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字书》15.一直朝西天而去

《字书》15.一直朝西天而去

《字书》15.一直朝西天而去
下午,从房间里逃也似的走出来,走过穿警服的门卫,相逢一个瘦高个的男人,点头致意,经过两排汽车,汽车的壳较亮,穿过马路,空气像阴凉的丝绸,琢磨了好久要不要这么说,太像比喻的比喻,在弯曲的天空下,看不到一点阳光,好像全部被平静的空气吸收了,空气还没有一点加温、一点起伏,楼房后面全是秋天,低头从铁栅门里走进,八把水泥椅隔着草坪背对背的背对着,好久没人就坐了,椅面蒙着好几层风雨吹打过的尘污,外面几层有些破损,周围是一棵棵孤立的疏朗的高树,有点可惜了了这些椅子,从两把椅子间的水泥面上走过去,隔着栅栏,有一座滑梯,滑梯的北边还有好多彩色的小型设施,滑梯和设施都搁在铺着深棕色软砖的场面上,场面上还有七八个穿灰色衣服的大人带着七八个穿鲜艳衣服的孩子,场面的东边是一幢三层建筑,坐南朝北,西边也是一幢三层建筑,坐西朝东,墙上画着一块块浅绿、浅黄和淡赭色的方块,让房子显得温煦可爱,五颜六色的滑梯,有一个优美的自旋梯和一个平直的下滑梯,因为被软砖吃掉了一层,心理上觉得这两幢楼矮,隔着栅栏,这里没有风,但冷,更应该说是凉,凉沁沁的,左手边站着十来个老太太,隔着十米,她们散散落落地站着,但基本面朝一个方向:三棵树之间挂着两张大白纸,她们正在唱一首抒情的歌谣,优美死了,听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好听,经过看看,一张打头写着《三月三》……一张写着《大海》,她们唱的是《三月三》,头两句是“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写得不错,《大海》正是张雨生的《大海》,她们唱他的歌?出了栅栏往左拐弯,一个男人和女人迎面走来,男人说,他有200多个儿子,到了孙子这一辈……听不清了,女人沉默不语,就看见杂货店旁边,围着二三十个男人……原来是在“扎金花”,在这个背阴的地方,太阳的火完全烧不到,人们把手插在裤兜里耸起了肩,只有打牌的其中几个,一点没有感到凉意,有一个背对着的人,总是跑闷马,输了好几把大的,被一个看过牌的人赢走了,赢牌的人脸上露出了骄气,绕到输牌的人对面看他的长相,四十来岁长得像三十岁,眼窝周围红红的,如果不是天凉,他应该飞起烧到脑后跟的面火了吧,他不服气,更喜欢这个输牌的人,另外四个陪打的,一个是小心翼翼不抓大牌不撒钱的农民,一个是敞着大衣穿着毛衣戴着眼镜嗓门很大看上去因胖而乐观的知识分子,他们这些人的斜对面,有两个人在打羽毛球,这两拨人之间,一条笔直的水泥路一直朝西天而去,知道尽头是一条河,所以就没有往前走的兴头,在弯曲的天空下面,秋天像阴凉的丝绸一样垂挂下来。2010.10.12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