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11年05月
2011年05月31日 11:08

没好的童年

没好的童年
孙智正

经常听到有些成年人说神马“童年最美好少年最怀念”,这种得了便宜卖乖的话,童年哪里美好了?至少我一点都不觉得,下面我从衣食住行这四个方面条分缕析地跟你们讲讲道理。

从穿衣来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成年人非常、很以及相当地没有品位。我喜欢的衣服不让买,让买的衣服我不喜欢。动不动就以这衣服开价太高款式太开放拒绝我,还拿我长得太快、买的衣服马上要穿不上为借口,纷纷拒绝我那些彩衣,...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30日 19:06

能量兽争霸战

能量兽争霸战

孙智正

 

 

地球豢养着好多能量兽。

风兽柔若无骨,上天下地。有时,风兽在天上飞,长长的手推着云朵跑,好像拿着一块块白抹布把天空这块蓝玻璃擦干净;有时,风兽在地上走,脚很重,经过的地方一路飞沙走石。有时,风兽的嗓门很大,大喊大叫,呼呼呼咆哮一整晚,有时,风兽又轻声细语,它的呼吸刚好可以让树叶微微打晃。有时,风兽下手轻轻的,在湖面上揉起绸缎的褶皱,有时,风兽下手又超重,倒拔杨柳就像拔一...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30日 01:59

75.大蒜

75.大蒜

几百分钟前,我去厨房看了一下大蒜。还剩下十头,其他的不知去哪儿了。
今天早上——真是漫长的一天——
今天早上,晓乐和孙猫猫他们回来了,我还在梦中,被电话惊醒,跟一脚踩空似的,不太舒服。
下楼把孙猫猫抱上来,他已经不太认识我了,愣愣地凝视了一会儿。到家后,她们掏出好多东西,不知什么时候,我注意到厨房地砖上的塑料框里,密密挨挨地挤着大蒜,密度跟放在盘里的包子差不多。
过了会儿,我觉得很困,真的跟灌...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7日 22:13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Adam Zagajewski)《无尽》(Without End)中的《死麻雀》(Dead Sparrow)

短,译起来比较方便。亚当·扎加耶夫斯基(Adam Zagajewski)《无尽 新诗和选诗》(Without End  new and selected poems)中的《死麻雀》(Dead Sparrow)


死麻雀

所有对象中
穿灰色羽毛大氅的死麻雀
最没什么不寻常。
相比一只死麻雀
甚至一块路边的石头看起来也像生命的王子。
苍蝇们围着它,
专注如学者。

 

Dead Sparrow

Among all objects
the dead sparrow in its gray topcoat of feathers
is the least unusual.
Ev...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6日 09:03

电影《杀手》原著小说

电影《杀手》原著小说

 

杀手

孙智正

 

 

 

1.

我决定杀了这个男人。

我站在笼屉前面,我说来一个包子吧。店门口坐着四个人打牌,其中一个女人捏着牌站起来,她看了我一眼问:“要什么馅r的。”

“有什么馅er的?”

牌桌旁边还站着一个穿校服的少年,蓝颜色校服,低头着,捧着一双难看的运动鞋。一个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男人,赤膊,胳膊上有青黑色的纹身,像云,也像鱼尾巴(很像我的金鱼小王八的尾巴)。他的手里也捏着牌,骂那个...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3日 12:19

6.听说正版《百年孤独》来了,那又怎么的

等2个红灯,足够在树荫下面看完1首长过13行的诗,外面,来来往往的汽车和活人,昨晚一场大风,半天没下楼,下楼时发现今天变成了秋天,白杨非常文学地落了一地树叶,读到大概第8行,   还在等第二个红灯,我不愿被车撞死,不愿莫名其妙地死在路面上,我愿意永生,每一个没有深入思考过永生的人,好像很超脱似的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听说制造内蒙冤杀案的公安局长升职了,欧洲有些美女玩裸体篮球赛说是为了致敬古希腊,而毛家正...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9:26

《时事新闻》5.长春小三遭人妻施暴,车毁人伤不反抗

 太阳像金子一样放着光辉,
月亮像得了白化病的金子,
现在天上既没有金子也没有银子,
坐在汽车的二层,
在灰暗的空气中行进, 
 昏昏欲睡,隔壁、身后或许面前,
反正什么地方,
传来喋喋不休的声音,
身边的男青年在玩国际象棋在手上的手机上,
惚恍中,梦见一幢高大通透的好透了的建筑,
像高速公路和高架桥一样,
我在心里感叹,多美的结构啊, 
 下车,
公交卡折了条白痕,
快断了,刷不上,
反复地刷啊...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1:24

