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07年03月
2007年03月21日 01:02

109.我在重复同一种悲伤

今天阴,心情搞坏,昨天阴,前天阴,大前天晴,我知道昨天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前天做了什么,不知道大前天做了什么,我一直想知道大前天做了什么,以及一直以来我做了什么。

2007.3.20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9日 16:31

108.出门看见北京

三点钟出门,不见阳光,是那要人死掉的灰色雾气,我从和平西街往北走,这条路至少修了两年,现在有了大概形状,看上去至少再修一年,那座公共厕所还在路中央没有拆掉,我在里面上过好几次,现在我绕过它继续往北,北的尽头是三环路,我往东,发现路边多了一个车站,空气很冷,我要去的是前面那个车站,先到这个车站看看吧,真的有我要坐的车。
我站了一会儿,打开书看。还没看完一个意思,车来了,我把书合上,挤过挤在前门的人群...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9日 16:01

107.朝雨浥轻尘,客舍柳色新

中午出门,发现地濡湿,空气灰蒙蒙,又脏又湿,地面还干净,路边有棵植物的枯枝上已经绽出新芽,见此景物,得诗两句:朝雨浥轻尘,客舍柳色新。接着醒悟,这诗不是我写的。

2007.3.19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7日 17:06

瀑布写作No.1 PuBu-Writing Magazine

瀑布写作No.1 PuBu-Writing Magazine www.ex2ex.net
瀑布写作No.1 PuBu-Writing Magazine



目录:

关于瀑布写作。

一个人的作品:
《唐朝马》 诗歌5首/吴又
《吃完饭就开枪,开完枪就走人》 小说/吴又

一些人的作品:
《喋喋不休》 短篇/慢三
《有点疼》 短篇/孙智正
《北京雨》 短篇/孙智正
《一个到世上散步的人》 短/张羞
《瀑布》 诗歌14首/张羞
《新恐怖明星》 评论3则/小虚
《阿尔法》 诗歌8首/小虚
《热天午后》 诗歌/HotDogDay
《算雨天》 短篇/陈让
《安...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7日 16:50

106.今天特别憋闷

不知道为什么,十点多起来,看了会书,吃饭,继续看,看了会悃了,睡了会儿,大概十分钟,醒来后觉得特别沮丧,站在阳台上,纱窗外面就是一个十字路口,有些绿色的铁板拆掉了,看上去特别干净,外面好像很热了已经,我到网吧里,除了前天还是大前天来了一次,已经很久没来了,我还喜欢着网吧乌烟瘴气的感觉,有人在抽烟,有人在骂娘,男的骂鸡巴和b,女的只骂b,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区别,这个网吧的柜台上还挂着三个球,两个足球,一个篮球,我已经不感到郁闷了,剩下的全是惶惑。 2007.3.17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5日 01:50

什么时候才能写出烂小说

等我把小说写烂时,我就出版,我就畅销了,不幸的是,可能这辈子我都没机会了。
当然,跟我少数几个朋友比起来,我还应该写得更好一点,真是不好意思。

2007.3.15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1日 16:15

我怎么写起了小说

一个创作谈,字数到了。

我怎么写起了小说
孙智正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我想一想。这样的问题,可能不能想,一想就产生了意义,或者虚无。我不喜欢意义,至于虚无,我说不出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吸毒,有人卖地,有人造房,有人开店,有人为人民服务,有人画画,有人唱歌,有人种花,有人钓鱼,如果天气很好,坐在一个干净的湖边钓鱼,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活计:这只是我的听说。我没有钓过鱼,除了很小的时候,在我们家旁...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0日 14:17

170.《我是怎样成为小说家的》

漏掉的诗。

170.我是怎样成为小说家的

我本来是高速公路上的收费员
有一天有一个头贴在我的收费站的玻璃上
接着一辆卡车把这个头像搓汤圆一样地搓了一下
于是有一些馅流了出来
于是我的内心发生了一场事故
我决心离开我的收费站
成为一名高速奔行的小说家
但不从公路上跳下去

2005?

171.扔衣服

我妈说
不要的衣服不要扔
一定要扔
先把衣服剪成条
她的意思是
如果有人穿上
就分去一片魂
不要担心啊我的妈
我没有走神
我站在垃...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10日 14:09

黄嘉颖的评论和徐东的印象记

谢谢。

《老实人总会有点疼》
文:黄嘉颖

在五年以前,对年轻而厌倦的我们——石康笔下的人们——来说,“迷惘”是时髦的字眼。那时候我们正在念大学,是温情脉脉的厌世者。经过了五年的生活实践和个人历练,到了今天,我们已经不愿意再去谈论理想和迷惘。当然我们也不想因为逃避约束,而随时准备摆出堕落的姿态。我们不,不流浪、不偷窃、不吸毒,不滥交。甚至也不搞行为艺术。我们都是老实人。

你是不能指望一个老实人告诉你...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09日 03:11

一个关于《有点疼》和其他的访谈

记者:写《有点疼》的时候,是不是和小说的地点时间一样,是北京的冬天?
孙智正:是的,写的时间就是小说后面的时间  小说的时间是在好几年前的冬天。
记者:呃,一月一号,横跨了一年……有没有私人的特别意义?
孙智正:没有,就是写好的时候刚好是1月1号。
记者:小说里似乎没有明确表示年份,你说小说时间是好几年前……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小说是你生活里发生过的事?
孙智正:里面有些事情是发生过的,有些没有,比如看网友是...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07日 23:06

心外无物:关于徐东的西藏小说系列

1.那时我在一个门户网站上班,这个网站举行了一个比赛,《欧珠的远方》获短篇奖,所以,我知道了这篇小说,并在没看这篇小说之前就知道,这是一篇很烂的小说,因为我了解这个网站的品味。后来我认识了徐东,后来我们成了朋友,后来我看了这篇小说,我很吃惊一篇好小说居然会获奖,接着我又看了西藏系列的其他小说。

2.徐东的西藏小说


2.1,说的是西藏的人物,不是西藏的风物。所以这个西藏和,青藏铁路无关,和,去西藏无关,只...


阅读全文>>
2007年03月04日 18:38

168/169:《小夏》

我突然弄不清 今年几岁 07年还是08年 我这样时 在杭州的 阳台看到到 隔壁屋顶非常容易 我回到房间 看手机 看电脑 电脑是小夏的电脑 房间是小夏的房间 是2007年 27岁 外面的风 暖和得像春天 不知哪年死掉   2007.3.1   169.《27岁》   1.小夏说 小夏说 这是小夏说的 2001年我和他 在杭电教务处实习 那个时候是 2001年 我们在食堂吃饭 在花坛里聊天 那个时候 有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