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我说王菲的歌很难听,她们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我说王菲的歌很难听,她们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这件事发生在几年前,说心里话,我一直耿耿于怀,他妈的,她们太蠢了,但是我讲不清楚,这种事情本来就讲不清楚。现在我终于看到有个人三言两语就讲清楚了:

“王菲在一首歌里唱道:‘把苍白看成水晶。’以前我觉得这句歌词形容王菲和她的音乐再恰当不过,她的歌曲在审美的映照下无比苍白,可偏偏大众把它当成了水晶。”

这段话是王小峰说的,他大概在好几年前就说了,但很不幸也很有幸,我在今天晚上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才看到,公交车外面下着雨,立刻,我很想去看看他的“按摩乳”和“不许联想”。虽然我没完全看懂这句十分知识分子的“她的歌曲在审美的映照下无比苍白”,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我猜意思就是把“在审美的映照下”这个做状语的介宾短语去掉后的意思:她的歌曲无比苍白。因为很白,所以完全有理由被大家当作水晶。

一个人品位太高是很痛苦的。假如一个知道什么才是音乐的人,听到满大街放这样的歌,大概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避难;但如果在长途汽车上或火车上,该车厢又正好在放这样的歌,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把耳朵割掉吗?!!!割歌手的喉咙吗??!!!割自己的喉咙吗!!!!!

幸好在音乐上我还没有高尚到这种地步。但假如耳边有声音几小时地朗诵余秋雨的散文、《读者》上的美文、或者有品位的电视台爱放的电视散文,心情好的时候会失笑一下,觉得真无厘头啊,绝大多数情况下,估计会挠墙。

又是在几年前,当痞子蔡流行起来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惶惑,我觉得这样的东西真的很烂啊,为什么还出书了呢,为什么还这么多人买呢,我错了吗。后来他慢慢淡下去了,但很不幸,宁财神、邢育森(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吗)、安妮宝贝们又起来了,怎么回事呢,还是很烂啊,为什么都是烂货横行呢。后来宁、邢两个人的名字慢慢听不见,我想这就对了,但安妮宝贝一直火啊,现在还越来越火。宁财神同志最近的《武林外传》挺火,早就听说他去编剧了,现在总算又通过这个行当听到了他的名字,虽然写小说很烂,但凭着浸淫网络多年,成功地把一个严肃化了的BBS搬到一个电视里,这就够大众咋乎半天了。幸好他严肃化了,也幸好这个社会网络了这么些年,人们认为,这个另类的武侠剧的“度”掌握的非常好。(还必须得注:这里的人们不包括三十五岁以上的人)。

汪峰的大部分歌变得不忍卒听,他才“飞得更高”了啊。如石康在博里所言,我再引申一下:当人物犯错误,也变成“人们”时,他才被人们接受,当他恢复常态,要变回一个“人物”时,人们就打压他。反正人多力量大嘛,打死人也法不责众。

啊,人们多么可怕,人们多么无知无畏,历史的车轮就是被他们拖住的。

但实际上“人们”又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我们不知道它在哪里。

2006.6.2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