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吃:瓜子

吃:瓜子

 

瓜子可能是全中国最通俗的零食,跟青菜萝卜一样几乎人人爱吃。瓜子最大好处在于小,小的话就填不饱,跟麻雀似的小小地啄进一粒,啄到下午都还没饱,我们的嘴可以永不停息,我们的那么长的时光就有办法解决了。瓜子很香。瓜子只有像我这样门牙薄得像刀刃的人才不能吃,因为很容易落缺,很容易卷起来。瓜子可以剥着吃,这个更可以消磨时间,但也需要点耐心,最好的情况是,你坐着看书,旁边有个姑娘用干净的手剥好了,一颗颗摆在边上,你去摸来吃;实在没有法子,就整颗抛进嘴里,用臼牙嗑开,吐出壳来,这样吃法的坏处是,还没吃到肉,先得尝壳上的咸味,感觉不洁,并且不够干脆利落,像人家门牙“格”的轻轻一下,肉吃进,两瓣壳留在食指与拇指之间,拧成了好看的形状。瓜子分咸瓜子、甜瓜子和保持原味的淡瓜子。咸瓜子吃多了费茶,甜瓜子吃多腻,淡瓜子可多吃点,吃多了又多就腮帮子疼,口角积攒下碎末,让人想起泼妇骂街时嘴角的两堆白沫。瓜子是怎么做起来的呢,瓜子树是什么样子的,只看见过瓜子在大锅里炒,铲子跟铁锹似的,据说瓜子一定要在铁锅里大力翻炒出来才有味,由年轻的赤膊的壮小伙翻炒出来,送到姑娘的闺房里,用纤纤细指捏着,把尖头搁在齿间,开锁般的嗒一声轻响。不知道瓜子和向日葵什么关系,向日葵的籽炒成了变成葵花籽,瓜子由什么炒成的,小一点的葵花籽吗,它们是表亲吗,不知道啊,如果一枝小小的瓜子树,在窗口外晒着太阳,慢慢地拧脖子,晒到下午的时候,熟了,一颗颗瓜子嗒嗒地跳进来希望被吃掉,跳到窗台里的书桌上,在硬邦邦的桌面上当当小跳几下,就一颗颗疏疏朗朗地躺在那里。

2006.6.9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