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现成的字行》

《现成的字行》

1.一定把这两人拿下
从身体分叉处长出来一样
那只能歌善舞的阴阳狗
不是一个轻浮的人
裸体作为原始的
权力的文化欲望
在一些重大的即兴表演中
对此深感欣慰
永远在你眼前的事物般困扰着你
我们还没有周密的计划
大家都因为这个主题感到愤怒



2.因为她们害怕再次
形成长久的介入和缠绕
我会派人给你捎信的
时间间隔不同
什么地方也没有去,没有发展
局限在矩形物体和一大片纸内
关系就是这样
掩盖着充满柔情的心
很多词很难与人相关联
越洗越厉害
各种非人待遇的情况
都是玲珑可爱
被确认是
讲团体编织在一起
创造出来的,它们不基于任何古代仪式


3.她有长舌
也有一小部分男人
沿着只能容下一人的狭窄而黑暗的楼梯
非常巨大,意象多毛
这一路您一句话都不说
小巧、精致、漂亮的小老太太
改变事物的价值观
一个独立、自由、和平的世界
好像每一样都很名贵、也素雅
只是一般的冰淇凌是不够的
上述语句所描绘的形象
仿佛刚刚从遥远的地方旅行归来


4.更是年轻、漂亮
让他们往后退,往后退
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化角色的
如同鱼儿之于自行车
至今仍然不愿意
见解,决定的是态度
这个词汇来描绘她
顾头不顾尾的样子
我不喜欢讲个人
我不这样想
再深厚的感情
也会被这种耻辱感洗涮得一干二净
笔触非常像石头
小的活动可以孕育革命
一样生生不息
应成为永久的布景
令人迷惑的绳子
做了个简单的对话
我们到底是谁


5.一个肉的阿拉伯包头
校长惨遭杀害
这是个善良的愿望
反革命的面目
我可以不讳言地说
本身是个非常奇怪的世界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充满了愤怒
甚至连年轻人都不认为
不同的团体迅速地形成
反响非常大
要求我们尽快离开
而且都很庞大
剥洋葱时脸上带的甜蜜笑容
人们的更积极的方式
什么时候开始
用幽默来解释严肃和朴素
如同看到自己的脸
有什么相同和不同
决定我们在什么地方
仿佛是身临其境


6.问题的角度不一样
面对人们是提供了一双眼睛
应该包括男人
一群人找错了另一群人
超越文化的
本质的抽象的东西更感兴趣
跟我们走吧,别回去了
现世界的不安和焦虑
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我们都居住在这里
使世界上的各种形象伴随


7.观念也没有了
我们现在刚开始有一些开放的想法
使大家都想出名
我的意见并不代表所有人的意见
领我们到另一个房间里


8.我会说或许吧
已经几乎平等了
记起过去发生的事
是不可能找到的
对这个家的自豪和喜爱
不失为一个真实、坦率、执着的人
看一些类似的局部
它能影响一般人观看事物的方式
人类支配地球的世界
我是非常高兴的
提供了另一种方式的可能
鲜亮地展现出来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人们使用所有的东西


9.总是被认为是低微的
提供一个普遍的方法
像你这样年龄的人的观点
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我们一起看身后
不被承认有价值
并不是别人给予的
然后人们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喜欢被分类
重要的事情也不断地改变
我尽可能地压低声音
把自己带入到故事中


10.关系就是这样
对魔法说不
人们进进出出
感到极端的愤怒
头油特别多
就交给你处理了
都这时候了
到时候你带人
得到快乐的证据
时代游戏的相关记忆
妄想统治全世界的意图
本身就可以相互沟通
各种非人待遇的状况
当时非物质化经验
想法被一遍又一遍地重写
象征着过去所用的梯子


11.完全淹没在各种各样生活旧物
什么不对劲
更大的格式
同这些人没有任何性关系
从本质上说,非常有效
我又把它们放进去
现在情况不好也不坏
每一个房间似乎都很大
好比中央公园的树
没有特别的限定
那些狭隘的、人为的
我有紧急的事情啊


12.非常有效地运用身体
童年对我有什么影响
运用私人事件
不是让人挑逗的物体
没有束缚的身体
多面体的形式很不理解
说话呀


13.已经停止对身体的思考
是否仅是一种联系
你们如何看待你们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就料到这一手了
我们从不摘下面具
是否支持你们的工作
自以为很重要,其实一点也不
我并未亲眼目睹
各自走各自的路
是有压力
超越固有的概念
尽管它们被分割和非常不合比例
在没有什么人的安静
乍看之下像是一个裁缝
本身虚假的自我膨胀
欢笑对人的心脏有好处
气氛像医院一样安静而素净
还得辛苦你啊
一边放录音,一边给你解释
改变身体并提出疑问
大家开始有意识了解这个问题
你可是老奸巨猾啊
是什么把人们联系在一起
如同19世纪的先人一样
从开始到结束
每件东西都已经被凝固成形象
狂放太棒了!

2009.10.16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