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07年01月
2007年01月31日 23:50

《北京下雨》1

我和朱宏还有其他两个高中同学在茶室搓麻,接到何飞电话,她说,我不去了。我说,好。
我挂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我和朱宏乘火车到北京。我住在朱宏家,去年11月,我从杭州到北京,从那时起一直住到1月底,朱宏还在上班,我提前回家去看威风,我在威风那里住了二个礼拜,有个下午接到张老师打来电话,她帮我介绍了一家杂志社,过完年回北京就去上班。
我在朱宏家又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他帮我在网上找了两家房子。我打电话过去...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30日 14:57

2006年快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28日 13:35

一个下午

他说,你们在干什么呢?
我开始想这个人是谁,我去查聊天记录,以前没聊过,可能在别的机器上聊过。
我常常想不起来某个Q是谁,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太多了,我记性又很烂。我几乎有无数个网友,我记得比无数个少一两个的网友,但是没法一一对号。
赵非在沙发上睡觉,盖着两件衣服。
我就告诉他,赵非在睡觉,我在上网。
我打字的声音吵醒了赵非,她叫我过去。我过去,坐在她旁边。
她说,我的头好大啊。她举起手说,本来...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27日 14:53

《青少年1》1/2

1.我们躺草坪,曹洁很丰满
我们躺在草坪上,草挺凉,感觉很新鲜。我听到他们在尖叫,马路上的车还很少,路灯特别亮,对面录像厅门口黑板上写着什么东西,看不清。我又听到曹洁在笑,威风在和她说什么花。很多草尖顶着身体感觉很怪。
汽车经过的时候,就发出刷的一声,这声音一直个延长到那个奇怪的大字路口。路口对面,有一家巨大的商场闪着红色的光,里面卖一块钱一个的肉包,面特别白,肉特别香,也就是特别好吃。现在我不想...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22日 19:49

黄浩的:沼泽地烧钱第一刊约稿

《沼泽地·西皮士》

——中国烧钱杂志代表作。

定价:8毛

开本:正36开

刊号:Thek000001

主管:烧钱国际(中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主办:免检出版社

出版:《沼泽地》杂志社

荣誉主编:萨达母

全球限量:500本

中国唯一进驻卢浮宫的指定品牌年刊

2008中国奥委会拉拉队聚餐指定合作媒体

最不知所以然,最悲喜莫明,最无所事事,最不靠谱顶尖作品归位。

文学艺术严肃先锋激进中庸诚恳老实。沼泽地都没有发言权,惟有不...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21日 14:13

167.坐思

秋风吹树叶 坐车过黄河 抬头长江在 青山照清水   2007.1.21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20日 14:27

看看人家怎么要钱!分明都是大师

看看人家怎么要钱!分明都是大师 急需现金作酒精研究   我梦见奶酪巨无霸   忍者杀了我全家,需要现金学功夫
  布拉特·皮特与安吉莉娜·朱丽就要生小孩,要点钱好买礼物
  要钱!啤酒、毒品、叫鸡都得花钱!   应该给最后一个的语气钱。
  转自张3: http://blog.sina.com.cn/u/58093e740100079o...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19日 19:19

《刀客》3

过了半年,这把刀被没收了。过年回家,在车站,我把包往检测器的传送带上一放,忘了包里还放着这把刀。那个人要求我打开包,拿走了这把刀。我问他,等我从家里回来的时候,可以到他这里拿回这把刀吗?他根本懒得睬我,我只好就这样丢了这把刀。
我在大学里练拔刀,在那个寝室楼旁边的操场,操场上草坪保护得很好,夜里我翻墙进去,在草坪中央拔刀。这把刀是一把普通的平头刀,我到商场看过,有很好的那种钢刀,造型很酷,看上去又...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18日 18:21

我的作家们4:托马斯·伯恩哈德

我的作家们4:托马斯·伯恩哈德     托马斯·伯恩哈德(Thomas Bernhard,1931—1989)奥地利小说家,剧作家。   看了下面这篇我觉得他的东西不错,到现在为止,我看得还不多。   《太多了》   一位数十年被誉为具有所谓极其高度家庭意识的、颇受爱戴的父亲,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当时的天气确实非常闷热,将六个孩子中的四个杀死。在法庭上他为自己辩解道,他突然感到孩子太多了。...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15日 13:53

