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字书》10.也不是明天会更好

《字书》10.也不是明天会更好

10.也不是明天会更好
早上最后一个梦,梦见234在老家做领带,踩着洋车,在老家堂屋的后窗口,就着亮可以省电,在梦里希望她在领带的花纹里织入密文,一个秘密的标记,销往全球的领带包括法国的,都有一个隐隐的巨大的V……突然转场到一个文艺富二代的会议上,笑眯眯的笑面虎姜老师主持会议,一位脑后有一块软软的反骨的衙内在发言,梦里出现了一张纸,一支钢笔墨水淋漓地把他的发言记录下来,一边琢磨着运笔走势,234的洋车,小时候很感兴趣,踩板很重,很难踩动,一踩动就猛的毫无节奏地来回猛晃,好像根本不用人力似的,234就要过来骂,说要把针弄断了,说线已经乱缝过去好几脚了,就是这样,就像对音乐课上的风琴感兴趣,那个矮小干巴的老师总是教唱小燕子啊我的花衣啊我的祖国,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么不美的大白话怎么可以成为歌词呢,打小不明白,这么难听的歌为什么老教,为什么不教夏天的小秘密?对她的风琴感兴趣,一偷到机会就要去踩两脚,大家争着踩,初中的音乐老师尖嘴嘬腮的像个坏人,但居然很温和,不骂人不打人,不像个中国老师,她的钢琴涂着漆,很好看,她教唱《送别》,第一次听到李叔同的名字,多么优美的词多么优美感伤的调调,音乐课在会议室里上,要自己带凳子,多么像大学,拿着凳子穿过校长规定的后进班,走廊上站满了小流氓,有可爱的有自卑的有残暴的,走到一半有些后悔,所有人都不怀好意地看过来,硬着头皮走过去,有人使绊子,有人叫骂你小子怎么敢从他们班级的地盘走过,有把凳子砸人脑袋上的冲动,或者把人从走廊上掀下去,结果一次没干过,有一次笔掉在二楼窗沿上,从三楼窗口差点就要跳下去,眼里只有笔,就好像死神来了一样,上窗台的一刹那醒悟了,后怕得要死,死就是这么可怕,说到哪里了,想说的是洋车很久不见了,为何突现梦中,还有那时456给吃“香蕉苹果”,为什么叫香蕉苹果,因为那苹果粉粉的,吃起来像香蕉又仍旧像苹果,是香蕉和苹果一人一半生下来的好吃的杂种,果然是好吃的,不脆生所以不费牙,那时苹果的颊上都长斑,桃核里爬出虫,不像现在的苹果像刷了五颜六色的好看的漆,那时的米要筛过,筛也筛不干净,有石子有糠粞有米虫,现在的米没,粒粒莹白如珠玉,那时的米放米缸里,用米斗舀,现在的米放塑料袋子里放塑料盒子里,用塑料 斛斗斛,不是过去就是好不是现在就是坏,不要有时间的怀乡病,不要厚古薄今,也不是明天会更好,就是流水线般的渐变,这是永恒的,一觉醒来,黄粱并非没有炊熟。2010.10.8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