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一段说话

一段说话

今天,如果再道何为革命,我会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作革命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500 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500个家庭,加上他们的儿孙、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构成了约5000人的核心体系。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普遍的通婚联姻的关系。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成了这个小集团的人质
当一种文化不断的将事实的部分遮挡,将善意的部分抹去,将觉醒的部分牺牲,这样的民族和国家依靠什么来维持呢?

——艾|未|未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