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07年04月
2007年04月25日 19:03

118.阳台

现在外面没那么亮了,我拉开窗帘,站在阳台上吃一碗腐乳水泡饭,几个小时前,真猪在马路上走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回来。

2007.4.25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25日 18:59

191.做爱是件艰难的事

你们听说了吗
我听说了
男刺猬搞女刺猬
只能搞几秒
女刺猬的刺
可能戳他个穿

2007.4.24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25日 18:57

117.去苹果园

我们到了苹果园,接着坐公交车,车很空,车窗开着,外面的空气比别的地方好多了,都是一些山和矮扑扑的村庄,汽车在山坡山凹起伏,过了一条宽阔的河道后,到的地方是门头沟,下车再走几百米,风很大,把路吹得挺干净,到了一个小区,你上楼去,我坐在小区的水泥凳子上,前面是草坪,后面也是,在两排楼房之间有两个草坪,中间一条水泥路隔开,又有条水泥小路欲断还连起来。
起先我看一本书,这是本烂书,看了半个小时,风吹得我眼...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25日 00:38

190.火车

我在等人
火车来了
安静穿了个洞

2007.4.24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25日 00:35

书评稿子:王朔《我的千岁寒》

王朔,感觉是上个世纪的人了,曾被某些自以为叛逆和有想法的青少年当作“偶像”,被某些正经的中老年当作“痞子”,好多年来销声匿迹,今年,这个流行小说和电视剧的写手,“归来”了,带着一本灌水书《我的千岁寒》,这本书真的够让人“寒”一阵的,比韩寒还“寒”。

 

谁是千岁谁是寒?

这本书分六个章节:两个剧本,《宫里的日子》和《梦想照进现实》,一个像小说又像剧本的东西《我的千岁寒》,一个和孙甘露聊天的记录《与...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21日 10:08

乌白丸:《大家懂才是真的懂》

 先弄一个免责声明:
  这个评论是邱雷叫写的。本人的水平,足够在文学爱好者的面前装逼,我可以说“张力”、“干净”这些词来吓唬他们。但我不是张大春李大卫,水平不够写评论。所以,谁看了这个想开骂,去骂他。谁骂我我就对骂,骂急了我还打,老子手边就有一把砍刀。

  现在我们开始说话。这期的小说,我看了几个,喜欢的就一个,孙智正的 《过年》,我原来看 《台风》就很喜欢,刚好在果皮上也看到他的名字,恍然大...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20日 00:06

学写诗:180.很高兴地去看病

180.很高兴地去看病

因为天气不错
眼前飘着很多杨花
我们自然醒来
吃了饭
就走在街道上
真猪说小时候
想收集杨花做棉衣
我在想
一个人背着很多杨树

2007.4.18

181.白血球

看到这个词
想到血液里漂满了
白色的小球
你不会真的
听到了
它们的碰撞声吧

2007.4.13

182.你不能悲伤地坐在我身旁

你以雌性的骄傲
拒绝我的好意

 

你以雌性的低贱
去自怜吧。

2007.4.14

183.吃瓜子

 

我坐在沙发上
吃瓜子
大概有一千颗...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18日 23:02

《我比孙悟空头疼》

在两三年(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在两和三之间加个顿号,不别扭吗)前看到这篇文章,现在又看到电子版,就转过来。从来不这么直接讲道理,但他讲的道理,讲出我一直要讲的其中一个道理,不管他的电影以后会怎么样,至少这篇文章不错。

《我比孙悟空头疼》 文:贾樟柯

上初三的时候,我的一个结拜兄弟要当兵走。我去送他,他坐在大轿车里一言不发。我想安慰他,便说,这下好了,你自由了。说完此话,他还是一脸苦相,便有...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15日 18:12

179.满天杨花白飞了

今天
我坐在十字路口
旁边一棵包菜
杨花在眼前飞
飞什么飞
飞个鸟
没有一个地方
能长成新树

2007.4.15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15日 11:42

116.他们需要你表达点什么

可能是春天或者夏天,学校的操场上,一个小女孩蹲在地上,用手蒙着脸,5个小男孩手拉手围着她转,2个带帽子,一个戴鸭舌帽,一个戴棒球帽,3个不戴,一个穿背带裤,我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只看见他们在操场上,远处是教学楼、运动器材和树,一切都灰蒙蒙的。
老师,如果在这张纸上能看见天空的话,最好还能看到些云彩。

4.15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12日 11:12

178.城市野菜

起先
我看到这个词
想写点东西
过了几天
没有写出来
又过了几天
还是没有写出来
今天,我拼了

 

