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1月08日 13:03

穿多穿少

17.穿多穿少
今天天还挺冷的,有风,想了一下,还是穿那件薄的短的羽绒服去。反正很快就会进屋的,就路上这么走一段等会儿车。琴房外面的走廊是一面玻璃墙,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坐在那里很温暖,阳光从背后穿过玻璃墙照过来。不过走廊的暖气坏了,有一天我看到两个穿着制服的人过来摸了一下说“是坏了”。结果到现在还是坏的。我想暖气刚坏的时候大家都像这不像话这怎么行,这么冷怎么可以没有暖气,但现在大家都接受、习惯了吧。我坐在这里就没有脱羽绒服,有点难受的,不过还好它比较轻薄,如果穿那件过臀的长羽绒,坐着就会难受。有时为了轻便,我宁可受点儿冻。比如有一天我穿着布鞋出去了,有些路人侧目。其实也没那么冷,穿......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4日 23:13

​《句群12》77.上面只有天空

《句群12》77.上面只有天空
我在白云机场下机时,想起那句歌词“above only sky”。当然我会这么想,是因为以前看到过,英国有个机场还是航空公司把这句话作为标语。我不知道怎么翻译好,我会像标题这样,或者是“只有天空在上”。但“在上”这个词有点宗教和祖先崇拜的味儿,要去除。翻译成“与天齐”这种更要避免。在白云机场,很容易让人想到“在白云上面确实只有天空”这种句子(说句子是因为它不是事实)。现在我又坐在飞机里离开机场,我看到月亮矮矮地挂在机窗的斜上方,下面是一些灯河划出的区域,里面亮着白色的黄色的灯光。每次低头看时,我都看到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亮着灯光和灯河。我看到这些光芒就像看到宇宙......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4日 17:22

《句群12》76.看不见的动物

《句群12》76.看不见的动物
我坐在床上听歌,突然想趴会儿。一趴下就看见,地板上有一只小虫子爬来爬去。看着它的样子我想,难怪有些地方把这些爬来爬去的小虫子叫小爬爬。因为它如此微小,身上显示出来的最大特征,就是它很小然后在快速地爬来爬去(当然它还是黑的,或者可以叫小黑)。快速是说,它可以一下子移动那么多个身位,我在脑子里默默计算了一下,100米大概有几个身位,最快的人大约跑几秒,身位是躺着算长度呢还是站着算厚度,或者就让人趴在地上爬。这个虫子看上去比蚂蚁还要小上好些,看不见脚,就这么移动着,有资格故意误解为在地板上飘浮。我不知道它在干什么(当然),但我想它不可能是在散步,可能是在觅食或者避敌......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0日 14:49

​《句群11》75.打蚊子

​《句群11》75.打蚊子
我正在一条高速公路上,没办法,当我这么说的时候,我确实在回忆。高速公路正在坡起,所以看起来也像在上坡,也像在一座桥上。因为我坐在车里,所以我没有接触到这条高速公路,怎么说呢,就是我没有跟它接触,我没有太多走路的感觉,当然了,我确实没在走路,我是说我没有太多身体移动的感觉,这也不太对,我确实能认识到自身正在移动。我意识到跟车更加熟稔,因为我就坐在车里,我正坐在车里,我确实接触到车了,我在车的里面,车载着包含着我的一段空间往前急驰(有点别扭,但可以这么说吧),我跟路之间隔着车架和轮胎。我知道我的位置正在变化,我说过,高速公路像神经一样,每辆汽车就是一份信息,就是量子。那么,这个世界就是在变化的......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8日 00:06

