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139.剖腹产

139.剖腹产

139.剖腹产
中午,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孩走过来,T恤上当胸印着一个箕踞的Astro Boy,我目送着它错身而过。昨天傍晚,看见一个女的捧着花盆喜气洋洋地走过来,我想起一小时前,一个梳两小长辫的女同事推荐帖里的照片,模模糊糊的印象,因为我有点吃不消,飞快地扫了几眼。
第一张是一间清冷的手术室,逼仄,水泥地,无影灯好像很小,有点寒酸样,没有拉窗帘,窗外好像是长着杂草的野地,一群穿淡绿色衣服的医生围着一张手术床,手术床上躺着面目不清的女人,
另外一张是,肚子已经切开了,手术服好像是淡蓝色的,露出那切口的肚皮,那口翻开得好大,应该是非常薄的手术刀,刃口不太长,全部插进去一拉,皮肉的弹性还好,拉到的地方自动绽开了,翻出的肉层次不那么分明,像猩红色的肉糜,
还有一张是一些钳子和两三只手已经把伤口扒拉开了,嘴角一个包膜一样的东西,淡白色的微微鼓胀着,像蔬菜大棚吃了点风的尼龙膜,
还有一张是孩子背对着,正抱出来,红通通的,粘着血污,
还有一张是一排短吻长钳子,夹在伤口上,龃龉,把伤口扭曲成一条肉垅,像一条咬合过度的拉链,钳子贴挂在肚皮上,像一些吸附人身的虫子,我想起哪里听来的说话,说是在某个地方,人们缝纫衣服,捉来上下颚强劲的蚂蚁,用它们的强吻咬合。
再一张是,孩子已经搁在搁物桌上,札手舞脚的,一只仰裎的青蛙,
最后一张是,孩子的腹部缠缚着布带,他狰狞地张着大嘴(应该是在哭),好像替他妈把疼大哭掉。2010.08.07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