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动物2

动物2

86.蚋
既然,黎明是白鸽般振奋,那么晚上就是乌鸦敛翅好了,在群鸦敛翅般的黑夜里,厨房里亮着灯,我一个人站在厨房里一个人看见,被油烟油污的油烟机上、油烟油污的油污的墙壁上、油污的煤气灶上,粘附在很多小飞虫子,像死了一个集团军,像焚尸炉,这时响起。虫儿飞的旋律,脑子里,童声合唱版的,油污如一层,薄薄的(淡薄的)琥珀,这些虫是什么虫?这么多,这么笨这么蠢,瞎啊?该有多少,平时在哪里,是谁,蚋?蠓?冒出这两字,不知道,反正不是蚊子,小巧好多,身子骨也薄弱,浸在油里,好软弱的样子,就这么死了,泡着,不恶心,不烂,不恐怖,太小了,像很多黑点,反正我不是,博物学家,多识草木鱼虫之名也不想,看着它们,它们的同类会觉得尸骸遍地,它们的同类没脑子,它们的同类在空气悬浮,乘气流前来,远远地经过这片是非之地,隔着一万个身段的距离,它们的眼睛从尸体上平移过去,这是一片泡满了营养的死海……它们的飞行舰队,噔噔噔撞在玻璃窗的玻璃上,没一只能射穿出去,尸体在油膜下发笑,污油灌进了喉咙,群尸咳嗽,惊散乌鸦,黎明在排队集合……好了。 2010.5.22
84.吹一只爬到桌面上的蟑螂
不是电脑的桌面,真的桌面,它还小,可能我心不在焉,当它出现在键盘旁边的桌面上时,我突然像吹碎屑一样,比如瓜子壳、面包渣、灰尘、一些说不清的小粒粒,吹了一口,然后觉得不对,这不是对付蟑螂的准确办法,我看着它爬走了,速度很快,钻到音箱的底座下,一直以为,音箱和桌面是紧贴着的,现在看来,至少蟑螂可以爬进,还有灰尘一定很多,散状均匀平铺着(应该是空气的运动导致的),肯定还有空气,我看着蟑螂爬走后的空地,想着大脑系统,它使眼睛看见它能接收的信息,它判断,并给出反馈,朝身体某部分肌肉发出指令,大致是这样,某个控制的回路,这次,大脑大意了,出了岔子,误判了相似的信息,送达指挥误区,不能说神经也走上了歧路,它嘟嘟地发出脉冲传导指令,肌肉也做出中规中矩的动作,没有谁发神经病,只不过动作对象错误,系统成功地完成运行,进行了一次误操作:事情大抵如此。替它抱憾。 2010.5.21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