《句群11》74.两只飞机

《句群11》74.两只飞机
《句群11》74.两只飞机
11点零4分,当我写完这则之后,差不多可以睡觉了。不过孙猫猫还没睡着,他刚刚从房间里跑进去跑进奶奶的房间里,奶奶刚才应该已经睡着了。今天下午,当我在九棵树过马路时我想(差不多像突然冒出来的),我可以写一下两只飞机,又想到两只飞机是方言的说法,不过关系不大吧。昨天下午,也就是傍晚,我坐在九棵树的漫春园那里,坐在一条长凳上,一个陌生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她可能没地方坐了,确实,凳子挺少的,刚才我坐在另外一条长凳上,也是一个大妈走过来坐在旁边,我就走开了,当然只不过是刚好就想走开了,旁边的那条椅子上,一个中年男的正在跟一个发传单的姑娘说,姑娘你看啊,那些名人,只要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7日 14:05

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书呆子》

1.

爷爷说,我4岁的时候,他抱着我,我能把墙上写着的村民守则读下来,每个字都认得,那些字都是写得很大的红色的毛笔字。我的头长得很大,大人说“头大官胚,脚大牛胚”,以后我会做官。我捧着饭碗出去,站在三岔路口听大人聊天,我爹很不高兴,他说只有讨饭佬才捧着饭碗走来走去。很多大人也捧着饭碗走出来吃啊。有人说我的碗底有眼洞,叫我把碗翻过来看看。有人拍拍我的头说,头怎么这么平,像操场一样。我不喜欢穿鞋,我妈很讨厌我光着脚跑来跑去,刺戳进去,脚也要跑大,买新鞋费钱。我爹说脚跑得这么大,以后......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7日 09:30

《句群9》31—40

《句群9》31.较大的树的练习
当我想到树木可能是我见过的的最大的生物时,我顿时觉得它们更高大了,你看它们确实是庞然大物,它们默然无语长满了叶子,显得很奇怪,它们居然就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生物,我见了这么多年今天才意识到,它们就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生物,这时,我正在一排树的腋下走过去。
2013.5.12


《句群9》32.一行书
这是一本只有一行的书,无论是1万字,还是100万字,书的内容都一直沿着同一行无限延伸,永不折返。
也许这可以视为对时间的一种模拟。无论现在人们的时间观已经进化到什么程度,如环形时间、交......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6日 23:26

《句群9》21_30

《句群9》21.学习
目前阳光正好,赶紧出去走走,吃个饭,太阳这么好,心情也会变好的,想起一天中午,阳光也这么好,无所事事地坐车打麻将去,啊,心情不错的。前天出发的时候,就已经阴冷了,捏着本黑色的书,开本还是不错的,买来好几年了,封面封底擦了层灰,去洗手间拿手纸蘸了水擦掉,擦书比看书愉快,进地铁的时候,我看到电视里在放怎么化妆,一个女的坐着,围着好几个女的叽叽喳喳问问题,我知道,其实也没这么多问题啦,就是为了不让节目冷清下来,那个造型师像所有造型师一......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4日 14:52

《句群9》10—20

《句群9》10.料酒

我拿着料酒瓶拐了个弯走上电梯,这时我想,瓶子是用来装料酒的,但有些人用来砸脑袋,有些物品,设计者也没有想到,还可以开发出这样的作用。这样的物品和事情真的很多很多,我们真的完全按照物品的理念来使用物品吗。这样生发出来的用法,其实是非常有创意的,比如酒瓶砸脑袋,不过我们习以为常了。中午从人行道走过,两边摆着各种摊子,有个摊位上摆着一把刀,刚才我在想和人打架,噢是这样,我走过去的时候撞到了一个小孩,如果撞倒的话,我当然会非常诚恳地道歉,但还是有可能跟那个爸爸和奶奶打起......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4日 10:53

《句群9》1—9

《句群9》1—9

1.啊
a.
雪是灰,灰白的白灰,空气中,远处,莲花状的路灯,散发着弥漫的光芒,其他的孤零零的,在雾气里面,夜里比白天亮,汽车唰唰开过,过来的都是白的、过去的都是红的,在如冲淡了的牛奶般的空气里面,雪落在地上,在地上结冰,在冰上转圈,小心不要滑倒,蹭破肘底,一座刚建立的报亭,一个缩脖子的女人,围巾全部皱了起来,窗口拉着玻璃,挂板上摊着法制报,知音等,一块纸牌偷一罚十,想的美,两只黄色的支......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7日 20:13

