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10年08月
2010年08月30日 18:45

我们党是暂时的,我是永恒的

《我要写的全部的书》


《句群和字行》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我看了下时间,大概是从2005年到2010年这5年时间里写下的,在2005年写头几个“句群”时,我还不知道要写什么,写到2006年时,有意识地要写一些“章节”,大概到2007年、2008年我找到了“句群”这个名称,“句群”这个词语当然是早就有的,我发现刚好可以用到这里来。
“字行”的意思是,我有点害怕写诗,当说成字行的时候,我觉得好受多了,那就是把字排成一行行而已。
整...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3日 12:42

146.悟空,为师采药去

人行道旁边半人高的铁栅栏,围着半方半方蒙蒙茸茸的草皮,草皮长得像野草,野草的中央和上面,唰的支楞开好几棵桃树,被灰尘弄得灰灰绿绿的,早上经过那儿,有个男人踮脚摘了颗桃下来,递给一个穿连衣裙扎辫子的小妹儿,小妹儿一把抢过,欢天喜地地双手攥住,用掌心摩搓了两下,似曾相识燕归来般的小时候的欢喜,抬眼看看,果然了,在浓叶下面,三三两两的,簇拥着几颗青皮毛蒂的小桃子,营养不良的很,那小孩咬上一口玩会儿,就会把那颗桃子扔掉,往前,过桃树,十字路口那里,直行的车队还被红灯堵着,左转的随着绿箭跑空了,那两条空空洞洞的行车道,延伸得好远,流逝的人群啊,随我依着山势,斜升采桃去吧。2010.8.23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1日 18:10

145.大雨赶小雨


144.修拉和张择端
分发小广告的小伙子,分发小广告的小姑娘,花坛沿子坐着一溜人,一个背影瘦削的女人挨个发过去,一个人被递到眼前的广告单吓了一条,一个穿白衬衣的秃顶观察着形势走上草坡、到树阴后撒尿,一个黑衣女人捏着各式证件,露出大半个黧黑的胸脯,乳沟很深,问要办证吗?走过去还有,好几个女人问,一个小伙子绕过多人,特意递过来《教育人生》,很多街头杂志,一家衣铺墙上镌刻着英文诗,一个男人脖子上挂着塑封的A4...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9日 19:29

143.西朝鲜铁路小野猫

买不到卧铺票,对面坐着姐妹俩,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挺奇怪的,本来,我坐另外一趟车到另外一个城市,蒋也刚好要去那个城市,我们说好在那里见面,结果我脱班了,换了一趟车,这趟车刚好到蒋在的城市,我给蒋短信说我到这个城市来了。蒋没有回我。坐在我对面的姐妹俩,一个十八九岁,一个十五六岁,如果不是火车没赶上趟,我不可能会碰到她们,她们都长得不好看,倒也不怎么难看,妹妹还有点婴儿肥,手指格外粗壮,到冬天应该会生...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3日 20:47

142.一心思鸿鹄之将至,鸿鹄为什么还不至

中午,在黏湿的空气里乘车前行,稀释了的,那车,坐位稀疏,坐椅符合屁股的形状,开着空调,像一截冷空气在热汤里推进,像一截世外桃源,像一颗胶囊在血管里推行,透过车窗斜视出去,行道树近大远小地栉比着,随着汽车的前行,一棵棵疏朗开来,包裹着鳞次的树皮,像康定斯基说的那样,是的,先是昨晚我在公车站看《康定斯基回忆录》,看到他说树有两层皮,他是这么说的,第一层是什么颜色,第二层又是什么颜色,我忘了,剥了皮,树...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2日 16:45

141.我将一一记下北三环沿途店名

前两天,新发现一辆晨夕往来的公车,适合坐,人还有二层小楼呢,坐在阁楼里,层高正在沿途树木肩胸间,有些树轻舒猿臂,朝眉眼直拂过来,下意识一躲,结果有点失笑,枝条全噼里啪啦打在车身、车窗上,那些树有些被截了枝,有些被砍残了半边,有些干脆斫倒了,有点好奇,它们都叫什么名儿,植物知识缺乏,受的教育不行啊,那趴在高架桥墩上的绿植又叫什么,蒙蒙络络的,那些店,全都写着名字,有的写得非常大,有的尽可能大,每个字...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1日 15:31

140.姑娘,约你谈谈天凉

小姐,约你谈谈天凉,多钱?今早挺凉,把一些堆放、挤压到一起,这样就充沛了,君参考的是装置里的垃圾压缩手腕,第一件,这些天另睡在小房间里,竹席硬得要死,床垫质量太好了,中间居然不下怠,没了软软的网兜感,睡得我腰疼,电视看到夜深,深到第二天开始了两小时,要睡下了,可是也不困,可是也没有说一定要两点睡下,那么三点睡下不行吗,那么一点睡下不行吗,差一小时究竟会对我人生产生什么影响我很想知道。等熄了灯,没料...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9日 13:57

