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10年07月
2010年07月29日 19:29

136.当然了,我会爱上声名狼藉的戏子,捅死

136.当然了,我会爱上声名狼藉的戏子,捅死政客和冠军
就是各行各业的装逼犯,不是吗,一个破破烂烂的人更像真的,又当然了,不是说就要把自己搞烂,和希望别人搞烂,天气多么的热啊,在冷气室里待久了,待了两天,说不出的难受,也许是冷气进了肌肤,郁结了,正在深入膏肓和骨髓,呵,出来走走,去外面,微波炉般浮满尘灰的空气里走走,蒸一蒸烤一烤焐一焐,逼出些汗来,马路上,一辆黄色的救援车拖着两节的361公车往前疾驰而去...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7日 21:31

推让让人害羞

133.鱼
那条鱼,从那缸浸满了鱼的水里捞起,随机捞起,由它的命决定的,在鱼贩要把它摔死的刹那,我妈阻止他了,我妈说要活的,回家先养着,她还说,自己剖。于是那条,被装进一只没有水的塑料袋里,袋口松松地抽了个结,再把这只塑料袋装进另外一只塑料袋里,当我带着它去买其他商品时,冷不丁,它会扑腾一下尾巴,泼剌一下,就那么一下,好像积蓄了几分钟的氧气,就那么一下用尽,在结账口,结账小妹把鱼袋翻来覆去找标签,我想提...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8日 00:30

131.吃雪糕

131.吃雪糕
在一副光滑、坚硬的水泥桌椅里,我们围坐了大半圈,一共四把椅子我们坐了三把,空着的一把,搁脚,有点远,不太伸得到,有一盏灯斜挂在上方隔壁电线杆上,没有风,明亮的灯穿过沉着的空气照耀着我们,雪糕的上半截已经暖和了,咬着吃,可可味儿的,吃完了这一支,我还想再吃一支,年纪大的好处是,妈妈虽然就坐在旁边,当你想连着吃两根雪糕时,她不会再说:不能再吃,肚子要疼的。哈哈,自在,第二支雪糕面上蒙着冰花,坚硬、方正,像冰山的一角(你举着冰山的一角,舌尖掭满了霜雪),真猪想尝尝我的雪糕,我不愿意,把雪糕放进嘴里污染了上半截再递给她,第一,我以为她不会接,第二,我觉得她无从下嘴,结果,她接过去了,毫不犹豫地在下半截咬了一口,我感到挫败,灯光打这么亮,为什么有的电影,他的画面像冰山的一角,底下是巨大的沉船。我们三个坐着,像三十年来,河流还没冲走的残骸。
2010.7.17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5日 13:56

130.长句

130.长句
痴雨了几日,昨晚也是,应该也在下的,听不太清楚,戴着耳机看电影中,很棒的电影,也很长,根据我能保持注意力的阈值,得分三次看完,过了会儿,我听到楼窗外面传来凄厉的噪音,铁块、玻璃和石头混杂在一起倾倒的声音,呼隆隆汽车发动机的低鸣、轮胎哽哽碾地的声音,还有一个女声尖叫地指挥着倒车,我有点不相信,按ESC,看看显示器右下角,确实是凌晨快2点了,他们想干点什么,是在拆迁吗,是在搬装修垃圾吗,还是想把...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3日 11:15

狗娘养的

128.把海抛到大脑后面

春夏,吸收了更多的热能和水分之后,绿树像爆米花一样爆炸头了,壅塞了更多楼房之间的空间,遮挡了更多可视空间,天空变少了好些,树木,是良好的绿色能源的存储形式,把它们烧成焦炭,它们就释放能量,从绿树下面的死荫之地走过去,前面也还都是死荫,
昨晚凌晨,下雨了,地面湿湿瀼瀼,昨晚,我空置在床上,一点心事没有,我看见一对年老的夫妻推着婴儿车,老父蓦地绕到车侧,我正经过了他们,回顾,车里...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2日 00:59

我的手机就是我的晨鸡。

126.我的手机就是我的晨鸡
腿脚并立站在睡房的地板上转动上身,长期不劳动,身体很累的,我向左转转,转到极限,向右转转,转到极限,其实更应该说是扭,上半身像装在腰腔上的扭机,圆凿方枘,配合得不太好,转不了几度就卡住了,只好转过来转回去、转回去转过来,很枯燥,不圆滑,有点像老气的电视的转钮,我发现,当我看着三面墙壁转时(眼界里只有三面墙,背后的第四面也能眼见一点,但意思不大,属冗余信息),三面墙壁是断开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0日 10:11