一条人命

忘记是哪年过年,早上还在昏睡,我妈进来喊起我,说爷爷要送医院,我连忙坐起来,眼睛还糊着眼屎,睡得不够眼睛痛的感觉很熟悉,下楼用冷水抹了眼睛,三姑夫开了车来,把椅子都卸掉了,大家一起把爷爷搀上车,躺在躺椅上。奶奶说,爷爷眼睛疼,昨晚一天没睡,疼了几天了,他不说,不想上医院。爷爷就是太识相了,就像太婆,快走的时候,爷爷守在外面,晚上起夜,不好意思把爷爷叫起来,自己爬起来上厕所,不小心摔倒了,倒得颞壳头(脑门)乌青。
爷爷跟我们说......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2日 10:44

《句群8》87-93:

《句群8》87.打牌

这个标题,打好有两小时了。我在沙发上躺下来,准备睡觉,沙发有点短,刚才小平拖了把椅子过来,我又拖了一把过来,面对面并在一起、摆着,一只脚搁一把,有点奢侈。把枕头,放在扶手下面,头顶蹭到扶手,后脑勺和脖子一起搁在枕头上,显得,很舒服。我还把一只手枕在后面,觉得脑子很清醒。

饿发穿着秋裤出来问我,有什么武打片可以看吗?一下子真心想不起来。小平听到我们对话,出来走了一圈,我感到从他给我拿被子、叫我拿枕头起,或者更早一点,他的心里有一些感触没有说出来。他......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4日 20:38

《句群8》77-86.吃饭,等吃饭

句群8.77.吃饭
有时,我觉得word窄窄的界面很好,有时觉得txt打开更快一点,有时网易的写信界面不错,现在,我是在word上写的,啊,这白白的窄窄的界面啊,真是好看,你看,没一会儿它就换行了,写完之后,是长长的一个片段,真是好看啊,昨天,我想去吃点饭儿(我觉得在这儿要加个儿,再加个破浪号也行,饭儿~,波浪号波浪号,波波),天气阴沉沉的,不是,是天黑了,那时大概六点半左右,想好了,去吃茄子盖饭,于是我就出门了,走啊走啊,走......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5日 09:06

《句群8》67—76

句群8.67. 镇流器

买镇流器真的是件烦难的事情吗?
我把废掉的镇流器拆下来,因为物业来的小伙不知道怎么拆,去路上找,这时我们正要去吃饭,阳光还挺热的,等下去看电影,《敢死队2》什么的,看到菜市场那儿有个广告牌,卖五金啊什么的,于是就穿过马路走过去了,司屠和晓乐也跟着走过来,一个人在买香什么的,那个老板娘弯着腰在一堆杂物里找,找啊找,我喊有没有这样的镇流器,把手里的镇流器举起来给她看,她说有,一边叨叨着找不到了找不到了。不知道是说香找不到了还是镇流器找不......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7日 10:29

《句群8》61—66

61.刮了鳞片的鱼
我嚼着鱼片,看着那条刮了鳞的鱼在地上蹦,真替它疼。这条鱼,对了,大家都知道鱼长什么样,我不用再讲了,现在我们在一个四面透风的正方体中,那些大大的柱子就这么立着,顶上也搁着大大的柱子,柱子和柱子的空隙好大,阳光从中间照进来,阳光很容易照进来的,地上投着成片成片的影子,那条鱼躺在大理石板上蹦,尾巴拍得啪啪作响,它的肉有点发白,灰黑色的背脊,越往肚子越白,中间有些地方露出了粉红色的肉斑,有一只长着鱼鳍的飞机从头顶飞过,还有一辆鱼头火车在轨道上跑&#65292......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1日 09:10

