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08年02月
2008年02月28日 18:53

《Q,寂寞奶奶》

因为这个题目,难道我一直要往前走吗,遇到一个白头发的你认为寂寞的奶奶,奶奶都是寂寞的,已经说过,她卖卖黄书,一个怀抱白兔的少女,一个鸽子的少妇,在这之前,我先去厕所,用冷水清洗面部,回来时捎一瓶绿茶,绿茶跟冰红茶一样,喝完后嘴里还有好多茶。 那两个卖茶的少女我肯定她们不是姑娘,她们的年纪在16到45之间,如果她们去掉黑眼皮白脸皮蓝头皮(?),可以断定她们都23岁。作者确实穿得太随便了。如,果,我,在,每...
阅读全文>>
2008年02月28日 15:14

《青少年》:对徒劳却看似执着的人生旅程的一种哀悯

那些青少年,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文/草洛

我没有办法把某个时刻永远记住的……

                                        ——《青少年》

凌晨从云南回来。三千米高空,耳朵剧痛,内心却欢快:终于可以回杭州了。但是早晨醒来,若有所失。想起才分别不久的朋友,路边金黄的油菜花,成片的蒜苗地,绿海般的蚕豆叶儿……真有些怀念呢。当然我知道,没有办法可以留住美好。正如孙智正在《青少年》里所说,“我没有办法把某个时刻...

阅读全文>>
2008年02月22日 12:14

哦,窗明几净,严肃地当一会儿要被人炸掉的老师

几天前,在表哥家上厕所,马桶前很安静地摆着读物:一张报纸和一本《今古传奇·武侠版》。作为一个过期的狂热武侠读者,我有点心情复杂地拿起这本书前后左右翻了翻,然后找到封面主打小说看起来。 看了第一句马上“被”弄坏了情绪: “大雄宝殿外,潮水般的梵唱层层叠叠而起,整个白马寺被淹没在僧人早课的吟唱中。” 1.这个“被”可删去。 2.本来上半句主语是“梵唱”,可能作者下意识又想强调整座寺院,下半句主语强行置...
阅读全文>>
2008年02月19日 15:13

曹前老师帮我做的《青少年》

曹前老师帮我做的《青少年》                                     下载...
阅读全文>>
2008年02月16日 22:10

为什么他们都谈到爱,都谈到性。这让人尴尬。

(空) 2008.2.16
阅读全文>>
2008年02月16日 21:51

《炸学校》

 转贴献给我的老师们    
阅读全文>>
2008年02月06日 20:23

5.《冷法。》

开始往嘉善去,开始有闲心情觉着冷,虽然要先去的是嘉兴。没办法直线回,一定有办法一线段一线段回去。 四点多到门口望望外面,感觉一切还没启动,快五点到街上,天已发亮,街面黑黑的,薄薄的湿漉漉的,拦下一辆刚好换班的车,缓驰。 在车站眼前的十字路口一个高跟鞋的人在冰上摔了屁股根。在这样的天气,平底和高跟都是危险的鞋子。不过雪停了,天空可能晴。 本来以为挺早的,可能车站只有我一人,没想到已经有两亿人在地下...
阅读全文>>
2008年02月02日 21:27

4.上海雪太多了

昨天上车的时候,我就没想多,我是个很乐观的人啊,居然通过排队买到了车票,两张车票,每一趟都买中了。一上车,就是软座,椅子很人体原理的,前面椅背还可以拉出张小桌面,我把双手和大衣很舒服地放在上面。 然后发现旁边坐着是个老太太,她对窗外打着手势,外面有个年轻女人对着她打手势。她们是聋哑人吗,完全有可能的。前面面对我的两排座位和背对我的一排座位(没打算说清楚)坐着六个嵊县人,他们标准的很有表现力的方言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