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10年01月
2010年01月27日 19:32

30-33:b.一个还没去死的妈妈

30.别骗我,知道你烧着了
一拉马桶的冲水绳,我就知道你烧着了,本来,我打开是为了洗发。推开厨房门,果然看见热水器在幽暗里熊熊燃烧,都烧出声了,我关上开关,那四五株熊熊燃烧的幽蓝的火苗不见了。就这么不见了,令人怔忡。
过分怔忡,又显得过敏和做作。做人不好做。
2010.1.20

31.男女有别
小区里有个夫妻店,卖吃的,水果啥的,隔壁还有一家,生意没他们做得好,这是一个感觉,感觉他们店更热闹,有闲汉坐在门口聊天,有...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4日 20:25

方刚,曹达华,万梓良,王祖贤,黎明:《都市猎人》

我的坏品味,《都市猎人》观后感
  孙智正
  
  个人觉得这个是莫名其妙的片名。要讨厌一部港片很难,脸熟,套路熟,台词熟,气息熟,如果是配音版,配音演员的腔调也熟。偶尔在CHC家庭频道看到,有点雷人,显然这个片子不“家庭”。
  这个片子想弄成连环杀手的惊悚片,不过好容易就猜到杀手是谁,因为21年前的片子吧,编剧还是弄了好些手法尽量把故事弄得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不过镜头和剪切看上去实在有些突梯...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3日 01:58

布鲁诺•舒尔茨不是色盲。看《鳄鱼街》

布鲁诺•舒尔茨不是色盲,看《鳄鱼街》
  孙智正
  
  看到序是余华写的,有点扫兴,点了一下,一共10页,浪费,余华是青少年时的入门作者,在心目中早就彻底完全地过气了。我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他有独特的语言吗?没有,他有独特的价值观吗?没有,他有特别的世界观吗,没有,他有什么?他没有嘛,他简直一无所有。(你们会明白的。)
  不过,这么说这个作序者有点过,不厚道,就当是个市场举措嘛,我又不了解他...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9日 16:47

27.-29.踢碎一块雪

28.谢谢你,马里奥,但我们的公主在另一个城堡。
每次我看到这句话,我都觉得有点不平,还有点失笑。可怜的马里奥辛辛苦苦地七跳八跳,敲碎很多城墙,吃下很多蘑菇,一路上遇到好些狮子头、龟、天鹅、剪刀花、飞火等等,碰到一个就是死啊,失足掉落无地,也是个死,但马里奥英勇无畏智勇双全地冲到了最后,真是个可爱的超级小老头,但最后,他迎来的不过是这句话:谢谢你,马里奥,但我们的公主在另一个城堡。这句话太残忍了,我看...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9:18

24-25.诗在语言之外

24.诗在语言之外

前几天,我下载了《园林植物的分类》,这是一个好文档,但我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细细品读,我需要一个脑子和100个分身去阅读古文、英语、娱乐、科普、漫画、电影、摄影、涂鸦、油画、人体解剖、建筑、地理、哲学、评论、时事、体育等等,进入一个个新鲜的语言系统,这非常享受。对于文学语言,我实在熟透了,实在很少看到新鲜的样式,我只好不断地跨行业寻找,以便自己写作的字句足够还原和新鲜。我随便复制一段:...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3日 11:31

23.早睡和早上睡

把耳机摘下,世界就清净了,我们整个世界的烦扰,就在耳道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的办公室,还有点不适应。那个十三层的办公室,非常幽暗,吃完饭就去网吧或者酒吧,跟在办公室有什么区别?一样的无所归依,像沙漠里的一粒沙子在沙漠上面滑动,我说的是以前,现在窗外很冷,挂着四五级的要人命的风,把那些屋顶、树顶早已停息的雪重新吹动,一场新的雪尘,眼睛立刻涌起温煦的泪水,为了保护寒风里的眼球,为什么眼球不一直包裹着足够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2日 01:27

21.裸狮,您辛苦了

这两个是06年写的(漏过了我的编目癖),跟10年的有什么区别吗?一点区别都没有,真是神了。这也可能是,在06年时我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是石头在山顶的平台上停留,和沿着山坡滚落下来。

21.裸狮,您辛苦了
中午时分屏幕右小角,这只金色的小狮子经常冷不丁跳出来,蹲着,蹲着蹲着,唰一下站起唰一下戴上墨镜,唰一下弹起吉他,弹没几下就很酷地收起,又蹲下,蹲着蹲着,唰一下又站起,抽出一把比它身体长许多的刀,嘶啦嘶啦削...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0日 01:39

20.搬雪

20.搬雪
在睡觉之前还是写一段吧,即使没有想好,不然如何平息阅读引起的冲动的疲倦。一直惦记着那几个搬雪的人,因为当时有根弦铮的响了一下,不过我只看见他们9.6秒,面目不清,在那个冷得吐白气的早晨,几个黄衣的人把雪铲进蓝色的车里,他们要把雪送去哪里融化?雪变成如此沉重的固体,真是一件形而上的、让人灵魂出窍和冲动着想去科学前沿的事情。我要吃完一只煎蛋,把原石运上最高的山顶。
2010.01.10(一个2进制的日子)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7日 02:23

