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10年10月
2010年10月29日 20:57

《字书》26.祖国充满了诅咒之情

《字书》25.堤坝快要坍坏
衔着一根烟,没有点上,以后会忠于抽烟的吧,如果你还叼,长叼,习惯让人忠心耿耿,此刻体会到什么叫最深的沮丧,长年地反复袭来,像波浪一样拍打着脑海,老天给的堤坝快要坍坏。2010.10.26

《字书》26.祖国充满了诅咒之情
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有一家折价书店,踅过去几次,一对夫妻开的,孩子五六岁大,男的,白天妻子看店,晚上丈夫看店,他白天应该在做另外一项工作,这对夫妻租下这个小小的店面,和一...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5日 10:27

《字书》24.河流像白发三千丈

《字书》24.河流像白发三千丈
(站在公车站,做安利的又腆着脸上来了,每天都上来,只要你搭腔,他有一万句等着你,房产中介、保险、银行卡、成功学专家、养生讲座、国学鸡汤……这种职业真的很低级,充分发掘人的低级,不要脸没尊严唯利是图超现实,站着也是站着,闲着没事玩个比喻接龙怎么样,从一个比喻开始,像贪吃蛇一格一格抻长出去,一直到自吞其尾首尾相接。那么,这个比喻串纯粹是语句链接呢,还是中间也叙点事抒点情,...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4日 13:18

《字书》22.中有些微的恐怖,《字书》23.怎么不伤感死闲人

《字书》22.中有些微的恐怖
早上五六点,也可能七八点,瞥了眼,窗帘角落透进来的天空已发白,去冰箱那里给123拿吃的,他的饭冻在那里,拿出来用开水冲热即可,看见厨房的灯亮着,发黄的传统灯光,淅沥哗啦的流水声,不知道234在清洗什么东西,惚恍中有些微的恐怖感,天还不算太冷,她的手不会皴裂,不知怎的想起洴澼洸,给123热上饭,重新躺床上,恍惚中听到外面的秋雨声,哦,原来又在下雨,于是外面下小雨,心里下大雨。2010....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3日 15:15

《字书》21.要不要做生意了

《字书》21.要不要做生意了
从药店出来,沿街摆放的菜摊正在撤退,那些小贩啊,贫穷而又狡猾,地上摆有花菜、西红柿、茄子、丝瓜、冬瓜、平菇、蘑菇、鸡脚菇、杏鲍菇、藕、洋葱、大蒜、葱、姜、瓜子、烤肉、猪肉、豆腐、鱼、调料等等,放在席子、地毯、床单、毛毯等上面,他们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坐在钓鱼凳上,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坐在驾驶室里,还有两个凑着路灯光下棋,这有点过分,要不要做生意了啦老婆看见会不高兴的,有四五个穿工作服的人,拖着一根蓬蓬松松的树枝从小区里走出来,仿佛刚生擗下来,一些枝叶都未曾去,乌枝绿叶的,断口裂得很长很长,白颜色,像一把扫帚像一把拖把一样从地上拖行过去,马尾辫般一耸一耸的一踬一踬的,那些枝条分得很开,像竹笼,晒干了烧火肯定好玩,舞得动的话更加好玩,甩啊,绕圈甩,火焰在空气里呜呜叫,舞出花来,火大,不会灭的,有一棵树少了一只手。
2010.10.23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2日 13:57

《字行》1.科学啊快赐予我永生

《字行》1.科学啊快赐予我永生

睁开眼啊又是一天,不睁开啊也是一天。

看看窗外啊太阳已经烧坏,穿鞋子啊小腿又磨短了一截。

昨晚的月亮啊藏去了哪里,镜子里啊还是昨天的模样。

刷牙啊又增加了一颗,梳头啊掉下毛衣。

下楼啊还刮着昨天的风,迎面走来啊半生不熟的人。

上车啊日子像轮盘赌,什么时候中奖啊什么时候输光。

随波逐流啊生命的河水又流过一程,往前走啊是加油站还是终点站。

吸进空气啊又吐出来,沿途的风景啊明天还会看到。

既然要回来啊为什么前往,既然很快结束啊为什么开始。

时光熬着油水啊徒劳一场,旦复旦兮日复一日,科学啊快赐予我永生。2010.10.22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0日 15:55

《字书》19.从芹菜旁边走过

《字书》19.从芹菜旁边走过
你厌倦了没,前天回家看到一根芹菜,水灵灵的,青翠欲滴地躺在路面上,北方的芹菜多么大啊,北方的树木像芹菜一样挺拔,天空像塑料膜,这棵芹菜如此完整饱满,还没被碾压,那时,天正在下雨,撑着一把湿伞从芹菜旁边走过去,想把它捡起来啊,后面有人骑着自行车冲过来了,为了屁股,继续往前走,也有点怕难为情,这根芹菜多么茁实,应该够炒半盘菜,摘去叶子切掉苦根,把绿玉般的茎枝剁巴剁巴,放在油里哧啦哧啦地翻几下,转头看看,自行车也绕开了它,成长得这么健康的芹菜,充分散发着物品的魅力,路灯亮了起来,天色正在变红,午夜最红。2010.10.20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8日 17:11

