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72.还君奶罩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72.还君奶罩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今天,我特别深沉地思考了一下发财问题,同学们,如何活到更富有的生命?我想去搜看一下央视农业频道(?)的《致富经》。坐在隔壁位子上的人,一直在搜看性教片、内衣广告、偷拍视频、咸湿截屏等等,他的内心是多么孤独,被欲望无情地折磨着,他的心都快碎了,像我。背对走道坐着,这让我不安,但不安就不安,为什么一定要站起来找个角落安,为什么一定要关了公共音响安,为什么一定要对面撒娇的女人安,让隔壁的唱一种他自认为是歌的东西的人安,没有必要没有必要,无必要,我们不要去强求别人,好吗?我们不要去要求任何人好吗?
这就是我的意思,我们宽于待人严于律己好吗?
我背对着走道坐着,这让我不安,我必须这么说,必须写上这么一句,让自己安,自我关怀一下。我要说的是遥远的昨天,三十个小时前,在遥远的浙江地面上的四小时,杭嘉湖平原上,这么宽阔的江水只能是钱塘江了吧,没说的,必须是钱塘江,你一定还记得第一次坐车经过钱塘江时候的情景,那种情景,恰好是你第一次经过钱塘江面上时产生的,恰好是那时产生的,真是一种奇怪的巧合(在这个时空,事情就是恰好发生在它发生的那个时刻,个人觉得很神奇)。我希望路,越长越好,汽车无穷无尽的走下去,隔壁的座位上,我,是我放上去的,放着一本《管锥编》,这本书吧,厚厚的,拿在手里挺舒服,我确定隔壁的人在唱一首我以前曾经很喜欢的俗歌,我如此休闲地背靠桌椅,任字流折回来折回去地延长下去,排列下去,好休闲啊,就是键盘不太好使,最好不要让我注意到,不要注意到手指和键盘,不要注意到若有若无的歌声,铁轮盘从水泥路上滚滚滚滚滚滚过去。
嗯。
我坐在放着《管锥编》的坐位的隔壁,以前我以为zuowei写成座位为好,现在觉得坐位亦佳似乎,《管锥编》这种书怎么说呢,真是一种极致的书啊,极薄的极厚的极好的只要是极的,我都喜欢,我就受不了平和中正成熟,我想我可以在坐位上和马桶上看很久很久的管锥编啦,多么舒服的、多么多的信息啊,多么好的字句啊,古文啊等等,那些像背景一般夜空一般点缀着星星点点的信息点的观点啊,人生观啊价值观啊世界观啊等等,等等,等等。
确实,我有点不服气,为什么我勤奋踏实地从事一个行业,一个我幸好有天赋的行业,但居然,我必须要忍受贫穷,我要去欧洲,去美国,去目前地球上最好最美好的国家!我实在受不了(贪官污吏我不管)一个平庸的人,在一个企业里一个机关里当一颗傻乎乎的零件,他就可以活得比我有钱,他居然可以有车有房,可以去美国!我必须要去火星!
狗日的骗你。
2009.12.7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