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58.我的家乡和宇宙》

《58.我的家乡和宇宙》

《58.我的家乡和宇宙》

有时,我挺想回家看看。不过我提醒自己,只不过是因为,我从小在那里长大,身体惯性还没有完全消除。这从生物学上是可以得到解释的,比如我为什么长成这副模样,这样的气质,这样的牙口,这样的手脚,都跟一方水土有关,我为什么爱吃这样的菜,我的性格为什么是这样,跟我妈妈的手艺和家庭的氛围关系很大。
另外一个可能是,住在老家二楼那个房间里,什么也不用担负的感觉,不用操心晚饭吃什么,水龙头漏水了,有没有人装了偷窥眼等等——那种不负责任感,从头松到脚的感觉。
我在北京的街上或者地铁上面,几年来偶尔遇到过几次老乡,听到他们说话,那乡音真是难听死了,噶噶的,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随地吐痰,那些号称“杭州小吃”的小店都是他们开的,检查了身体没啊,你有没有传染病啊你?讲话也脏,没什么文化,整个感觉是从农业社会溜过来的,来拖着现代文明的后腿。但他们倒活得挺骄傲自在的,是啊,有谁不活着还不活全的,都必须自以为是,至少面上是这样的,自我认同是一个人人格完全的基础,不然就精神分裂或心理崩溃,所以人类从根上说就是狂妄自大的,所以他们都很变态。
我爸爸妈妈和其他亲人到这个城市里来也会这样,如果有人歧视他们,我觉得很正常,从有些方面来说,他们确实应该被歧视的——跟那些理解力比较低的人解释一下(作者选择不了读者)——我不是嫌弃,说的是事实,事实为什么要回避,放大一下,就像中国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土包子,这个时代的人类中的落后分子。如果有人歧视中国和中国人,歧视的是中国和中国人的事实,甚至不是事实,也是一种矫枉过正的手段,我都是非常接受的。
有时回到老家,不由得感慨,真是个小地方啊,交通混乱,市面小,小市民心态、农民心态严重。
现代城市是未来人类的方向,即使有那么多问题,可是人就是这样的,谁都知道山里环境比农村还好,谁去住山里了?少数人嘛。所以,等城市大发展起来,住在农村的人会越来越少,这不是在眼前明摆着的常识吗?农村过时了!这种粗放的居住方式必然和正在被淘汰。那些什么乡土啊大自然啊的傻乎乎的学术从业者和中毒文人,你再怎么留恋也没用。如果没用就不要留恋了。这些自觉悲壮的勇士、烈士以为是时代的唯一清醒者,都是虫,迂腐的虫,寄生虫。
我不爱我的家乡,也不爱祖国,也就是中国,补充一句吧:也不讨厌。说“爱国”,找不到理据,也找不到情感依据。国家是一种非常奇怪和偶然的行政划分,我不过偶尔生在这块土地上,不是因为我在“中国”,我才生下来的,是我生下来刚好在“中国”,也不是“中国”养大我的,是我的爸爸妈妈和这块土地上的出产,土地当然大于中国,就像一块棋盘,中国是其中一个格子。这些格子都是今年划成这样明年划成那样,那些人争来争去,争得头破血流,争得死翘翘为止,眼光是多么的低下和狭隘啊,看看天上和上帝啊,我同意没有上帝,那你想想类似上帝的东西嘛,纷争岂不是很没意思的事情,坐着看电视都比打仗有意思。有人问,那别人先打我怎么办,这个问题不能告诉答案,自己去想明白。
我倒愿意到其他国家去,虽然也称不上讨厌和喜欢,当然我不希望现在到阿富汗、不丹、朝鲜这些地方去。因为我听说阿富汗在打仗,不丹很宗教,朝鲜很社会主义。我希望到和平、富裕、现代的地方去——不到留恋过去朝向未来的地方去——作为正常人,谁不希望去呢。不是有很多留学生什么的,在国外深深地爱着祖国吗。一个人因为自己的国家在国际上形象不好感到自卑,(或还有其他原因?)需要奋起反抗格外爱国,格外敏感地爱国,这挺荒诞,不像一个成熟的、理性的、有正常心理承受能力和分析能力的成年人。平静地、理性地爱国吧。
同理,大而化之,从宇宙的概念来说,我不应该单单喜欢地球,我也只是恰好生在“地球”上,所以,我也应该爱月球,爱太阳,爱土星,不过这些地方不适合人类存在,我更希望去可以生活得更好的X星球上。科学家——就是某些同类——说,形成人的元素和形成星球的元素是一样一样的,人身体上包含着原初宇宙的信息。我觉得他们说得没错。一个细胞可以克隆一个人体,那么一个人体可以克隆一个宇宙,逻辑上很说得过去。
但我难道因为生活在这个宇宙,就单爱这个宇宙了吗,也不对,也狭隘,这种莫名其妙的老觉得自家好的感情都要用理性克服,如果真的有平行宇宙,那么当然,这个宇宙和其他宇宙是等重的。

2009.10.21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