《字书》18.人多么难以确立

《字书》18.人多么难以确立
窗外下着毛毛雨,去厕所,窗口蹿进来的风,吹身上泼水似的,昨天6点半,站在公车站,拎袋的手指有点冻,吃了一个铜锣烧,袋子里还有一个,还有一个红枣蛋糕,周围散散落落站着些老头老太太,他们等着去香山的车,他们穿着深色的衣服,车来了,看着他们上去,唉,要在四环上换车,站点取消了,网上路线图没有体现,得往回走一站,两站之间,是一座参天的立交桥,今天的天就是从那时开始冷的,在六七条横...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5日 15:40

方玉娘祭塔。看到司屠的豆瓣推荐



走呀!上宝塔来第一层,开了一扇窗来一扇门,点起了一炷清香一盏灯,礼拜南海观世音。保佑尔夫文子敬,中得高官步步升。
上宝塔来第二层,开了两扇窗来两扇门,点起了两炷清香两盏灯,礼拜那紫竹林中观世音。保估舅公老王侗,愿他越活越精神。|
上宝塔来第三层,礼拜那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保估梁氏素云姐,早生贵子跳龙门。
上宝塔来第四层,礼拜那大慈大悲观世音。保估去世双父母,安安赫赫(合合?)百年春。
上宝塔来...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5日 14:50

《字书》17.听到的是叫床声

《字书》17.听到的是叫床声 昨天下午,青天白日下听见半空中传来凄厉的猫叫,很像婴儿的哭喊,我人就呆在半空中,眼前是一台电脑,转头望出去,是绿化树的树顶,猫在哪儿呢?小时候放学回家,天黑了,路边桑林里传来小孩异样的哭叫,仔细辨认,是迷路的小羊的哭叫,老人经常说起,昨晚听到呱呱的老鸹叫,还有人说,昨晚听到鬼叫,从东南往西北哇哇叫着飞过去了,确实夜里,经常会听到异常的声音,也许就是天籁和地籁,不过在促狭的城市里,对于租房族来说,经常听到的是叫床声。2010.10.14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21:56

《字书》16.说这是狗在操车

《字书》16.花花狗来抬桥
楼上有一对老夫妻,退休了,前段时间刚搬回来住,住在头顶,他们住的第一天,浴室空置的灯泡口就哗啦哗啦流下水来,把老夫叫下来,老夫看了几眼说也不知道哪里漏,第二天出门碰到老妻,老妻说你洗澡时小心点儿,你们出门在外出点事,家里老爸老妈不好受。他们养着一条狗,狗夏天时趴在楼梯转台上睡觉,睡得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很不健康,有一天这狗剃光了毛,很没尊严,赤裸着身子在小区里走来走去,这种狗...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3日 11:32

《字书》15.一直朝西天而去

《字书》15.一直朝西天而去
下午,从房间里逃也似的走出来,走过穿警服的门卫,相逢一个瘦高个的男人,点头致意,经过两排汽车,汽车的壳较亮,穿过马路,空气像阴凉的丝绸,琢磨了好久要不要这么说,太像比喻的比喻,在弯曲的天空下,看不到一点阳光,好像全部被平静的空气吸收了,空气还没有一点加温、一点起伏,楼房后面全是秋天,低头从铁栅门里走进,八把水泥椅隔着草坪背对背的背对着,好久没人就坐了,椅面蒙着好几层风雨...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2日 11:05

《字书》14.没有手指的手

《字书》14.没有手指的手
昨天一夜雨,窗下的那些树,可以看到树顶,似乎撑开了些,树叶深青了些,真的假的?早上看到滋茂这个词,可以用上,在这个逐渐深入秋天的时段,它们又新鲜了一把,早上阳光很大,苏轼会怎么形容早上的后半段,也许他有一些生鲜的想法,背对着,背有没有冒烟,似乎有滋滋的声响,用头部的阴影挡住书页,有一搭没一搭的,起来喝口水,洗个手,看个电视,说两句话,看看123,把书放下,放在盖着床单的书堆上...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0日 22:37

《字书》13.毛氏红烧肉的遗毒

《字书》13.毛氏红烧肉的遗毒
雨声更大了些,有点像殷殷的雷声,从早上开始,天就没亮过,下午两三点时最黑,透过窗户看出去,只能看见树枝、树叶遮盖的底层空气,黑得可以了,足够扰乱生物钟,下午四五点,出屋子,雨已经下来了,路边停泊的汽车看上去好冷清,白蒙蒙的,像发白毛汗,像细如牛毛的萝卜丝,像茧丝像蛛丝像鬓丝,像草尖,千丝万缕在眼前细细密密地绷断,断断续续地,像无数条虚线,像铅笔斜扫出的引线,所以,眼见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0日 20:10

