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06年10月
2006年10月31日 17:57

芋艿

现在是我一个人坐在大厅里。这样的时间太少了。那次旁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说,这盆植物真好看。是的,真的挺好看,这是一盆芋艿,绿色的,块茎已经长到像手臂那样粗那样长。我以前不知道芋艿可以长这么长,我见过的块茎都埋在地里,挖出来做汤喝。这么大的芋艿不知道可以做多少碗汤,不过估计不会好吃,一股大楼通风口的味道。   2006.10.31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30日 14:11

《今昔物语》:日本的《一千零一夜》

 

古时,在日本有一本书,这本书讲了一千多个故事,每个故事的开头都是“古时,……”,所以这本书被命名为《今昔物语》。“古时”是个非常好的词语,虽然从口感上说,说成“古时候”可能会更好。“古时候……”,很多神话、民间故事都是这样开头的;夏天黄昏的某个竹影院落里,一个老成了奶奶的女人,她的故事也是这样开头的,但她说“从前,……”。

 

在“古时”这个虚设的时空框架中,什么样的故事都可能发生。在古时,...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29日 22:01

158.茶水间

  这是大厦的
很小
一个部分   在树顶和屋顶的
远处   地平线确实有一个弧度
缓缓地
弯曲下去   2006.10.22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26日 23:58

桂花落叶了

桂花更加显得枯瘦枯瘦的,叶子快掉光了,剩下枝顶平展的几片,那些淡白的很细的花蕊,也已枯萎不香,这时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越野车很快地奔驰在公路上,又很平稳地慢下来,马路对面走过来几个人,笑着跟司机说什么,掉下的叶子有些掉在盆外,大部分掉在盆内,以后就会烂在盆里,但如果现在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那它还化个屁春泥护个鸟花啊。   2006.10.26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24日 18:20

子尤死了,我看到很多人都在伤心

一个人十六岁就死了,确实很不好,但是我不会伤心,我不会为一个我不认识不了解的人的死感到伤心,我也不愿意赶到他的博客去了解他,然后赶紧赶趟伤心一把,看来我真是脱离群众,而且没有人性。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20日 23:22

削两个土豆

  我强烈感到时间不够。每次,我都削两个土豆,先在水龙头下洗洗,本来也挺干净的,但还是到水下冲冲。习惯的方式是刮,有一次看到真猪用刀削,最近两次,我也用刀削,虽然这样会削掉太多的肉,感觉上,也很有可能削到手指。当刮土豆时,汁液会溅到脸上,可能是太用力的缘故。房间里传过来音乐声,四周太安静了,窗户外面也很安静,我很清楚地看见眼下的垃圾桶,我穿着短裤和拖鞋,很清爽,但在十月的深夜,太凉了。   2006.10.20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7日 22:54

三棵树

  一棵是桂花,一棵是金橘,一棵是满天星。桂花很香。我说:桂花很香啊。真猪说,恩。
我说金橘的支杆插上了啊。真猪说,是啊,等过两个月,金橘就可以吃了。她捧起满天星说,不知道为什么呀满天星的叶子枯了。
我说,把它放到阳台上会不会好点。真猪说,没用。我说,吸收点阳光雨露会不会好点。真猪说,我网上查了,满天星要在22度到30度的温度生活。我说,洒点水呢。
真猪说,我浇了啊,可能浇太多了,把营养成分都冲走了,以前这个盆很重的,现在变得很轻,如果它死了的话,就是五块钱啊,我要马上去重新买一棵。
哈哈,我说,好啊好啊,再去买一棵。   2006.10.17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7日 10:14

活着难道不就是吃喝玩乐吗

我知道这或许陷入了问题,我感到没东西可写。今天,我在中午起来,下楼去吃了碗米线,这个饭店热得要命,却舍不得装空调,这让我很厌恶,这些莫名其妙的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多钱。接着,我就上楼了,看几个人的博,他们是一群更有才华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长时间看东西了。我的眼睛很累,到四点多的时候,肚子饿了,这很讨厌,按理说,我在午饭时间吃了早饭,肚子,不应该这么快饿,但我没有办法,只好提前下去吃午饭。在路上...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6日 15:38

在厕所

今天想到,好久没有让脑袋空下来了。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3日 23:42

我懂你的意思,但我完全不懂你说的话,晕

我懂你的意思,但我完全不懂你说的话,晕
——答我的学者朋友张晓波
这套话语体系我不熟悉,但我明白你在说什么,就是那天坐在树下的那段话,只不过当时你用的是口语,现在是严格的学术语言。其实,你仍旧只是推论了一个你认为的史实:启蒙及其后果,仅仅是历史的断裂,而非历史的扩展与延续;没有拿出一个当时你要反驳的关于启蒙原则的论断。我靠,你牛比的地方就是,你说的话像大师,大部分人都认为看不懂,我牛比的地方就...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3日 21:35

157.晚餐

对面楼
层的女人
穿

睡衣

灯光下
走来
走去   我在

两个土豆 2006.10.13     158.钉子 我去
撞墙时   差点撞到   一枚
钉子   幸好我的手掌   先碰到了
它   它
在我手掌上   留下了   深红色的
肉坑   现在   我用老虎钳
把这枚
钉子   拔掉   这样   我被真猪逼得
撞墙时   额头 保证安全 2006.10.13
 ...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3日 10:35

