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4.被压迫的虫子
又在下雨了,耳机里再辉煌的音乐也没挡住雨声,雨声比较好听,猜想没有人不喜欢吧,写了这两句,先去洗手间洗手,粪纸篓里放着三个空心的纸筒,像那种水泥管子搁在成堆的白布上面,我不赞成这种摆设,有一种虫在盥洗台子上爬,喜湿的喜欢被压迫的虫子,生活在大理石板底下,稍微松动一点,它们好像会凭空生出来,不知道叫什么,觉得该叫蜣虫,查了一下,不是,蜣就是屎壳郎,它显然不是,但它的外形实在很像“羌”,细头,多足,尾巴开翘,尖尖的,像蚂蚁螳螂天牛的嘴钳,无心弄死它,它不恶心,看上去无毒,无公害,关键不招人厌,桌子上的银夹子坏了,银色的夹子,中间的杠滑脱了,知道怎么重新装配,但肉手的力气不够,无法把弹簧两只平摊的头尾压制进夹页里,现在夹子都大卸成两块,像蚌抽了铰钉,摊在桌面上,雨不知何时停了,现在又起了一点,淅淅的,眼睛有点累了,时间刚好是2:22,很二的时刻,差不多可以睡了,123在一个正方形的东南角,他要回到正方形的西北角,但没有斜穿的马路,一直以来,他都坐逆时针的外环车回去,这次,2年来,头一次想顺时针回去,不是吗,作为一个正方形,两边距离相等,于是他看见了新鲜的景物,在同一个城市里就像到了地球另外的地段,东方威尼斯、东方好莱坞、国际大酒店,家具城,疏朗的楼群,开阔的马路,荒地,人不够多,但是车没像他想的那样直接去奔去西北角停下来,在西边的中点,它拐了弯,停在西边更西、正方形外的一个点,那里早已停着无数高头高脑的拖着长长身子的车,穿过这个港湾,出口挂着一个很不显眼的牌子,一个人都没有,牌子后面有一块手臂粗的铁杆围起来的空地,十几个穿蓝制服的人坐在那里喝茶聊天发呆,一个二十多岁的穿便服的人离他最近,他就喊着问,XX路车是在这儿吗?那人怒道,我哪知道啊!?。123略微有点奇怪有些不高兴,就像回家时,楼上的蔫狗趴在楼梯上,悄不冷丁地突然狂吠,存心吓人似的,倒不是非得把人比作狗,就是同感怎么就被冒犯了一下了啊,123决心等,过往的车辆带来大量的噪音和灰尘,终于,有个蓝制服站起来了,走出铁杆围定的场地,走进一辆123要乘的车,123赶紧跟上,那人也上了,直奔二楼而去,接着,也不知道从哪里趵突泉般突然冒出来,三五个阿姨也上得车来,123摊开一本书,等车开,后来任凭汽车颠簸,123跟着书,在空中比划着笔画。2010.10.1
话题:



0

推荐

孙智正

孙智正

754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浙江嵊州市人,打字家,写小说、句群、字行,著有长篇《青少年》、《我们去干点什么吧》、句群辑《句群和字行》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