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76.这次我会放慢速度

76.这次我会放慢速度

76.这次我会放慢速度
我努力让脑子恢复到比较轻松。
莲蓬头出水不畅,出水孔堵住了,水从接缝迸射出来。我想起2年前,房东说,用醋泡一泡化化水垢就好了。我正在洗澡,没有醋也没有时间。
我把肥皂涂在莲蓬头上,就像把油脂擦在萝卜刨上,然后把莲蓬头摁在洗手台上,拿起板刷使劲地刷了刷,那些出水的洞眼有一圈圈黄色的污垢,刷了几下,好像变淡了一点,重新把莲蓬头挂到支口上,打开水阀,水直直地一注注地流出来,微微呈点弧线,这水的温度刚好,从头顶冲上来,让我想起大学第一次去公共澡堂,那热水的温度冲在头顶,全身披流下来,快要昏晕过去的感觉——在这里,可以插入一本100万字的小说——再回到现在的莲蓬头上,
然后接着,又是无穷无尽的字眼,直到我死掉。中午,看了点松尾芭蕉,挺清淡啊老头子,我坐在西坝河中里的某把椅子上无所事事,吃完饭就想睡觉,但知道马上睡觉会让肚子不舒服,所以我坐等时间过去一会儿再说,其间听到几声呱啦呱啦的鸟叫,抬头看见,头顶枝叶遮盖,有一支树枝上停着一只,黑头黑脑黑尾巴的白肚子的鸟,它跟着树枝在空中随风摆荡,来回摆荡,我注意到松尾芭蕉引用的“欲觉闻晨钟,使人发深省”,这实在不像杜甫写的两句,我还想知道首鼠两端的首鼠究竟什么意思,前面绿色的砖毯上面,一个中老年女人认真地玩着一个空竹,她想玩出一些花样,把绳子往空竹的脖子上绕来绕去,空竹在绳子上滑行,砖毯上分列着好几棵树,她在树木间玩着空竹,我不知道砖毯是什么东西,像一块地毯被割成好多地砖般的方块,把砖和毯放在一起组成一个新词,这应该符合行业指称新东西的习惯,
单句颇令人尴尬,于是前句带出后句,后句冲淡前句,后后句也许更浅或加深,句句相克相生,形成一个匀质的句群,如平铺的点彩、散叶、碎花般,
有时句号也令人尴尬,我又看到“虮蚤”这个词,松尾是说他被子上养着好多虮蚤,想起方言中的jizao,形容琐碎的烦心,应该就是这两个字了。
然后我回到单位睡了一觉,醒来后看了2个锵锵3人行和开卷八分钟,这时我觉得脑袋快炸了,说明我脑子的物理结构不适合集中注意力超过一小时以上,所以经常看不到电影的结局,经常睡着,于是我认为要出去走一下子,我穿过马路,走进对面的小区,在好久没人坐过的水泥椅子边上坐下,对面,隔着两棵树和一个花圃,一圈老太太捏着歌谱在唱《千年等一回》,听到的第一句是“是谁在我耳边说,爱我永不变”,想起网上有张图片,师傅搂着师太说的一句话,于是心里乐了一下,斜对面,隔着好多空气,三四个小姑娘在跳皮筋,她们真的在跳皮筋,原来我长大之后还是有人跳皮筋,
小姑娘的胸有点像菱角一样顶了出来,然后隔壁椅子,隔着几百株草,有三个老头坐着聊天,我闭上眼睛,果然,当你注意到自己的呼吸,时间过去得缓慢,每一刻都挺真实,也都备不住挽不住,然后声音好像也清晰了些,有好多层次和混响,这可能是脑子给定的幻觉,
然后刚才,孙猫猫在床上翻身调头,好像电脑屏幕的光吸引在从梦中爬过来。然后之前,我们还去一个饭店吃了饭,10个人,差不多可以组成错综复杂的关系,跟一天一样,一百万字都说不清楚,要把一天基本说清,一亿字少话话吧。好吧,应该有一本一亿字的小说,这已经非常跳脱了。
我去找茶杯想喝口水,慢慢来。
没找到,在水龙头下捞了点水喝。待续。
2011.6.11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