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10年03月
2010年03月30日 19:37

51-54:在北方剥大蒜是件幸福的事

51.窗前两好树
“楼下不只两棵树,大概有四五六七八九十来棵,但不能如实说,如实就不能用上成句。”第一次不是这样写的,第一次是这样写的:“……”不重复了,用个省略号解决。我在琢磨韩愈和楼下树的关系,楼下无限桃花发,我在琢磨,韩愈、真实世界和真实的关系,以及和我的关系。
2010.3.26


52.《1万字》

第00001→第01234
看到《麻烦的男人》里的那个男人在地铁站里,看了一眼右手边两个睁着眼睛啧啧湿吻的年轻男女,转回...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1日 17:08

自我旁观者,看完司屠《同行》的读后感

 

刚刚看完司屠的《同行》,乘热,写几句。
看这个小说的时候,同感很多。甚至可以想象这个小说的由来,有一天的某个瞬间,也许就是在某一天的下班路上,就像突然碰见一个人一样偶然和没有前兆,突然,想写一篇关于下班回家的小说的想法到了,这个小说应该是这样的,它没有情节,唯一的情节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就是“下班回家”,只写一路上看见的事物、一路上的感受和默想,然后它会非常细密,至于具体会出现什么,在没写定前还不...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21日 17:06

我无言以对、拔剑四顾心茫然

50.两棵树里的鸟鸣
有一天,我记不清了,记不清时间、出去干什么、去哪里,经过两棵树,我知道这两棵树的地址,在小区东门出口右转的草坪上,是什么树呢,不知道,是那种类柏似松的树吧,青灰,瑟缩,枝干萎靡,我经过这棵和那棵时突然听到一阵热烈的鸟叫,非常热闹,盖过左边八车道的车噪,转头一看,只见枝叶和树形,一只鸟都看不到,我有点惊讶,停下一贯急促的脚步,眯起眼睛,用尽我眼睛和眼镜的目力,确实啥鸟也不见,我有点...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10日 00:37

字行,坏水1—8

因为不想在写诗上显得那么外行,所以写的不是诗是字行,字行不是新体裁,是我的体裁。字行的频繁换段出于多动症和方便阅读。不过我还不太习惯,明明可以横着排过去,却要竖着排下来,这是不是也是一种不自然,也许油还倒得不够多,手还没习惯成自然,但真的,为什么要竖着排下来呢,如果不是为了排版好看。试试看罢。

 

1.右颊底部的包热烘烘的
又长了个大孢
他妈的
热烘烘的
有时热得感觉到
心脏嘭嘭
朝它射血


2.真心英雄
鸡...







阅读全文>>
2010年03月06日 15:10

无厘头森林之第一次接触:无意义的冷笑话时代,来了

《无厘头森林之第一次接触》:无趣无意义的冷笑话时代,来了

 


对电影不够了解,因为看得再多,也没有拍过一部电影,对日本电影不够了解,因为看的不够多。虽然对日本电影一直怀有异样的好感,但还不够痴迷,对电影还不够痴迷,还没有彻底变成度过时间的生活方式,对日本文化也不过是隔岸观火隔靴搔痒。另外,看电影(和做其他事)就像与人交接,你的时间就那么多,脑壳就那么大,你的感情和精力就那么些,所以,无论你认识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