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字书》7.脑海里非常深沉

《字书》7.脑海里非常深沉

 《字书》7.脑海里非常深沉
把两腿盘起来,就是所谓地趺坐在电脑椅上,听说旧的电脑椅使坏,因为气压和弹簧的作用,转轴会弹起来,穿透椅座、会阴,刺入腹腔,耳朵左边是电脑《善恶图》,右边电视《蒂凡尼的早餐》,两个声音像两碗汤一样,在两只耳朵外面晃荡,为什么会这样的音效?像婴儿一样举着双手睡去,这样肩背好受些,已经练出来了,手臂不会麻,只睡了15分钟,就像睡了13个小时那样,好像还做了梦,说明已经去过脑海里非常深沉的地方了,把手机的闹铃摁掉,有点幸福的,好像以少赔了多似的,又出去走走,去麦当劳,点一个中可和一包中薯,特别迷恋炸薯条的味道,可惜太少,价格其实有点离谱,可是既然去买了就别说了,没想到里面这么热,就像打开电饭煲盖子,一股热气扑出来,没开空调省钱吧,可是你家里在炸薯条啊,还有这么多人气,去洗手,瞥见那个穿黑芝麻糊T恤的流浪汉又在,胡子长得像列侬了,在洗手的过程中决定退出来,马路对过就是肯德基,还有一家避风塘,从没去过,以前去过别的店打麻将,去小区的活动区,那些椅子全坐着人,老头老太太,还有些垫着报纸睡觉的,还有一个女的头趴在一个男的腿间睡觉,俗哦,退出来,想了想,去肯德基看看是不是也热,为什么从一开始,经常去的就是麦当劳,没有刻意选择和回避啊,看了一下食品表,没有薯条?不会吧,哦有,显然比麦记少,又焦又老,讲究着点吧,来了好几拨人坐隔壁桌,有一家子,男的女的老的小的,女的一坐下说,你踩我脚了还说没踩一直踩我脚!男的没说话。女的恨恨地说了其他,几句后换了语气说,我们就来个全家桶吧。老的小的没意见。女的对男的说,我去排队,看着包。男的说我去洗手。他俩站起来,确实,女的高挑白皙时髦,男的矮小萎缩土鳖,出于某种原因,女的和他结婚了,生下了孩子,也许余生也要和这男的度过,她下意识里挺不忿的,我都替她如此,她的牛仔裤腰太紧了,勒出了游泳圈,男的洗手回来跟老的小的说,去洗手啊,你们不去洗?他俩站了起来,小的说,看着包啊。小的长得也像女的。坐得厌倦了,坐车去远处的书店看看,手里还捏着一个煤气灶的火圈,又几个眼烧坏了,刚刚去五金店说没的换,那火舔上来得太猛,先把它放回家去,又去等那辆双层车,眼睛已经有些花了,天空正在暗下来的时刻,坐过了一站,坐回一站,坐在站台的白铁椅子上,在两个广告牌间,靠着七八根钢管组成的背,车来车往人来人往,翘着脚不方便,还有人来问几路车在哪里坐,一概不知,另外那椅子上坐着一个看手机的女人,过了好些时间了,还没把考试用书翻到预定的那页,天很暗了,风也吹得眼结膜疼,突然醒悟到,别把回家路上的份额给看了啊,赶紧过马路,还得十几二十分钟才能赶到店里,看看时间,看到一条未读短信,345发来的,要买吃的和手纸,在肯德基里,收到李发来的短信,问搓不搓麻,心里不得闲居然不想搓,遥约了一下且等日后,时间不太合适了,往回返吧明天来吧,好吧,又赶回车站,那看手机的女人还在,身前多了个背包的男子,她在等他吧,车紧跟着就到了,上车,往家奔去。2010.10.4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