50——60:两条狗,打死马

50——60:两条狗,打死马

50.大雨

我听到中气十足的蛙鸣声,中气十足的,我需要重复三遍吗,睡觉前,我听到蝉鸣声,在雨声中,很明显的蝉鸣声,还有风扇的声音,风扇的声音和下雨声很像,我起来把风扇关掉,听到窗户外面的雨声,真的很像,雨声比风扇声大一点,那么刚才我听到的,真的是风雨声,隔着纱窗,我听到风雨的声音,楼下是一幢黑幢幢的树林,青蛙就在树林里,(我妈说这是什么声音,我说是青蛙声,她说青蛙这么叫的吗,听上去不像,晓乐也说是青蛙声,这让我确认这真的就是青蛙声,本来......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8日 18:20

40——49,缺47、48《凡事》

40.凡事

这把绿色的铁皮椅子,椅面上雕了好些洞,排成菱形,像两片对称的叶子,我摸了一下,大概有九排,第一排一个洞第二排两个洞,依次增加,走到房门外面,有个平台,宽阔的水泥平台,水泥平台啊水泥平台,在下雨,空气不错,早上起来时风吹,很凉爽,从路上走过去,老人们坐在路边乘凉,火云邪神坐在草坪旁边抠脚丫,通宵之后,脑袋空荡荡的,有几个极点特别累,想马上睡着,疲乏的空明感,好像很清醒,看一本诗,诗句好像从纸面突显出来,每个句子都......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7日 15:56

37——39.《孙知正》的开头

37.《孙知正》的开头

1.
过马路,过了马路。
三个人坐在地上打牌,旁边长着两排树,树荫稀稀的,热,路边停着三辆车,车门开着,像翅膀那样,他们在斗地主大概,三个人围着一块玻璃扔牌,还有一些牌他们捏在手里,我斜视着他们走过去,其中一个抬头对了下眼,他想招呼我,我避开眼,他就知道我不打车。

穿黑T恤很热,为什么,为什么戴墨镜觉得凉,眼睛吸热的两个管道,阳光像针灸,有家澳门豆捞开在前面左边,门前停着三四辆车,店玻璃墙,玻璃墙里看到红桌子A......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5日 13:56

31——36.《蚊子》

10.31.《赶雨》

(写10.31想到,下一个句群是不是得标11.1了?月进制?)

这值2条微博。1.坐定,收汗,开始回忆,天快下雨了,空气十分优雅,汽车像钻头老鼠,托着一袋米,看一辆吴刚牌三蹦子冲过来,越来越快,呵呵,一个女人垂下舌头,冰淇淋在舌面旋转,像冰冷的阳具慢慢退缩,想起一个朋友像另外一个朋友,差点忘了隔着8年,

2.女人并腿坐着,裤门顶起来,好像也长着一只鸡鸡,一个脑袋种在胸腔上的男人,烦恼地闭着眼睛,看了一下,......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8日 09:32

10.30.《刚才——就在十几二十秒之前——我梦见了爷爷奶奶,看样子,我刚刚从外地回来,我坐在一辆车里

10.30.《刚才——就在十几二十秒之前——我梦见了爷爷奶奶,看样子,我刚刚从外地回来,我坐在一辆车里,好像我爸在开,我和晓乐坐在后面,我发现好像在自动驾驶,驾驶窗贴着纸皮,在转弯进村时,司机变成另外一个人,大学打工时的雇主,他妥妥地转弯。我说人工驾驶自动驾驶能这么自由地切换的吗。
下雨,我和一个人穿过村庄,我不认识这个人,人们问他去干什么,他说去坐谁谁的车回新村,人们说你好意思啊,刚刚坐过的。他笑嘻嘻地说,再坐坐嘛。他说刚从日本回来,去玩了四五天。我问怎么去的。他笑着说,跟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