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37——39.《孙知正》的开头

37——39.《孙知正》的开头

37.《孙知正》的开头

1.
过马路,过了马路。
三个人坐在地上打牌,旁边长着两排树,树荫稀稀的,热,路边停着三辆车,车门开着,像翅膀那样,他们在斗地主大概,三个人围着一块玻璃扔牌,还有一些牌他们捏在手里,我斜视着他们走过去,其中一个抬头对了下眼,他想招呼我,我避开眼,他就知道我不打车。

穿黑T恤很热,为什么,为什么戴墨镜觉得凉,眼睛吸热的两个管道,阳光像针灸,有家澳门豆捞开在前面左边,门前停着三四辆车,店玻璃墙,玻璃墙里看到红桌子,一个人没有,服务员也没看见,把店开在这种地方,还要往前走,这个方向以前没走过,是条大马路,好像通到很远的地方,我走的话,可以一直地走下去,右边,小区快到尽头,一家公司,空荡荡的一片地,中间一幢水泥房子,左边,一个加油站,加油站后面一排矮房子,斜斜的,就是平房,开着一家山西面馆和超市,和好几家建材店,还有一家铁艺,都是些重东西,面馆生意不错,冷气开放。

前面有斑马线,可以过马路了,站那儿等,着,前面站着一个老头,穿皱巴巴白衬衣,一辆黑车缓缓过来,停下,车窗早就摇下,一个胖女人的头,和气地,满脸笑容地,问,这附近卖狗的地方,知道吗?老头吓了一跳,退了一步连连摆手,土老头。女人问我。我重复了一遍她的问题,若有所思的样子,摇摇头,不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我不知道,我无聊。

车向加油站开去,要去问加油的小伙了,加油站里不能用手机的。过马路,又过了马路,两排树,就像刚才那两排树平移过来转了个弯放在这里,我看着这些树,想起以前也看着过这些树,这么些树,之间有坟,尽头有一家獒场。

往前走,左边一家以租代售的车场,好多车,这么晒着太阳,可以想见车厢闷热干燥,一辆快递公司的货车,漆得鲜艳,一个穿制服的门卫,支起门杆,货车司机向他扬手致意,我喜欢人类和平,货车拐弯绝尘而去,有点羡慕,我喜欢跑地方的,但你们要尊重我给我高工资,我看到刚才那辆狗车等着(直行的车走完)拐弯。刚才经过小区门口修鞋摊,老头没活,坐在一把破阳伞下捧着脚等,真热,肝都快蒸熟了吧。
 
2.
2012.6.20



38.时空移民

a.9:15。

b.《一个上午和一个下午》《复活》。

c.不想看到这本书,影响我看手里的书。我把这本书翻个个儿,本来被它压在下面的那本书,反倒压在它上面,这样感觉好多了,这本翻身上来的书对我没影响。这两本装在一个原本装衣服的塑料袋子里,在翻书的时候,刚好把袋子对折,现在它比书大不到哪里去,多了四个被书撑得硬挺挺的角,这时我注意到袋子有个气孔,刚才翻书把袋子对折了的时候,袋子里的气像喷泉一样从那儿涌出来,手腕那儿被喷到了,非常轻微的触觉,如果没有看到气孔,不会明确地意识到刚才被空气喷了一下。

d.这块空地有30个篮球场那么大,左上角那儿刚好就有个篮球场,篮球架没有框,女人们在篮球场上跳舞,现在她们还没有来,现在下午一点,没有太阳,空气像稀释的乳浆,把光全部吸收了,阳光变成透析过来的散漫的白光,这些光好像没有直射的功能,如同小孔周围平展的触须,空气像无数长着光的毛孔,毛连接在一起,一张无形的光网,这块空地慢慢地陷入地下,篮球场那儿还与地面齐平,到椅子这儿已经陷进至少三米,这根本不是斜坡,是斜插地面的一个斜面,右边的一半,又填高了搭了一个平台,平台上面种着草坪铺着水泥砖,架着一些小孩的娱乐设备,我坐在杨树下面,空地上还一个人都没有,过会儿人就多起来,越来越多,一个个冒出来。

e.人类的理论还没有发现,人类的技术还没有做到,一颗细胞重建家族,遗存的时空颗粒重现过去。那时会比现在复杂点,全部的人和时代共存。时空战争,时空监狱,时空移民,只有富人享有死,穷人永生劳役,如此等等。

2012.7.6



39.无限开心网吧

是有点累了,头昏沉沉的,空气还算新鲜,刚才下雨了,网吧的厕所怎么保持干净的,没有异味,瓷砖泛着清新的光泽,就是没有洗手池,那个大风扇,20年前在浙江锻压机床厂金工车间见过,那强烈的风像撞过来的柱子,想到可以买一瓶水,冰柜的顶格,叫冰露的冰水,休息一下,白色的瓶身,蓝色的瓶盖和封条,不能带上耳机了,地上撒着老婆饼金色的碎屑,大部分显白色其实,碎屑也有形状,不过我实在说不好,包装盒上印着一个感人的故事,出门口,拧开瓶盖,先倒一点洗手,瓶盖放在空调机上,空调机吹出热(烘烘的)风,眼镜放在空调机上,洗脸,耳朵后面也洗洗,凉,很清新,撩T恤的袖子和前襟擦脸,擦干,无限开心网吧关门了,玻璃门上贴着春节回家年后继续的告示,面不好吃,吃进就变渣,汤像说的那样又酸又辣,好喝,不知道为什么要低下头,低头看见脚底漾过来水,挪座位,下雨了,站起来发现下雨了,其实也许没必要走,树叶能挡着,雨落在书页上看不见,不过一定落在书页上了,用手抹一抹,果然是潮了,书页变软,经过一块荒地,前后两人撑着伞,来到大马路上,站牌下等车的人撑着伞,路面深色,可以说是黑色,一群小朋友围成一个圈,一个小朋友绕着圈跑,她坐到一个小朋友肩上,过了一会儿跑,他站起来追她,她被追到了,他坐下,她还绕着圈跑,坐到另一个小朋友肩上,她念念有词,一念完她站起来追她,圈子里还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一个女人尖叫,地上有水,这不扯蛋吗,往人家店里放水,我看到桌子底下有根塑料水管,从隔板那头探过来,汩汩地流出水来,真的听见水声了吗,一根树枝从上面那块玻璃外面挂下来,下面的窗开着,树枝看去很清晰,上面的窗关着,隔着玻璃就不清晰,呵。2012.7.6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