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吃花生

吃花生

花生像船。里面两颗米。花生有很多种吃法。一种是生吃,生吃没有吃过,见猪吃过,花生藤,不太对,应该是番薯藤,花生是种在沙地里的,扯起来,根蓬蓬松松的一团,上面挂满了白色的粘着泥土的花生。你一只手捏着藤茎,一只手捋下花生。

嫩的花生用水煮煮可以吃,老的炒着吃。花生和瓜子是最常见的零食。夏天就常吃嫩花生,院子里洒了一层水,如果爸妈没怕浪费电,水泵就一直打上冰凉的水来流过脚面。啤酒也是凉的就更好。嫩花生显得很鲜。炒的老花生吃得干口,就要喝茶,喝茶叶茶,炒花生一般在过年吃。

这些吃法都要去壳,可以单吃花生米。不知道为什么花生米是子弹的代称,我只听过吴镇宇在《鬼马狂想曲》里叫子弹“莲子羹”。花生米可盐ju(居然打不出“火”旁一个“局”的“ju”,还是我拼错了?)吃,油炸吃,浸着醋吃,炒着吃,老醋花生什么的,宫爆鸡丁里也有。第一次吃到觉得挺新奇的。

但是花生很费牙,跟瓜子似的,靠的是天长地久的磨损。瓜子有著名的瓜子牙,在门牙上生生嗑出一道槽来,花生牙也应该有,藏在嘴巴的深处,槽牙磨得矮下去一截,牙心陷阱似地凹进去一坑。我很庆幸现在的牙还能吃动花生,罗汉豆这种坚硬的东西不敢想了,吃排骨也是这样,假如不小心嚼到落在饭里的骨屑,感到满嘴牙都要崩掉了。所以我看到牙科技术在不断进步的新闻,感到很高兴和欣慰。

今天我在路上走的时候,看见路边报窗上巨大的标题:胡爷爷弯下腰手把手教小朋友包粽子。晚上回到家看电视,看到胡爷爷去看望智残儿童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了。我一边看一边吃花生,一共小心翼翼地吃了两包。
2006.6.1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