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腰乐队歌词印象记

腰乐队歌词印象记

腰乐队歌词印象记
  
  已经忘记了第一次听到腰的情景,作为一个音乐白痴,这无关紧要,作为一个歌词癖,应该对他们的音乐不置一词,我讲的不是听到的、是看到的腰,就几句。
  腰歌词主要涉及到:委屈的青年、羞于比出中指的摇滚、国家的便秘、歌唱的困境、无耻并热闹的国民……以及,在看不见的最高潮的青年路的屋檐下,有些无心睡眠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穿着纯洁的睡衣,举着鬼花,哭成了泪人儿。
  “在所有的诗意都被搞过之后”,再傻乎乎地直接的抒情就显得傻气直冒了,即使不愿意,即使到头来也就那么一回事:必须要玩出新花样。腰的歌词年轻而特别,充满了准确的晦涩、忧伤的调侃、悲愤的讽刺、奇异的比喻、高级的语言游戏、无所谓的无奈和必不可少的那么一些抒情。
  腰的歌词体现了良好的语言拼接能力,政治词汇、口语、新闻用词、诗歌,被新鲜、准确、自在、老实地严丝密缝地并置在一起,没放在一起之前,你没想到这几个词还是一伙儿的,搁一块儿,哥几个气场还挺搭。腰的歌词,要求信息辨识能力,在那些无所谓的懒洋洋的好像随意排列的词语后面、底面和上面,各自分配着未能明言的政治暗愤、情绪的压抑的奔涌、形而上的理想和那些人头顶上的东西。
  但是,面对“大便女生、大国的怀、先走的领导、最糟糕的父母、疯狂的压抑疯狂的勤劳疯狂的腐败疯狂的健忘的公民和家畜、有着屠户背景的商人、够本的中年人、爱国主义女大学生、智障小朋友、时髦而且傻冒的爱心大使、穿金戴银的菜市街小太妹、扰民的人民警察、气功大师、庸俗的国民”,歌唱的意义在哪里?腰的歌词里洋溢着徒劳感、虚无感、压抑感和那种压制不住的昂扬的无聊感:即使这样,那又怎样,也就这样了。
  腰的歌词忧伤而幽默,即使在关心最入世的问题,也散发着出世感,就好像一个老实的混混,很认真地做一件一开始就认定没有意义的事情。这里有一点悲壮感,当然这是我后加的,就像非常严肃地对着空气或在水面上写字。
  当一个乐队只用“腰”这个字做名字,我就觉得有件比较奇妙的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我没见过,也不了解腰。腰自称是标准的地方乐队,不知道生活在地方的熟人社会,来自人群的烦恼会不会多一点,“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我们究竟该面对谁”,面对真实,我们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去面对谁,也许周围总显得非常平庸,如有有回声,回声都从远处传来,这是个物理事实。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