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字书》16.说这是狗在操车

《字书》16.说这是狗在操车

《字书》16.花花狗来抬桥
楼上有一对老夫妻,退休了,前段时间刚搬回来住,住在头顶,他们住的第一天,浴室空置的灯泡口就哗啦哗啦流下水来,把老夫叫下来,老夫看了几眼说也不知道哪里漏,第二天出门碰到老妻,老妻说你洗澡时小心点儿,你们出门在外出点事,家里老爸老妈不好受。他们养着一条狗,狗夏天时趴在楼梯转台上睡觉,睡得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很不健康,有一天这狗剃光了毛,很没尊严,赤裸着身子在小区里走来走去,这种狗应该叫狮子狗,那脸挺像狮子的,有时会狂吠,老夫喜欢干活,修理个东西啥的,有一天把他们那一层的楼梯扶手漆了,米黄色的新鲜的一层,很好看,剩下的几层他当然没有漆,没有人真去扶,蒙着灰和污垢,想来原本应该也是米黄色的,昨天夜里,浴室里传来楼上的巨响,跑过去查看,暖气片的铁屑震下了一层,就像打雷把雪片震下来,就像打头把头屑震下来,面盆上落了一层,如同磁铁吸食铁屑一般,是楼上瓦斯爆炸吗,还是什么大型物件摔地上了,老夫人吗?听了听,再也没有动静,今天晚上,就在刚才,楼上传来丁丁当当的声音,退休的生活很孤寂,所以不能死寂,他们家的狗好久没见了,今天下午,123一会儿哭一会儿笑,234抱着他说了句谚语:一会儿笑一会儿叫(哭),花花狗来抬桥。123发脾气时,在怀里像鱼一样打挺,脑袋瓜乱晃,234说,哎呀,一只癫毛狗哪。听到这两个词语,想起好些狗来,老家小时候也养狗的,一条挺老的狗,那时太小,记不得长什么样子了,应该是母狗,记得它把小崽子下在米缸和墙角猜谜语、说悄悄话的地方,那个地方就变成了它的领地,大人不断警告,不要靠近那里,刚生了崽的母狗六亲不认,曾经被狗咬过,在村子里穿街过巷时,不知道哪里会蹿出狗,大部分狗都熟,保不齐刚从外地抱来的,刚长大成人的要练练嘴,有准备时可以蹲下假装捡石子,往前冲的狗会吓得四腿抵地,转头退回,又转头来吠,打算再往前来来,你又作势捡石块,如此反复,你渐渐就走远了,狗也完成了它家门口生人勿近的任务,因此,狂吠的狗确实跟传说一样,雷声大雨点小,只要你一直盯着它假装朝它扔石头砖块包子,可怕的是悄没声上来的,那是真要干你,谚语说了,咬狗不响,响狗不咬,这跟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同一个句式同一个道理,就是被这样的狗咬了,至今记得那一瞬,小腿肚好像被拖住似的沉痛了一下子,咬完人的狗一般低着头夹着尾巴转身就走了,好像它很愧疚似的,没被家里的老狗咬过,不过最终它还是不得好死,有一天放学回家发现狗不见了,听家里人说这天先是满院子追它,院门有人把着开一条缝,乘它往外钻时夹住它脖子,夹紧,往死里夹,也可同时踢它脑袋,人类的智慧,狗这样死不尽,还得装在麻袋里就浸池塘,浸半天,拿回来钉门板上剥皮,听说剥了半截居然血呲呼喇地醒过来了,那狗有点六头不清,使劲翘起身来凑嘴,大概觉得疼想舔舔,杀狗的人是村里的一个胖子,不知道家里人为什么要把它杀了,可能就因为太老了吧,转头问一下234,老家养过一条的狗吧?她说她老了忘都忘了,那接下来它为什么得死的问题就不用问了,后来老家分家了,分成两个小家,小家也养过狗,好几条,记得小狗时都非常可爱,矮手矮脚地在地上挪,看见你回家拼命摇尾巴,那尾巴短得可怜,拿舌头舔你手,长到半大都死了,可能是在外面吃了坏东西,那时狗都是散养的,也可能是狗的一种病,听说狗青少年时都要过这一关,过不了的就去鬼门关,狗死了234不敢去扔,狗尸拎着手里硬邦邦的死沉死沉,其实也不想去不愿去,心里很不得劲,到村后的野地里,那里有竹园和一座孤坟,往坟上一扔,那狗顺着坟坡四脚朝天地滑进草地里,以前见过好多狗尸,肚子鼓胀鼓胀的,就像泡敷囊了,老鼠尸也这样,过些天肚皮爆开,好多虫子在肚皮的破洞上攒拥,就跟瞻仰伟人尸体的人头似的,也像粪缸里的粪虫,听说粪虫能治某种病,肥肥白白的,捞起来清洗了油煎了吃,那坟旁边的竹林有时会挂着猫尸,盛在塑料袋里烂,据说猫尸不能埋地,埋了会发大水,狗则不能落地,一落地就活,即使已经夹颈、浸水、剥皮,城市里的狗花样很多,有高的矮的丑的富贵的,有洋的土的杂种的,养狗的人跟狗论亲子关系,再不齐的也得论姐妹兄弟哥们,带着狗出门,得带一个手包,跟在狗屁股后面,它拉屎了,就站着等它,等它拉完了捡屎,用手纸包着放手包里,这种文明程度和高尚情操很动人,狗撒尿时常常会找一辆车,对着它翘起一条腿,好像是一句外国歌词,说这是狗在操车。2010.10.13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