18-19.写几句,喝2杯咖啡

18.写几句
去哪里发现新鲜的东西?新鲜的字句也不多,站在公交车站,空气越来越冷了,这种冷可以给它取个专有名词,比如第17号冷什么的。前面还排着十个人,对,我数过,也可能是19个,现在我们想法一致,等一辆四轮车来,赶紧把我们从这冷的要死的大气里拉走,想法多么一致,我敢打赌一双手套,我们想法很一致,这多么难得,这太难得了,这天底下居然有这么一致的事,太神奇了,这怎么可能,发生什么事了,我靠,太神奇了,天哪,...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4日 18:00

14-17.致失去的两个小时

14.资本主*义就是好啊就是好
美丽的俄罗斯姑娘瓦尔瓦拉,我在北京看你们的新年音乐联欢会,室外落着白雪,室内很温暖,电视机里你们的联欢会真是五彩斑斓啊,多么丰富和鲜艳的色彩,看上去那么热烈和欢乐,我想,如果你们还是苏联的话,你们一定办不起来这样的晚会,最根本的是人们脸上的表情做不到,社会*主义的表情就是苦大仇深、慷慨激昂和世故老道啊。瓦尔瓦拉,从这一件小事上,就可以看出,你们的未来会非常美好,亲爱的瓦尔...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2日 16:47

13.那高于和大于我的东西

13.那高于和大于我的东西
我会去哲学和宗教里寻找,这个东西是什么,我找到了很多答案,我知道这些都不是,就像古代的神话和巫术,只是提供了一个说法,注定是短暂和原始的。我寄信于科学。但科学也还很嫩。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也许是对生命本质的好奇,也许是那么长久和巨大的时空的压迫,也许是对一次性生命的无奈、焦灼和挽留,但一定是这个东西,经常让我失神,让我失魂落魄地行走在世界上面,让我有个巨大的失落的情绪背景,让我写作(除了偶然和习惯的原因之外),让我在世界上面恍惚、无语,微张着嘴,像一个小孩看见一个巨大的圆球,欢喜,惊骇,举着双手想去捧,圆球兀自悬在空中旋转,散发着绚烂的彩光,冷漠、平静、美好、不可触摸。
2010.1.2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2日 16:33

12.写得比看的快,人类之书和地球之书

12.写得比看的快,人类之书和地球之书
我在某首交响乐如雷贯耳的轰响中,听到洗衣机轻巧的鸣叫了两声,好,我先把被单啥的挂起来………………………………………………………………………………………………………………………………………………表示去挂被单了,我坐回电脑前面,什么时候脑波可以直接记录啊,打字太麻烦了。有时,当我自觉打了一段不错的段落之后,我把它贴到博客上,我想隔断时间再去贴另外一段,这样可以让更...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2日 14:06

11.新年礼物

11.新年礼物

你为什么不等饱满了才开始说话。
我没有说话,我只是说话,只有说话足够解决时间。
你开说。
今天我看见一个人,他的牙很突出,他的脑壳里可能有一头大象。
你怎么看见他的?
我刚好站在一扇窗户的后面,他从雨缝之间斜着身子过来,一点没有淋湿。
你也没有淋湿?
我也没有淋湿,我站在窗户后面,雨在窗户后面没有下。
我困了。
那好吧,虽然你太快了,不过我也只有这么几句。
我烦你什么也没看见,只是看见两句话。
不要这么说,我长着眼睛,确实会看见东西。
我明白了。
早上我发现灰尘就是骨灰,不过下回再说吧,我没有合适的衣服,但不想花时间寻找。
2010.1.1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2日 13:59

10.2010.01.02.13.23

10.2010.01.02.13.23
一看手机,我被这时间呆住了,就好像一个50岁的人突然惊醒,我还以为时间好早,最多八点九点,我还记得不久前晓乐离床而去,对面小情侣走路说话和在浴室里打情骂俏的声音,然后我打算起来了今天:怎么醒这么早起这么早,现在我面对2010.01.02.13.23有点惊诧和挽捞不回的失意。在忽寤忽寐之间,我确实断续做了好些梦,我梦见去了一个同事家里,下来后看见对面的高楼,同事告诉我其实他的家在对面高楼里刚才那...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2日 13:58

张羞的某首诗

《伊朗?有多晴朗
——己丑年岁末答表扬卖肉的即黑帮诗人张军之追问》
写诗,以诗的形式作答,此时身份是诗人,我写的是诗歌
在诗歌上,我走魔道,上弯路,并非善类一个,即便有缘成仙
也为散仙。不愿入真流,不问世事,终日访友喝酒,一切皆性格
使然,日后寻一方半山独岛,自个儿逍遥。简言之,天生废物。
又时代新语曰之:犬儒,即一条玩世不恭的穷狗。逼叨叨的,好了。
说到这会儿的波斯国,你问我,我是不是也会...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1日 12:28

6—9:我知道人类即将永生

6.踢毽子
好久没有踢毽子了,小时候也没有踢过,现在我又看到毽子,确实,两条腿硬邦邦的感到肉很重,所以就站起来动一动吧,这个毽子有四根翎毛,四五块垫片,踢起来tinglang tinglang的声音,挺好听的,我记得以前,毽子的毛是用鸡毛做的,垫片用铜钱或者大纽扣,现在一切都发展了,从鸡屁股上直接拔毛太残忍,真鸡也不好找,所以,一切都代替了。这四根翎子,一根是红色的,一根黄色,一根紫一根青,四根对称地排列着,看样子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