张晓波这个人

张晓波这个人,为了省下时间去看他很推崇的《勇闯夺命岛》,我决定只写不到一千字。

我大概在今年年初第一次见到这个人,那是在会议室里,他在等着面试,我的一个同学也在等着面试,我拿着几本书给他们看,我说,你们看会儿书吧。他说,好呀好呀。

我感到这个人很奇怪,他为什么不说好,或者好啊,而说好呀。

我还发现这个人说话有口音,浙江口音。后来他说,当时他也发现了我有口音,浙江口音。

同时我还发现这个人显得很老实...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2日 11:08

无心爱

繁体的爱是这么写的:愛。这个“愛”字找得比较辛苦,记得word里面好像有把简体改成繁体这一功能,我找了一下,没找到,word的功能像大海一样辽阔,没法穷尽啊。我就上网搜,打进关键词(就是我的英语专业毕业的同事王姓女孩习习说的key word)“爱  繁体”搜,没有搜到繁体的爱,倒搜出“繁体的爱有心”这么一句话,靠,这不是抢我的台词嘛。我干嘛这么辛苦要找出“愛”字,就是想说“繁体的爱有心”这句话么,算了,不管了,有人...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1日 15:38

长篇小说:《我们去干点什么吧》《我的尤物马红梅》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10日 20:18

打猎·螺蛳和贝壳

螺蛳生活在池塘底和塘岸的石头缝里,傍晚在池塘里洗澡,有人就在石缝里掏,有时会掏出一条鱼来。塘底的螺蛳用手抓太散了,用一种像簸箕一样的工具,不过柄长多了,最好有大半个池塘那么长,从池塘中央兜底连泥带水的拖过来,一直拖到岸上,拣起里面的螺蛳。这种方法去江里捞贝壳也适用,不过在河里,就用手摸,摸起一把烂泥,烂泥里有一到两三颗贝壳,这些贝壳的颜色很难看,灰色的,不像江里的是灿烂的黄色。叔叔年轻的时候跟人一起在江上挖沙,挖沙船挖上大斗的沙,沙里的贝壳多得像做梦,还没来得及拣完,新的一斗沙又倒下来,新的贝壳又多不胜数,有一天暴雨,江水涨,把船上的一个人掀翻下去,叔叔他们在船上,给他扔竹竿,叫他横着游,叫他脱衣服,但是很快他就被水冲走了,他们顺着下游找了几天一直没有找到。我有一个同学在那几天没来上学,我知道这是因为他叔叔死了。 2006.10.9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09日 13:50

我TM最不要听有人说自己工作很累

很累你就别干啊,干着你就别叫累。你这么累还干着,说明有你想要的东西。自作,就要自受。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06日 17:45

FANS们,让你们的偶像韩寒同志先走!

韩寒同志这次的博,很短,很短,是啊,这次他没有引用诗人的作品和观点,那么,就只好,这么短了。
诗歌没这么容易讨论的。不像记开了几圈那么容易。
诗歌讨论不了,那怎么办?幸好最近还有一事:孔子标准像。赶紧扑上去啊,转移话题,同时发点小牢骚,让自己换个姿势处在话题之中,继续为FANS们树立叛逆DI形象。
在这场论争中,到目前为止或者他就这么跑了?韩寒的表现就像一个弄堂里被打怕了的小孩,全部过程如下:
刚...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05日 23:51

打猎·纺织娘

我已经不太想得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就像有些花我也想不起,比如打破碗花,传说只要摘一朵这样的花,就会打破一个碗。这种花是白色的,四片很长的花瓣,长在篱笆上。有些词语我们也忘了,比如篱笆用方言怎么讲。很多东西正在消失,但我要说的纺织娘,应该是像蝗虫,或蚱蜢一样的东西,双翅,长后腿,可以很高很快地蹦起来,我记得它吃南瓜花,养那么就应该喝露水,这听上去很美,抓来养在纸盒子里,过一夜去看,往往已经死了,...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04日 22:45

黄昏的地坛公园

我并不喜欢这个题目。黄昏应该是昏黄的颜色。黄昏的地坛公园呈浅灰色。我们穿过一条尘土飞扬的马路,正在生气。
地坛公园在围墙的里面,我们在围墙外面,这里也像一个狭长的公园。有十几个人在那里打羽毛球,我想起在过去的一年里,和宁锐或者宁锐和我说起,我们到那里去打羽毛球,但是我们一直没去。
我跟真猪说:以后我们可以到这里来打羽毛球。
真猪说:好啊。
我说,就是打羽毛球没有篮球好玩。接着我回忆了一下童年往事,我爸...



阅读全文>>
2006年10月04日 19:09

谁TM再骂韩寒是中学生我跟谁急!

你们这些人谁没当过中学生?!中学生怎么了?!有些大文豪小学都没读过!谁的心智没在中学生阶段停留过?! 但,谁能像他这样做到一日为中学生终身为中学生!?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