《台风》(2004归档)

李小明从教室里走出来。同学们正在兴高采烈地劳动。李小明走上六楼,天台上有一个废弃的教室。
有一天晚自修,李小明也是去这个教室,看见有个女同学躲在里面哭。她坐在地上,头伏在膝盖上,长长的头发一直披到脚面。他认出是谁,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劝劝她。但是可能她会吐他口水,歇斯底里冲他喊:关你什么事!?他悄悄地退了回来。她哭的原因无非就是成绩不理想、和家里吵架、被人搞大肚子或者痛经。这些问题没有一个能帮她解决...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0:52

4.国务院要求再无暴力拆迁

 走进厕所,第一件不是褪下裤子的事儿,是一脚先踩一只愣在地板上的蟑螂,
只那么一会儿,它会快速地奔跑,赶紧踩上去啊,还把脚拖一下一鐾,
没把它鐾死啊,鞋底有缝隙,就像从恐龙脚趾缝里逃生的人类啊人类,早上起来看到标题这条新闻,
昨天接到白华电话,说小鲁被邻居砍了,因为去年他向国土局检举他们违法修建高墙,他在群发的短信里说,
恶人杀我如猪狗,神却拯救我使我保住了性命。他是基督徒。还有和同学在QQ里聊,
是宁缺毋滥等成剩女呢还是赶紧结婚生子离婚,当然是选前者,广告词说人生只有一次岂能退而求其次,
比起爱情其他算得了什么。曹明伦译的《小爱神》实在好差,为了音步和凑韵,是个笨蛋。
 2011.5.20今天是520,很多人说这是我爱你的谐音。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0:04

《很多鸡》

      我七岁那年,跟我妈住在学校里。我大姨三姨都在学校当老师,她们介绍我妈到学校当烧火工。学校安排了一个宿舍,就在伙房里。这个房间很小,刚够放下一张竹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两边碰到墙,一边碰到床沿,吃饭的时候我坐在床上,把腿从床和桌档的缝隙里钻出去,放到桌肚下,我妈坐在空出的一边,正对着窗户。窗户外面有一条小溪,这条溪从学校前面流过来,顺着围墙拐了个弯,流过我们房间的窗户,一直流到我们村。
我在读幼儿...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00:02

《两个人》

  你的生日,抒情一次。   在公车上找两个位子,最好在窗边,一个靠近窗户,一个靠近走道,公园里也是这样,需要的是两个座位,在饭店里,里面一个,外面一个。在地上走的时候,是两个人,下雪的时候,脚印四行,有时脚印会缺少几个,变成三个或者两个。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沙发有四个座位,需要的是两个座位,有时是一个,电视只要一个,电脑只要一个,看一个频道,用一个遥控器,看一部电视剧,玩一个游戏,音响一共有两个,...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6:44

《赵非和涤非》

北京下雪了,这已经说过,前几天,雪融了,融雪的那几天,天气很好,阳光很亮,空气呼吸起来也还不错,我吃完中饭回家,走在干净的马路上,心情很好,天气暖和得像春天,我一直沿着马路走下去,没有拐进小区,到一个书店逛了逛,很愉快地走出来。我很希望这样的愉快能长久一点。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面,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两千字左右,只到一千字也不要紧。我等了两个小时左右,赵非不断地问我问题,问的最多的是,你还不睡吗?
最...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6:27

《青少年1》17/18

17.
据说是民国时候我爷爷的太公造的,据说这代太公太婆很争气,太公给地主做长工,太婆给人做鞋底,省吃俭用一辈子,买了几十亩田,造起这幢房子,到了我爷爷的爷爷这一代,日子就很舒服了,天天背着手逛逛,茶馆里坐坐喝喝茶,别人看见了,都喊声“东家”。家产就一直这么传下来,传我爷爷的爸爸我的太公这一代,这幢房子里住二三十口人。
房子座西朝东,两层,进门一个长方形的院子,铺着鹅卵石,堂屋正对着院子,两边各两间正...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6:12