2007.4.12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12日 11:10

115.两个半夜

那天半夜回来,经过楼下在建的地铁站,我站在边上的铁棚子旁边撒刚喝下去的啤酒,撒完后转过身看看背后的地铁站,出口处围着几根铁杆,宽阔的台阶慢慢下去,黑黢黢一片,最深处黑得铁块似的,地皮下,还有另外一个城市。
那个半夜是去舅舅家,那条巷子晚上没人走,在我妈的建议下我从小不去走,那巷子的路面和两边的墙壁长起青苔,因为这边的房子里吊死过人,斜对面的房子里丈夫砍死了妻子和女儿,两幢房子空了十几年,我走进那条巷...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12日 10:30

114.2008

2008的预感,我仍旧在房间里写东西,外面热火朝天奥运会。

 

2007.4.12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11日 12:44

113.没想到它们发芽了

我时常到阳台上去透透光透透气,没想到今天撩开窗帘开门出去,看到外面的白杨树全发芽了,发了很多芽,我认为昨天没看到它们发芽,也可能是三四天没上阳台了,一直在街上奔波,现在面对它们感到惊奇,又没事干,我点了下,从窗口直着眼睛看出去,可以看到十棵全树,两棵半树,加上对面小区屋顶后面露出的树梢,就点不清的无穷多。晚上去吃饭,看到花坛里有株植物开花了,枯枝上一串串绒花,我看着它的时候,真猪说,好香啊。我闻了闻说,没闻到啊。我只闻到了饭菜香。接着她说,小时候我妈做饭也这么香。

2007.4.11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04日 14:55

苏丫博上的“日式”英文

经常到苏丫博上学英文练翻译,印象很深的有下面两句:

1.Do what you love, and fuck the rest.
这句不知道怎么翻舒服,理解成,做爱做的事,其他全操蛋。
这句话简直可以就是我的人生观。
所以,成熟的人老是教育我,哭。

2.fuck up the sun and fuck it down
这句是nick cave的歌词节选,很摇滚,试着翻成以下三个格式:
a.操得日升,操得日落
b.日得日升,日得日落
c.日日升,日日落

以此自娱半小时。

2007.4.4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03日 19:00

112.那没什么,你总会从一些地方的旁边经过

早上去买米时,我在小区拐了几个弯,实际上已经中午了,但如果你刚刚起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总会把它当作早上,一直到吃了一顿像中饭的饭为止,我又看到了那片空地,没有办法不看到,它就在你的眼前,你得到它跟前转弯,然后一直走出小区,阳光已经很亮地照着这块空地,空地铺着地砖,应该叫什么,叫小区的休闲区,或者是一个尺寸很小的公园,它大概像一块胖胖的月牙,入口处有条短廊,廊顶架着白色的水泥椽,椽上挂着藤萝,有些...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03日 18:55

111.看街

北京有的是好天气,虽然空气很糟,今天也是这样,阳光很明亮,我记得浙江没有这样的阳光,这些阳光太明亮了,好像空气里的灰尘没有阻碍什么。我站在阳台上,隔着纱窗看着底下的马路,还有往东五十左右的十字路口,这个路口很畅快地铺开,四条路都很开阔,路上是平稳的汽车,看上去矮矮的。对面是喜马拉雅宾馆,底下还有两个在建的地铁站,不知道他们在地下搞点什么,出口处各摆着八个水泥拱梁,站在地上看应该很巨大,对面一根拱梁...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03日 13:28

和林妹妹一起出家

一个稿子。   歌里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林妹妹,不是那个,就是这个。现在,这个林妹妹出家了,诗里说,质本洁来还洁去,不叫污淖陷渠沟。这一来一去,叫天下人心乱,却原来,出家的不是宝玉,而是黛玉。
于是众声喧哗,“我们的生活就是娱乐”,请给我个点,让我也说上几句,让我也喊一嗓子。有人说出家是为了炒作,有人说出家是为了治病,有人说出家就是因为向佛。她不是一个人在出家。
我们跟着出了回家...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01日 12:27

史建东对我和我的生活的想象

——这篇文章大概是为了稿费给某低级财经报刊写的理财案例分析,或者为了混博客点击,写得像篇“财经小说”,在没有调查取证的情况下,充满了想当然,至于最后那点理财的“专业”分析,简直像个江湖骗子,就是我们要严打的“伪科学”啊,看来,建东这四年大学和工作的这几年,除了吹牛逼,什么都没学到,唉,我的老弟,混生活的智慧有了,但还是要多看点书,在专业上有真才实学,将来做点大事啊。另外,不要天天看《诛仙》了,那基...

阅读全文>>
2007年04月01日 02:48

110.犬守夜

现在2点26,真猪蜷着手睡着了,我拍了两张照片,现在我觉得周围非常安静,只有电脑的嗯嗯声,和键盘的声音,不去敲的时候,键盘没有声音,肯定还有其他的声音,但我说不出来,我没听到,我听到了说不出来。头昏沉沉的,周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非常想做点什么,因为你感到,时间真的在过去,睡着的话醒过来就是第二天,第二天,我没焦虑症,睡眠很好,这个时候,不睡的人很少了,只有清蒸鲫鱼,木子和小孩爸爸,刚才大唐苏格的头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