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习惯性发帖。下文用词语提到,大雨将至

习惯性发帖。下文用词语提到,大雨将至

82.下雨的晚上接到朋友预约喝酒的电话
在幽暗的厨房之中,发觉我确实比较喜欢下雨,自己呆在(不要给我改成“待在”)房子里,外面下着雨,(脑子里出现一副幻象,原野上面,泼天泼地的雨水,雨水里一间人类建造的房子,像一幅画一样),雨声听起来确实不错,

习惯性发帖。下文用词语提到,大雨将至

但是,也喜欢坐在阳台里晒太阳。(喜欢光脚走在沙子上,喜欢洗澡,喜欢坐在一个宽大的沙发里看电视,喜欢冲开一杯水,喜欢洗完澡躺在宾馆光滑的床单上摊开脚,喜欢坐在大堂的硬木椅子上等人,喜欢坐在车上到目的地去,喜欢听着歌看歌词,生病的时候沮丧至极。)
2010.5.9

 

79.以下全部是题目,以便涵盖
眼睛有些肿痛,也许是吃了皮皮虾的缘故,真猪说这是个不错的名字,我也这么觉得,以前只知道叫富贵虾,我们学校食堂这么叫,从来不吃,外形没吸引力,现在我被人发了满满煮熟的一碗,倒掉(本来写成了“倒到”,观察了两遍都没发现不对,直到今天)可惜,就像将一张纸白白撕毁,没用,也可惜,这是怎么回事,试着吃了两只,第一只主要探索怎么吃,到第二只和第三只,突然,我变得有智慧了,发现可以掀开盒盖一样掀开它的背甲,就是这样,蘸着醋吃起来还行,飞快地吃起来,窗外的风呼呼地叫着,当我拉开冰箱门,想起真猪说皮皮虾真可心,我突然也觉得,好像看到异域人在冰箱里放着一盘蟑螂,(“给它们拍个3D照,一定会有有怪兽有怪兽的效果”,修改时,删掉这句)也可能是杨花的缘故,我可以断定,今天是2010年春天的第一天,也可能是夏天,杨花一直静默,今天突然雪乱了,严重考验了我的结膜炎,一直感到睫毛上挂着,今天,阳光也变得刺挠,等等。如何创造新文学,我坐在车里,把胳膊搁在圆乎乎的铁栏杆上面,空气温暖极了,今天,往网上传了一句格奥尔格的话、印第安人、萨什么蒙、韩愈的一句话、还有一句幼儿园正告,就是这样,增加了五本要读的书,关于一个人的,我要把他的电影从头至尾看一遍,我要不要细细密密地形容你一下,我看到四个老人坐在老弱病残孕专座上,她们完全苍老了,现在后悔了吧,没思想兼想不通,年轻时没和喜欢你的男人们多搞搞,现在只能跟媳妇斗斗气出出气了吧,没男人讨好你了吧,还没玩够你就老了,你看透你就老了,我看见车从空气中驶过,一点波纹都没有,怎么可能有波纹,装,空气里满空气的杨花,杨花啊杨花,我看见马甸桥上挂着水泥雕成的奔马,一匹匹的还有阴影,根据阳光的角度,观察一下,断定,这些阴影不是阴影,是涂料或凿子的效果,啊远处,前面就没有这些奔马了,痞子阿姆的歌在小店里轰响,充满节奏的,哦对,只有节奏,八年前听过的歌,一直听不全,只听懂几个单词和短语,从那时发现是歌词癖,把夜市上的没歌词的碟贩子抛弃,他是摇滚艺术家还是下岗盲流二痞子?有什么办法对付一下这些杨树,早上,我想引用一些古语啥的,比如拂了一身还满什么的,接着写上,“不要玩弄和卖弄(文字),这是职业病和习惯癖”,以此自警,以示人自醒,就是这样,在这个小区中,这些杨树非常高大了,阳光穿过缝隙和煦,有三株被砍掉了,四顾,抬头也望了望低头看了看,也就是说,观察了六合,得不出原因,为什么要砍啊,我还记得坐在冰凉的水泥椅子上、手掌垫在屁股下、看半本奇怪的书,半本不断重复同一句话的书,重复同一句话半本不断重复同一句话,不断重复同一句话的书,半本不断重复同一句话的书不断重复同一句话的书,我还记得,半本不断重复同一句话的书,我不记得是不是这么重复的,我觉得奇妙极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书,怎么这么抒情,这么接近真相,啊完蛋了我,完蛋了,有了这样的书,还写什么呢,没什么好写的,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啊,我继续往前走去,无象征,怎样会是一种翻天覆地的新文学,像哥白尼、牛顿、康德、爱因斯坦、卡夫卡、贝克特,这真是野心勃勃,我们穿过这些路(也许有一里半长),去吃一盘手撕包菜。
纸短情长,言之不尽。
2010.5.1


