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去南方

去南方

101.去南方
a.下午一点,去超市里觅了点食,几个蛋糕,准备晚上摄食,然后去就要坐上火车去南方了,长驱直入地经过黄河和长江,去威风那儿打几盘台球。
b.下午一点,去超市觅食,得先下楼,小区的水泥路前几天掀翻了,现在铺着沥青,——等一下,我把音乐和qq关了。
c.下午一点,时间有点紧了,去超市觅食,先下楼,小区的水泥路几天前翻面了,开膛破肚地翻着,现在铺好了沥青,昨天铺好的,还在散味,我想起那台变形金刚似的打孔机,鞋底有点粘,因为并不深谙工程学、建筑学、园林学,也未做过道班工人和社会人,不了解为什么小区里人来人往的路要铺沥青啊,从那黏实的表面走过去,从小区到超市的这段路,并非处于惚恍的情绪中,竟回忆不起一点现实事物、精神现象和可供有序表达的,这挺神奇嚎,我只记得开门的一瞬,钥匙还插在匙孔里,我在想要“去南方”了,在拔出钥匙的一瞬间,我想到了长江和黄河,还有火车,长驱直入什么的,像一支箭穿过两根弦啥的,也许已经拔出了钥匙,我在电脑前坐定时,冒出打台球这最后一句,但并非十足满意,它固然不能说完全失败,但能说是小胜吗,在一个由我手造但不归我完全掌控的句群里,最后的一个句子被一个表达序列顺势召唤,它是一块程式化的添砖加瓦,不异形不闪光,没让整体出众和出彩,这么说,并不意味着强调末句的吃重,和它必须产生殿后、压底和抬高的作用,只是我对整体有点失望,希望一句的突变,改善整个结构,甚至给弥漫的气氛(假如有的话),增加一点雾气上的晕彩。
2010.6.9


99.脑壳有鼓胀的疲倦
感,额头好像有角要像趵突泉一样地鼓突起来,而眼球真的要像趵突泉般奔突出来,不过一切都还在控制的极限下,不过休息失度用眼多度的后遗症,没什么,阳光下面的杨树清洗了眼界的颜色。
2010.6.8

100.意外
麦当劳门口路边,一个横条纹的壮汉,支着双拐,翘着像象腿那么大、石膏和纱布那么白的、裹着石膏和纱布的脚,那脚,笨重得可笑,拐杖暂新的,双腋一定没想到,有一天这人会这么使用它俩,全身的重量都抵上来,简直令它们承受不来(轻微的令人恶心)。
2010.6.8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