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141.我将一一记下北三环沿途店名

141.我将一一记下北三环沿途店名

前两天,新发现一辆晨夕往来的公车,适合坐,人还有二层小楼呢,坐在阁楼里,层高正在沿途树木肩胸间,有些树轻舒猿臂,朝眉眼直拂过来,下意识一躲,结果有点失笑,枝条全噼里啪啦打在车身、车窗上,那些树有些被截了枝,有些被砍残了半边,有些干脆斫倒了,有点好奇,它们都叫什么名儿,植物知识缺乏,受的教育不行啊,那趴在高架桥墩上的绿植又叫什么,蒙蒙络络的,那些店,全都写着名字,有的写得非常大,有的尽可能大,每个字我都认识!我要用一年时间,把它们顺次记下,目的是用掉一点脑力、锻炼一下脑子,小时候看赌神赌侠,随便扫一眼,就记住一副乱牌,甚至把牌往空中一抛,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蝴蝶、雪片般卷落下来,手捏剑诀一夹,正是他要的那张,如囊中探物、如万军丛中取上将头颅一般,牛屄啊,还有他就这么手腕一抖啊,那牌飞出去,割柱柱断、割人人死,割子弹子弹对剖开,跟空中的电锯似的,牛屄死了,这样的手艺岂能不学,遂也钻研过一阵,终天资过浅,不成,今日旧事重提,我愿记更为杂乱的店名,或者可以数一下一路上有多少棵树,草就不数了,你以为我真疯了啊,还有天上的浮云,也可以数一数朵数,口码真大,一嘴烂牙,今早一同事去戴牙冠,一千二,真是的,穷人连牙齿都武装不起了,此处开始,该句群标题换成《2处水喷子》:那日早上,寒风吹起细雨迷离,穿过一小区,小区门口有9个水喷子,三行三列,列在高低不同的三级水池子里,那水从铁管子喷涌上来(铁管子不透明,我猜的),管口搁着一个铁皿,那水就沿着皿底360度潽洒开来,像平铺了9盘水亮亮的荷叶,荷叶的边缘变成水珠串滴下来,那日傍晚,经过一个大学,大学门口有一圈水喷子,圆心那个大一点,先直直地射出一注,拼命射拼命射,射到最高,跌落下来,圆周上的一圈跟着射,标尿似的,形成一条条反拱的半径,整个结构像半个倒扣的南瓜或灯笼,就那么维持了几秒钟,引力突然回来了,这些水柱倏地的缩回地洞里,愣了那么半秒,如你所知,地球引力又消失了,孔洞里突然涌起白浪,你都没想到,怎么可以涌这么大,像喇叭口冲出的气浪像烟嘴喷出的烟,那浪越涌越高越涌越高,像五六七八座白浊浊的假山,还是中间那座最高,嵚岑碕礒碅磳磈硊。我像一个乐水的智者和土鳖那样观摩良久。2010.8.2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