80.下文用词语提到,大雨将至
下午的下半程,天色灰蒙、即将暗冥,先有一两滴水,凉凉滴到,雨快来了,拎着一袋书、仍旧两手空空,找不到真相啊我的前人们,到处只有术语和说法,真的有真相的吧,那么多宗教、哲学干什么的,或者是意义、本质,或者是最初的理由,最终的归宿什么的,反正就是这些,很烦,很无趣,翻来覆去的这些,找一个新瓶,掊碎,找下一个,继续掊,要么乘太空梭换个太阳系试试吧,印章店的女侏儒老板,往门口泼水,天气太闷了,差点泼到人就是我,旧书店的老板,一个阴沉的傻子,两个穿校服的男的,一个戴着耳机,咧着大嘴拼命往欢乐正前方骑,一对怄气的情侣,男情侣叼着烟过环路,不怕被车撞死,一个卖手机贴的疲惫的痞子,一个96岁老头的私人诊所的托儿劝说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乘客,不明白吗,年龄不一定是智慧,可能是昏聩,别相信经验,可是,我要说的是大雨将至而已,那就是: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大雨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大雨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也可以翻为: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硬雨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大雨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将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至……我们必须获得无限替换的肉身,我们必须永生。
2010.5.4


81.你们人类啊
拉开房门(装着一格一格的玻璃),一股闷气扑来,就像推开某幢写字楼万人会议室的重门,就像拉开烈日暴晒下的汽车门,隔着一个装满空气的长方形阳台,听见窗户外面纵深感很强的雨声,无边无机的夜色,楼房的轮廓阴沉沉地耸立在夜色中,无边无际的急雨下在其间,过了会儿,又来了殷殷的雷声,手机响了,闷在被窝里,不能接,这个时间不想接,也许明天回电话时会说,去洗澡了,真猪正在睡觉,我平移阳台的玻璃门,整一块玻璃,整扇门就装了一格玻璃,雨声更明显了,显然,阳台上的空气也放了些进来,我的目的主要是让窗户外面的、被雨洗过的浸凉的空气进来,玻璃门发出尖叫,真猪没有醒,也许已经醒,但不愿醒,醒过来做醒过来的动作,关于雨,还能说点什么新鲜的吗,刚才看到一句“枯鱼过河泣”,有点意思,它泣诉,要兄弟们出入小心点,它想写信,告诉鲂和鱮,就是鳊和鲢,要小心点呀别变成鱼干,那么,什么经过雨要小心点儿?
我不知,也不想分段,早上,听到鸟叫,鸟在凌晨四五点叫得厉害,各地都这样,我昏聩地走在路上,只睡了一个小时,脑子很糊涂,拦下一辆车,拉开车门觉得车身颜色不对,已经坐进车了,门还没甩上,问多少钱?他愣了下,这时,雷声变成霹雳了,天空要被打裂的破声,他说打表啊,下车时,我忘了复查他车的颜色,我感到很遗憾,看到十字路口停着一辆顶着“出租”的车,看上去不是出租,也许我刚才坐的就是这种车吧,躺在床上,脑子放电影般,重演刚刚的经历,脑子会不会觉得枯燥,我就听到鸟叫声,下午看到什么“鴥彼晨风”,想起早上的晨风鸟。想起早上看见的晨练的女子,一个矮小敦实的姑娘,站在扭腰机上扭腰,那么左扭一下右扭一下,转着半圈,她不会扭散了吧,人类真累,不忍心看你们受苦,不忍心让你们朝生暮死,一定让你们有意义,一定让你们长生,让技术来解救你们吧,让技术抽你的脂,公交车站,超市门口,地还没人扫,顶着没有睡够的喝醉般的头,走过那些熟悉的地砖,
 oooO ↘┏━┓ ↙ Oooo
 ( 踩)→┃你┃ ←(死 )
  \ ( →┃√┃ ← ) /
  \_)↗┗━┛ ↖(_/
必须要走过,才能上楼,才能躺在床上那么幸福地睡去,很短暂。
2010.5.9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