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11年07月
2011年07月22日 03:45

87.忧伤啊忧伤啊忧伤啊忧伤啊忧伤啊

87.充了一百块钱
下午五点32分,站在永安里路口西,等一趟叫37路的车,斜靠在不锈钢柱上,注意到斜上方(约15度)远远的差不多有一箭远的地方,太阳在尘雾里,一会儿变成太阳,一会儿变成月

亮,一会儿变成银白色的月亮,一会儿变成白色的月亮,有时又是灰白色的,这时我想到,大概要1个半小时后,才能写下这个景象和感受,很奇怪也很低级,应该是直接用

光信号和脑电波传达的事儿,用文字转化一下要损耗掉多少能量啊,花开两朵...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9日 12:32

87.我又颓了,又想钱了

87.一个苹果
中午,随便打些字。我又颓了,又想钱了,很想,想得没有精神,没有兴趣,没有趣味,一个苹果,高踞在群书之巅,它正在缩水,干瘪,好像在烤火,大雨啊,好几天前的大雨啊,下得好大啊,大得像雨伞,像雨衣,像雨林,像雨季,像,忘了一句话,前灯照着街头晃荡的积水,像跳动的银亮的月光,像稠稠的涟漪,像绸缎,挺美,打不着车的人在街上发疯,想把车打死,撑着伞,当自己是宝,其实是雨打风吹去的草,要下车蹚水去玩啊,过来会儿果然下车蹚水去玩了,水拥到脚腿肚上,脚在水里穿行,头顶还有星星点点的雨滴啊,不要做鲜花,风来来回回假花也不会枯萎。2011.7.19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7日 12:43

86.含羞草

86.含羞草
快要吃中饭了,闻到了清蒸鲫鱼的气味,我坐在一领竹席上翻书,这领竹席干净、坚硬、平坦,坐在上面感觉不错,这是一领合格的竹席,坐在上面的旁边,有一个长方的窗口,

投进白色的天光,乘着天光可以看见,或在天光里,存有一幢对面的居民楼和两三颗槐树的枝叶,青色的,我从这个房间走往另一个房间,推开玻璃格子门,脑子里突然浮现这几

句和着歌词的旋律“小小一株含羞草~自开自落自清高”,我坐到电脑前面转了两条...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5日 01:52

85.槐花

85.槐花
几个小时前的天空不是这样,那时我站在双井桥北富力城门口的槐树下面,天空中撒满了热灰,现在天空被灯光映红,不时有闪电照亮一下子又一下子,还有雷声隆隆,接着又下

雨,跟开玩笑似的,雷雨电齐活了,下雨的云一朵也看不见,夜还是太暗了,那时我在槐树的庇荫下,给康良发短信,触摸屏是个糟糕的发明,我站在槐树下面双手并用给康良发

一条短信,想起几天前小宋说,这些槐树叫洋槐,想起大学学做PPT用了一张槐树的照...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1日 13:55

84.元大都遗址公园

门口拦着一些『 』形状的铁栅栏,拼成5字形入口,一入门,好像就要打造一个小型迷宫似的——为了防止自行车入园?入了园,右边蔓延着一座长长的土坡,坡上面长着树,显得特别高,树脚之间长着草,草青青的挺好看,左边有一条河,中间一条宽度适中的、干净的水泥路,匍匐地跃过土坡的侧岭,顺着土坡的走势往前铺去,带状的路面弯曲起伏,有点漂浮在空中的错觉,

河边有一条走道,铺着白白净净的石块,为了长命,好些人在上面快步地走来走去,

道边每隔一段摆两把靠背椅,在椅子上坐下,把背靠在靠背上,疲乏正在散去,这时你看到河对岸的酒吧街,开了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店,河水清浅见底,河面上飘着好多黄色的叶子,不动声色地往前流去。

元大都在哪里?
2011.7.11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1日 00:40

83.竹剑

83.竹剑
下午去紫金庄园坐了会儿,那个众人杂呈的休息区,从缺口进入,缺口有个沙堆,有个小屁孩拿着一把竹剑,一下一下往沙堆里插,好像在炼剑。看上去,他玩得很专注,我也有一把竹剑,在华山买的,比它长大,只玩了一会儿就脱把了,鞘上写着“华山论剑”我也不喜欢,华山有好些践踏和接近不了的地方,好多山体就是巨石。把《摩诃婆罗多》举在眼前,摊在膝盖上,放在椅子上,这本书装订得太沉了,书脊和书帖扯脱了,突然听到古...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6日 15:56

82.痒,那是神经末梢在长

我承认,这有点自恋,昨天,拉出键盘托时,内掌根蹭到了像翘起的铁皮的那样的东西,可能是鱼鳞、龙鳞什么的,一看,两块苦皮不见了,一块浅点,一块深点,深的那块(更接近条状,撕扯感强的)马上渗出血来,“从无到有”这个事情很奇怪,很终极,马上洇成了一个悬湖,从伤口浮突出来,倒不那么疼,我很烦躁,恨不得起来砸掉键盘,跨啦啦,一定搞得很响,这时想起一个办公室职员突然失控砸电脑的视频,那人穿着白衬衣哦,

我也就...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5日 16:59

81.日坛公园

日当午,走过一条笔直、发热的马路,马路两边,各一排整齐的汽车,像甲虫,正在受刑苦熬,好像能看到烤出来的白烟,好像能闻到烙铁味儿,   从它们旁边穿过,直接冲进公园里,右转,逆时针绕圈走,树挺多,枝叶不旺,漏进来挺多太阳,还是热,走过一个什么烈士的墓儿(觉得这儿得加个“儿”),走过一个孩子玩乐场,空荡荡的,一些机械搭起来的五颜六色的腔道和机构,   据说,那个树林有打太极的、练瑜伽的,现在空荡荡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