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字书》11.ZF还真是国际笑话

《字书》11.ZF还真是国际笑话

《字书》11.ZF还真是国际笑话

下午有点高兴,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呵,目前的ZF还真是国际笑话,连累我们丢脸,公车站仍旧好多人在等车,那个耳聋的老头仍旧自得其乐地指挥大家排队、上车上车,他好几颗门牙掉了,掉得嘴巴黑洞洞的,下排有一颗特别长,像不刷牙的野猪似的,听说,人体部位有些会停止生长,有些会萎缩,但耳朵、鼻子和牙齿会一直不知疲倦地长,这跟掉牙也有关系吧,上排没有牙挡着它挤压碾磨它了,放心长吧,有本事捅到天上去,在车上,又令人厌倦地睡着了,睡得很累,很痛苦,可是眼睁不住,等一个红灯睡着了,醒过来,刚过了路口,又睡着了,脑袋磕在扶杆上,还在疼,又睡着了,像被强行唤醒的嗜睡症患者,还不如一直睡着吧,可就是睡得太苦才醒的啊,不时警醒着别忘了搁在手边的袋子,下车了,没忘,不然眼睁睁开着车开去记住车号也没处追寻的,路边的大块土地已经长成了莽原,空了有两三年了吧,起先东南角还有半幢建筑残体,店主贴了好多大字报控诉强拆,后来残体也拆除了,大字报没处贴了吧,一圈铁板围着空地,铁板长着锈衣,透过缝隙可以看到,土地中央挖了个大坑,坑的四周和边沿长满了草,坑底长得少些,直落落的坑壁上几乎没有,刮铁似的,整个空洞像只陷入草丛的巨碗,碗底长了青苔,转了个弯,铜墙铁壁被人卸去了一块,那个长方形门一般的空洞,为了能钻进去撒尿的吧,如要进去,得惩前毖后别滑入被草埋没的万人坑,还有人在铁板上喷了些奇怪的线条,就在十字路头的对角,那道长达几百米的庆祝建国60周年的涂鸦墙,好多段落,新涂鸦覆盖在旧涂鸦上,那些扭曲的爆炸的字母,狂乱的头像,奇怪,没人把熊猫喷成骷髅,不像吗,熊猫很像骷髅的啊,那深陷的黑眼窝,在涂鸦墙的对面,也有一所房子被强拆了,拉着绳挂着大字报、图片、A4打印纸,还印着网址,说有视频看,这些天这些东西也不见了,前天去等车,一辆挖土机正低着头干活,单手捧出好多水泥残坯,把杂志的封面撕掉扔垃圾桶里,坐隔壁等车的老太太问多少钱,她可惜新买的杂志就这么撕吧,那是因为封面快掉下来了,超过96面的铜版纸,据规定本就不该用骑马钉。2010.10.9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