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青少年》:藐视所有先锋/实验/后现代范式

《青少年》:藐视所有先锋/实验/后现代范式

孙智正和他的《青少年》2009-12-17 21:03:16

       我昨晚在看坏蛋出版的《青少年》,电子版的,我显然不属于该去买那印刷版的人群,限量200本,100元一本,这是个戏谑大于实际的出版计划。
    我越看越起劲,被《青少年》中的反复与虚无气质深深打动,直到天空泛白,我的舍友鼾声如雷,我看得精疲力竭,上床睡觉。我停在61.8%,我的阅读器给我记的数。
    今天看评论,已经有很多人点拨了《青少年》本身所蕴含的天才气质:它是一部语气的作品;反深刻,反戏剧,反反思,反信仰;它完全不追求新的叙述形式,而是用一种简单随意的“精确”流水帐的形式;把500字简单矩阵式地扩充至40万字;它藐视所有先锋/实验/后现代范式的小说。
    孙智正是嵊州人,按《青少年》里所提供的线索,还是浙大校友,读的教育管理。他所说的“浙北县城语气”,我熟悉得不得了,我就在这样的语气里长大。
    我有一条想补充,孙智正是真正的虚无主义者,从《青少年》看来,他比任何一个尝试表达虚无主义的写作者更彻底接近虚无,《青少年》真正带给了我这样的感受:时间本无他物,流逝和虚无是它真正的本质,所谓世事无常,不过是世事重复的一个笑话。
    孙智正有更多有趣的想法,他还想写《童年》《少年》《中年》《中老年》《老年》,直到写到死亡,真正成为一个第一人称的镜像与副本。这和他提的,想拍一个纪录片记录一个人一生的每一秒,而另外一个人花另外一个一生去观看这部纪录片,如出一辙。何其大胆的想法,拥有完美的形式。而我仅仅用半个夜晚,经历了一个青少年的懒散/盲目/随性/无所事事的数日,我感到何其惭愧。
    写作或者阅读的意义已经越来越不重要,重要的是写和读本身所包含的过程性和互动性。


这篇是leftear写的,我不认识他,去他的博客看了看,拍了好多特别清净的照片,看得眼明心净,很愉快。这样的朋友不仅不应该卖100块,简直应该卖10000块,或者我倒送1块钱给他。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