,前面就有个取款机。他沉默了。我看了他一眼,一个住家男人模样的人,可以看称三十岁,神情和打扮也可以看成五十岁,这时,来了个买哈利·波特的女人,他就跟人聊上了,他生生把她聊走了,他对着女人走远的背还在问,您看过哈利·波特的电影吧?我叫她的男人把压在一摞书底的词选都拿出来,我有点不好意思劳动他,强调说我要买,显然,他没听清我在说什么,他就帮我拿出来了啊,真是个好人,看外面下雨,还拦住我要给书装个袋子,啧啧。于是我冒着雨回到了家里。2010.10.3
话题:



0

推荐

孙智正

孙智正

754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浙江嵊州市人,打字家,写小说、句群、字行,著有长篇《青少年》、《我们去干点什么吧》、句群辑《句群和字行》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