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字书》8.火急的兔起鹘落

《字书》8.火急的兔起鹘落

《字书》8.火急的兔起鹘落
下午,在昏睡中醒来,讨厌午睡,又不得不睡,某个时段,困得一脑子浆糊,醒来,有位歌手在电视里唱歌,啊,为什么要这么DI空灵呢,睡着前他就在唱,把音量调低了点就睡着了,中间有一男一女俩主持(一个和尚一个尼姑)自作聪明自作解人的叽咕,其实应该像放鞭炮那般响吧,醒来,然后就变得满头满脑的沮丧,满心满肺的,哪根神经搭牢了?没有计划的岔路、意外的泥潭、错手丢开的钱啊、离开得太远的故乡和故人、注定即将要离开的亲人……注定要散去的生活、注定要慢慢失去的一件件东西、一个个人,沮丧变成悲伤,支持到晚上八九点,必须要靠洗澡解决了,也可能像生孩子一样,疼到后来疼木了,热水冲下来果然全好了,呵呵,不过没像《读者》说的那样,顺着地漏就那么地冲走了,345和234照顾着123,下楼走走看去,这个时间段外面什么样?外面暗着,灯光没有像日光那样普照、照彻,藤萝底下,没有老头在下棋,知道他们的棋装在一个布兜里,那天和345去坐坐,发现了,就掏出了一颗棋子,没扔草丛里也没扔围墙外,就搁在一个柱子后面了,让老头们找找,下回再去可就要扔了啊。活动区也挺冷清,铁器都空着,就一个女孩坐在按摩背脊的机器前面发短信,忘了看头上有没有月亮了,麦当劳里,又看见那个穿黑芝麻糊T恤的流浪汉,看来这是他固定的觅食点,他也觉得来了个面熟的?仍旧是这些,躲在角落里捧着手说悄悄话的情侣,伏案睡觉的老头,一群三国杀的冷不丁狂笑的年轻人,还来了一对中年人,肯定不是夫妻,也不知是情人还是恋人,男的很讨厌,套着摩托帽,吃东西像老鼠,压着嗓子一刻不停地议论他们的熟人,女的一刻不停地吃东西,吃完了从一个布包里往外掏,给男人给自己,话很少,她对男人的臧否不置可否地笑笑,东西吃得差不多了,她说,走吧,男人就跟着她走了,时间不够了,又看不到预定的页码了,这也让人沮丧、不自满,店门外,一个姑娘在试衣,三四个姑娘帮忙看着,那个野鸡贩子的衣服全是粉红色的,两排,百叠千褶的,一个背着背包的小伙站在站牌那儿,没车了吧?就是这些,沮丧——出游——沿途摹写——夫子自道,串写关键词,也许有一些苏哥说的火急的兔起鹘落稍纵即逝的,莫追了吧。2010.10.6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