马尔克斯的最后一本小说《难忘小妓女》

马尔克斯的最后一本小说《难忘小妓女》   该小说是这样开头的:“等我到了90岁,我一定要送给自己一个礼物,也就是我将与一个处女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是一部老年人的《洛丽塔》,马尔克斯在纳博科夫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其间的年龄跨度更大,代沟更深,完全是一个古人和当代新鲜人之间的精神恋。   转自张万新: http://blog.sina.com.cn/u/4a040b6b0100072c

文章引用自:http://http://blog.sina.com.cn/u/4a040b6b0100072c

...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07日 11:43

时间的单位

时间很长,要把它分开。
这样不会烦。
起来,刷牙,洗脸,吃东西,吃完后,坐会儿,或者站在玻璃门后面,看看外面,外面仍旧是一幢楼,一棵树,一条马路,有时那棵树的树枝会晃动,晃动得很慢,这说明可能风很重,有时在马路上看见戴着帽子的工人走过去,扛着两三根钢条,还有汽车,和旁边的一个报刊亭。
看完后,看书,看书时间又变成很长的样子,这样就需要站起来,去上个厕所,厕所里很凉,去厨房烧点水,泡杯茶,把茶放在...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06日 15:15

邮递员

有一天,我在家里,家里跟往常一样,很安静,除了电脑的声音。我接了一个邮递员的门话。他说,我是邮局的,你家隔壁10号是不是没有人?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你能不能帮我开下门。我说,可以。我按了下按钮,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和邮递员说,谢谢你。
过了一天或两天,可能是一天,我在家里,又接了一个邮递员的门话,他说,我是邮局的,你家隔壁10号是不是没人啊?我说,我不知道,我也不认识他。他说,这样,他订了一份报纸,你能...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06日 14:36

无聊7秒

早上僧说,
“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它就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一切又都变成新的。所以在那小小的鱼缸里它永远不觉得无聊,因为7秒一过,每一个游过的地方又变成了新的天地。它可以 永远活在新鲜中。”
这个故事很《读者》。
僧看得深,所以故事变深。
鱼可能不知道无不无聊,知道更可怕,每7秒无聊一次。
2007.1.6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06日 14:14

当代陶渊明住在哪个小区

当代陶渊明住在哪个小区

 

——评《空谷幽兰:寻访当代隐士》

听上去非常遥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个叫比尔·波特的外国人,住在台湾翻译中国古代隐士们的诗歌《寒山诗》、《石屋山居诗》,他想知道当代是否还有隐士,台湾有人告诉他,中国大陆不仅没有隐士,隐士的传统也不复存在。他不愿接受这个论断,决定自己来看看。

他本想在全中国范围内寻访隐士,但资金有限,他把寻访集中在西安、终南山一带,在几年时间里,他孤身一人或者带着他的摄影师...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04日 20:46

人猫星球:朱天心猫文集《猎人们》

人猫星球:朱天心猫文集《猎人们》

这是一本简单的书,六七万字,三四十幅图片,干净,清爽。书中十篇文章,写了十几或者几十只猫的故事,或长或短,或多或少,或多篇提及,或一笔带过。朱天心的笔下,猫不是单纯的宠物,丑恶的野物,“愚蠢”的动物,他们是美好的生命,他们有喜怒哀乐,有战争,有爱情,有生老病死,有起伏跌宕完整的一生,他们的传奇不亚于人类的英雄,这十篇文章就像猫的史记:有王者气度的猫,重情重义的猫,风度翩翩的猫,沉默的猫,丑陋的猫...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02日 13:16

《有点疼》下

我又走了二十来分钟,到家,身上很暖和,但脚和面孔很冷,家里没有热水,我看到桌子上的那盆花,如果早上化了一碗雪水,它也是冷的,现在也不能喝。我开了电视,再开电脑,在等它启动的时候,我坐在床上看电视。电视在放一部动画片,想不到电影频道会放这么好的动画片。我把花放到柜子上。现在可以上网,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可以上了,大概易凯他们就在上,刚才我听到他女朋友说话的声音。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博客,点了几个连接看他...

阅读全文>>
2007年01月02日 09:58

我的作家们3:凯鲁亚克

我的作家们3:凯鲁亚克   凯鲁亚克     新版《在路上》上市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