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6.吃

6.吃

我去三环时,看见街边有一群工人坐着吃饭,他们穿着橘黄色的条纹衣,旁边停着巨大的压路机和链条车。他们在吃饼子,都卷着捏在手里吃,面前一大勺辣椒炒肉,有个工人把菜罐放在地上,他盘腿坐在菜罐的后面,我走过时看见里面油漉漉的。大约有五六十个工人在吃饭。再走过去一段,看见一辆车上放着三四个白色的茶缸,树阴下放着七八个西瓜,有几个裂口了。

我猜这样的饭吃起来很舒服。

我记得夏天去田里干活,汗水湿透全身,后来戴了眼镜,汗水就会滴在镜片上。到下午三四点钟,留守在家里的女的或老人,就会送点心来,凉水、苦艾茶,啤酒,或者西瓜,有时还有麦he(“言”字旁一个“合”)、菜饼,坐在田头非常骄傲地吃起来。

汗水淋漓的体力劳动过后的饭,吃起来非常舒服,还有心理的快感,吃得非常心安理得,送吃的人看着你吃,充满鼓励和赞许,会不断地怂恿你多吃一点。

为什么人们都在赞美体力劳动,脑力劳动不是劳动吗,还是它不够张扬?在某个深夜,或许在凌晨三点,面对孤独的电脑,头昏脑涨,去洗手间捧一大捧水盖在脸上,脑袋清醒了些,面对镜子,脸上水珠纵横,洗手间里特别安静,凌晨三点钟的洗手间是非常孤独的洗手间。这时你没有肚子只有脑袋,一点吃的欲望都没有,只想狠狠睡一觉,睡觉也是一种吃啊,也像它针对的劳动一样平静。
2006.6.17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