[转载]当代中国十定律

原文地址:当代中国十定律 作者:寒阳 当代中国十定律

吴祚来

1、不自由换稳定:

中国的稳定是消极的,因为它是以牺牲公民自由为代价换取的,自由精神是人类的创造精神,也是人文精神中的元精神,没有自由就是没有流动的空气,世界就会污浊,生命就没有光彩,人类的第一价值是自由价值,但在当代中国,却被一个叫“稳定”的伪价值给置换了。将稳定与自由对立,是特权阶级的一大发明。


2、不民主换发展

中国...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0日 00:03

《字书》12.反世界反人类反文明

《字书》12.反世界反人类反文明
昨晚躺在床上,听见电视讲下午获奖的事,翻身坐起看看,我们挡和正腐带领我们反世界反人类反文明,这帽子扣得比你们大,银杏树居然在落叶了,下午下车,看见那一排树木累累垂垂的树枝,垂挂在一排汽车上面,很理解,那些稠稠叠叠的树叶,太沉了,想起早上看见的银杏,已经开始掉叶子了,掉在人行道的水泥转上面,那些砖形成一个个奇怪的“工”字,银杏叶枯败了,知道它擅于(美美地)落叶,往前去...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9日 00:23

《字书》11.ZF还真是国际笑话

《字书》11.ZF还真是国际笑话

下午有点高兴,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呵,目前的ZF还真是国际笑话,连累我们丢脸,公车站仍旧好多人在等车,那个耳聋的老头仍旧自得其乐地指挥大家排队、上车上车,他好几颗门牙掉了,掉得嘴巴黑洞洞的,下排有一颗特别长,像不刷牙的野猪似的,听说,人体部位有些会停止生长,有些会萎缩,但耳朵、鼻子和牙齿会一直不知疲倦地长,这跟掉牙也有关系吧,上排没有牙挡着它挤压碾磨它了,放心长吧,有本...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8日 10:49

《字书》10.也不是明天会更好

10.也不是明天会更好 早上最后一个梦,梦见234在老家做领带,踩着洋车,在老家堂屋的后窗口,就着亮可以省电,在梦里希望她在领带的花纹里织入密文,一个秘密的标记,销往全球的领带包括法国的,都有一个隐隐的巨大的V……突然转场到一个文艺富二代的会议上,笑眯眯的笑面虎姜老师主持会议,一位脑后有一块软软的反骨的衙内在发言,梦里出现了一张纸,一支钢笔墨水淋漓地把他的发言记录下来,一边琢磨着运笔走势,234的洋车,小时...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7日 09:59

《字书》9.屁眼就露在风中

《字书》9.屁眼就露在风中
那狗灰白色的,赵正牵着系到树上去,先看见了赵和狗,接着看见钱和孙,钱没变,孙变胖了,下巴颏挂上了一脖子肉,一个忧心忡忡的中年人,互打了招呼,到店里坐下,隔着玻璃墙看见那狗站在枯树下面,旁边一辆黑色的汽车,它撒尿会蹁腿把脚搁在轮胎上吧,轮胎像被硫酸侵蚀一样吱吱冒烟,孙拎着一个草篓,知道必定是螃蟹,叫店里去收拾了去,拿回来时颜面干干净净,撒洗衣粉拿板刷刷的吧,锅已经开了,螃蟹...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6日 01:08

《字书》8.火急的兔起鹘落

《字书》8.火急的兔起鹘落
下午,在昏睡中醒来,讨厌午睡,又不得不睡,某个时段,困得一脑子浆糊,醒来,有位歌手在电视里唱歌,啊,为什么要这么DI空灵呢,睡着前他就在唱,把音量调低了点就睡着了,中间有一男一女俩主持(一个和尚一个尼姑)自作聪明自作解人的叽咕,其实应该像放鞭炮那般响吧,醒来,然后就变得满头满脑的沮丧,满心满肺的,哪根神经搭牢了?没有计划的岔路、意外的泥潭、错手丢开的钱啊、离开得太远的故乡和...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5日 00:28

《字书》7.脑海里非常深沉

 《字书》7.脑海里非常深沉 把两腿盘起来,就是所谓地趺坐在电脑椅上,听说旧的电脑椅使坏,因为气压和弹簧的作用,转轴会弹起来,穿透椅座、会阴,刺入腹腔,耳朵左边是电脑《善恶图》,右边电视《蒂凡尼的早餐》,两个声音像两碗汤一样,在两只耳朵外面晃荡,为什么会这样的音效?像婴儿一样举着双手睡去,这样肩背好受些,已经练出来了,手臂不会麻,只睡了15分钟,就像睡了13个小时那样,好像还做了梦,说明已经去过脑海里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