我又浸泡在当时的时空中,披挂起了那个世界,

125.5个桃子
125.5个也行,5个桃子,洗得红红白白的,放在绿色的(颜色均匀而鲜明)水果盘里,水果盘做成一个苹果剖半的样子,蒂头上对生着两片叶子。
它们放在一起很美,旁边另有一把蓝色的卷刨。我想起我妈一个本家的亲戚,她的背驼得呦下巴陷进肚子里,她早就死了,我还记得有人拉了一车桃子来卖,很多人挤在一起挑,她把两个桃子放进篮子里,偷偷背到身后,示意我拿走这两个桃子。我还记得她坐在门口看电视,门内放着电视,她距...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0日 10:09

124.我还是没有能力在头顶形成一个挡雨的斥力场

124.我还是没有能力在头顶形成一个挡雨的斥力场
下雨了,我愿抵抗阿尔茨海姆病(它会完全擦除你的记忆),生生地记得此刻:我站在正在被暴雨洗刷的报刊亭门口,问戴着耳机的小姑娘买一本杂志,下雨了,我在电脑前面坐得头昏眼花,但好像拯救了人类和自己一般充实,我认真地接近了一件工作的尾声。把裤脚卷起,刚好我穿着拖鞋,脚趾褪皮般苍白,雨伞的钮帽不见了,按钮深陷在肉里疼,我把它搁门口的柱沿上摁开,雨伞像一朵花般蓬的绽...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9日 15:38

河底是河的第三条岸,人兽工艺品

122.河底是河的第三条岸

一直知道有本小说叫“河的第三条岸”,忘了有没有看过,然后完了,我不断看到这个短语,被人们作为有诗意和莫名其妙哲理的句子频繁使用,频率接近“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生活在别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看多了让人寒毛倒竖、鸡皮掸一地,我感到很奇怪,你们疯了吗?很明显,河没有3条岸,河只有2条岸,有3条岸的河是畸形的,是怪物,刚才我突然想到,河的第三条岸就是河底,好了,这下安心了。...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7日 21:36

我有权,你有权保持沉默

121.每天回家有饭食
这两天,天地之间热得像圆盖方屉的蒸笼,每天回家,都有做好的饭菜等着,好几个盘,像诸葛亮摆阵延命时的油灯,我的心里宁静了好多,吃饭上班上班吃饭,平凡的日子有什么不好你告诉我,但是,这世界上不是还有高于和大于我们的东西吗,不是还有公义和真理吗,不是还有他人吗,不是还有我们追逐的真善美吗,楼下的水泥地上,放着无耻地舔别人屁眼的露天电影,一群老年人和一些跑来跑去的小孩在看,顶着已经被洗...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6日 14:28

为何对急遽变态的时代不置一词

119.有鱼
超市门口那座高低错落的鱼缸,我拎着购物篮站在它面前,看那一方方水里的鱼,有鲫鱼、鲤鱼、草鱼、鲢鱼和其他鱼,大的小的,都呈鱼形,我看了半响,说买一条。鱼贩穿着白大褂,前襟下摆沾着血腥,他把抄子探进鱼缸,询问地看着我。我说,不要太大的,也不要太小。他虚抄着了一条:这条?也行。如果让我抓,我倒很想那抄子猛搅一阵,会有鱼自己撞入兜里,这样好玩,还有些跳跃出来,掉地上一阵扑腾跳踉,留下一滩胡乱的涎液...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3日 10:17

116.头顶的大蓝啊变成了大灰

117.蓝天白云下的2幢水泥楼房
今天,我和张三和李四(女)先后出楼,我和他们挥手作别了,看着他们走在前面,我押后故意放缓了脚步,还在树荫下有眼没心地扫描了一页杂志,我想他们应该走远了,合上杂志夹在腋下,快走到地铁时,我看见他们斜刺里从便利店走出来,我下意识地慢下脚步——不要搞得好像跟踪似的——回身走了几步,前面有个修车摊,修车摊前面一片阴凉,我站在阴凉里,贴在地上烘烤的影子被阴凉遮盖了,一个中年男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