王小波《奸近杀》

《廊桥遗梦》上演之前,有几位编辑朋友要我去看,看完给他们写点小文章。现在电影都演过去了,我还没去看。这倒不是故作清高,主要是因为围绕着《廊桥遗梦》有种争论,使我觉得很烦,结果连片子都懒得看了。有些人说,这部小说在宣扬婚外恋,应该批判。还有人说,这部小说恰恰是否定婚外恋的,所以不该批判。于是,《廊桥遗梦》就和“婚外恋”焊在一起了。我要是看了这部电影,也要对婚外恋作一评判,这是我所讨厌的事情。对于《廊...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5:23

《青少年2》:5/6

5.
我们换衣服换鞋准备去打篮球,我想起几天前把新买的回力鞋洗了晾在窗台上,我想这下糟了,肯定没了,我到窗台上一看,果然没了,我问他们有没有看到一双回力鞋,他们说没有。我只好换了短裤,穿着平时就穿在脚上的运动鞋去,一起去的大概有十几个人,王力说,我们又没有球怎么打?我说,可以跟别人一起打。经过楼道传达室时,我找到那个矮矮的老头告诉他我的鞋被偷了,这个人姓赵,他说,你的鞋怎么会被偷的。我说,我洗了放在...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4:49

QQ新闻说,三峡中下游三省出现重旱

“中央要求处理三峡储水不利影响”,开始擦屎了。   也不能算是窗帘,是一些挂起来的旧床单,鳄嘴夹夹着,夹子与夹子之间,垂下了一个又一个首尾相连的的弧度,像一个个潴泡,从这些弧度中的某一个——当凌晨接近一点,躺下准备睡着的时候——投射进来一块四边形的有棱有角的光,有一部分搭在枕头上面,所以当后脑勺靠上枕头时,觉得眼角怎么这么亮,可能是灯光吧,不过早上想起,昨晚望见过一个很大很白很亮的月亮,像一片萝卜...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4:09

《青少年2》:2

2.
寝室里八张床,中间两张桌子,分成八个抽屉,那个先来的人趴在窗口右边的上铺,撅着一个屁股,我在门口右边的下铺,床上什么都没有,就一块脏兮兮的床板,有四五条木板拼成,我用手擦了擦在床沿坐下,喘气。我把包放在桌子上,想到哪里去领席子呢?我先出门找厕所,往右一转就找到了,想必走廊的另一端也有这么一个厕所。厕所的墙特别白,看来刚刷过,小便处贴着瓷砖,一根水管下钻了好多窟窿在不断洒水,在小便槽里形成急流,...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3:14

《有点疼》上

北京下雪了。我坐在房间里,房间里很暖和,但是没有太阳,我觉得有点凉。从窗口望出去,外面就是干枯的树枝,上面有雪,这些树枝高过屋顶,在早上,会有很多鸟叽咋叽咋叫,现在一只也没有。窗台上站着一个拉小提琴的孔老夫子,有点雪落在他的瓜皮帽和马褂上,我想过要把它拿进来,但开窗太麻烦。我坐在电脑前面,电脑不太好了,风扇嗡嗡响。我的眼睛有点疼。房间里没有人,隔壁的房间也没有人,他们出去了。我把电视打开,电视在放...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3:00

《青少年2》:1

1.
我妈和我一块整理行李,她把衣服和裤子一样样叠好放进箱子。我向她请教了衬衣的叠法和衬衣领子的洗法。她演示了一遍叠法,问我记住了吗?我照样演示了一遍,这实在是太简单了,我想告诉她,记政治历史比记这个难多了。她说,衬衣领子很简单,放点洗衣粉多搓搓就可以了,袖口腋下也要这么洗,其他地方不用特别搓,揉揉就可以了。我说,这不对,领子搓的话它就耷了,要用板刷刷。我把衬衣领子摊开放在左手手掌上,另一只手做出握...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11:05

《青少年2》15/16

15.
我说,来,我跟你打。方娜说,好啊。我说,那要赌点什么,光打没意思。谢文建议赌牌巴掌。我们同意了,打争上游。第一盘方娜被关了十多张,我说,算了,先让你存着。方娜说,有什么啊,我不要存。时奇和谢文笑嘻嘻地看着,我捏着一张牌,在她脸上扇了十几下,有几下没控制好大重了,她两边脸都红了,应该不是打红的。第二盘,第三盘她都输了,先存着,第四盘她赢了,抵消前两盘还剩几张,她也捏着张牌不轻不重地打了我几下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