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91.日

91.日

91.日
久挂的窗帘,在两个夹子之间,如年久失修的乳型,下垂得越来越大的弧,像一排挂在窗楣下的头尾相接的水滴,平面几何里的,透视过去,一幢辉煌壮丽顶到天上去的建筑的中上部,微微西倾、顶着斜射出来的太阳阴阳割昏晓。
多次证明,下午四五点之间不适宜睡觉,醒来头很笨重,像塞了水泥和浆糊,用冷水激四肢和脸,脸皮拼命地不可控制地向核心皲缩。
在厨房的这个窗子之外,太阳一样从西边披射过来,一棵满枝碧叶的树迎着,浮光跃金半江瑟瑟半江红半江红树卖鲈鱼。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那说不上一阵微风只是空气的一点交换流动引起的树叶的轻微震颤于是那既是金色的也是银色的更像是光的强度的阳光在叶子的表面抖颤不已数亿个反射的光点发射的光芒像数十亿盏射灯一样朝双眼直扫过来。
我又回到阳台上的窗帘后面,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从东边照过来,我把窗帘拉开一点意为把它甩上,在拉开的那一瞬,我看见一个金碧辉煌的太阳在东边的幕墙上光焰万丈精光四射,这两个动作我就搞不清顺序了,也许是马上把窗帘拉合,也许是闭眼低头,条件反射地都是,我回看眼前的书页,阵阵发黑。
2010.5.29


92.去太阳化
凌晨两点,外界已经彻底地去太阳化,下午四点,趴在电脑桌上昏睡,二十分钟醒来(是手机叫醒的,2年前来到手上,在我的周围,物品并非朝生暮死),发现睡前明亮的、白化的窗外正在去太阳化,一些雨投注在地面上,还没形成池,拉开窗帘,雨声明晰,但找不到恰当的拟声词形容,太复杂了太具体了太本来了,还没在语音系统里还没一个词达成共识,如果给,每一种雨声分配一个词语,给每种雨编号,这个工程将多么浩大,更浩大的是怎么把这个工程植入脑袋(雨滴般众多的),今天下的也许是#17雨,这是一场短促的语言排练,按照某套标准取其万一的流水线装配,下在脑子里的感触之雨,不会比脑壳外的少多少,语言同样还没有编好码,不过凌晨两点,更准确地应该说正在日化第二天,而来回折返的字行,就是金梭和银梭。
2010.5.31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