捷克斯洛伐克前总统哈维尔1990年新年祝词

亲爱的同胞们:

40年来每逢今天,你们都从我的前任那里听到同一个主题的不同变化:有关我们的国家多么繁荣,我们生产了多少百万吨的钢,我们现在是多么幸福,我们如何信任我们的政府,以及我们面临的前途多么辉煌灿烂。

我相信你们让我担当此职,并不是要我将这样的谎言向你们重复。我们的国家并不繁荣。我们民族巨大的创造力和精神潜能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发挥。整个工业部门生产着人们不感兴趣的东西,而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却...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8日 15:07

139.剖腹产

139.剖腹产
中午,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孩走过来,T恤上当胸印着一个箕踞的Astro Boy,我目送着它错身而过。昨天傍晚,看见一个女的捧着花盆喜气洋洋地走过来,我想起一小时前,一个梳两小长辫的女同事推荐帖里的照片,模模糊糊的印象,因为我有点吃不消,飞快地扫了几眼。
第一张是一间清冷的手术室,逼仄,水泥地,无影灯好像很小,有点寒酸样,没有拉窗帘,窗外好像是长着杂草的野地,一群穿淡绿色衣服的医生围着一张手术床,...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6日 19:39

东方之龙一身虫

东方之龙一身虫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

它的身上,长满了虫

瞌睡虫马屁虫
应声虫可怜虫
蛀虫害虫长虫蝗虫
蠹虫毒虫蠕虫蛆虫



视而不见瞌睡虫
鸡犬升天马屁虫
唯唯诺诺应声虫
忍气吞声可怜虫

装模作样,蛀虫害虫
作威作福,长虫蝗虫
你们屁民,都是害虫
祸国殃民,蠹虫毒虫
病入膏肓,蠕虫蛆虫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
它的身上,长满了虫
装作是龙,就是条虫
曾经是龙?还是条虫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

2010.08.06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6日 11:43

138.一个被打晕的保安

138.一个被打晕的保安
傍晚,如果是冬天,天早就黑了,现在,还那么白亮着,慢慢变成灰白,灰,灰黑,黑,红黑,灰白,亮白,白,和一个朋友在茶餐厅,喝了份例茶和咖啡,聊聊过去、世界和世界观,你说的一切不都是人生观和世界观吗,预备要聊的没聊,去麦当劳洗了手,往前走了2步,学校门口散乱地站着几个人,地上躺着一个人,穿着保安服,我站住旁观,穿着保安服的人,就当他是保安了,他的脸,肿了,额头有血,明显刚被人揍了...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5日 22:02

一段说话

今天,如果再道何为革命,我会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作革命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500 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500个家庭,加上他们的儿孙、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构成了约5000人的核心体系。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普遍的通婚联姻的关系。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成了这个小集团的人质
当一种文化不断的将事实的部分遮挡,将善意的部分抹去,将觉醒的部分牺牲,这样的民族和国家依靠什么来维持呢?

——艾|未|未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2日 21:00

只歧视中国人

138.莲蓬
早上经过树荫下,某个小区门口有人卖莲蓬,四五七八只,支楞地堆栈在一起,那一些长长的柄,很让人想起把它们从挺直的莲秆上折下来的情节,有点像截肢,也想拿在手里挥舞一阵,玩,不过我只非常短暂地瞥了眼,这么青润的东西,横搁在一块白布上,卖莲蓬的人抱手站着,蓬秆有些干缩,像长了竖纹的青玉,那莲子,像嵌在青肉伞里的子弹,吴镇宇说,请你吃莲子羹(那窦孔,像蓬蓬乳的乳窦),好像在蓬秆的这头一吹,蓬头就会...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1日 18:38

137.鲵鱼精吞吃了孙悟空

137.鲵鱼精吞吃了孙悟空
迎面走来一个疯子,他的额头上没有写着我是疯子,腮帮子上也没有,也没有挂牌牌,我是怎么知晓的呢,他戴眼镜,年轻而英挺,也许是一头落拓板结的长发吧,交错而过,转头看他的背,背上一个毒药的标志,交叉的腿骨上一个骷髅头,这是一件多么合身潮爆的黑T,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国家里,此时此地,只有市侩和俗民毫无发疯迹象。我正在穿过一个三岔口的高架桥下,刚才,我先看见了“万新口腔”的招牌,口腔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