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06年06月
2006年06月29日 13:45

133.水很牛

  133.水很牛
水很牛 我深深折服于 这个短语   2006.6.23   134.小女孩很酷   小女孩 小女孩 坐在一把 绿色的椅子上 背后是 紫色的 藤萝 旁边一只
背靠在椅背上的
小棕熊 它的眼睛直直地 看着 前面 她的眼睛 也是 这样
她的手夹着
一根烟
她的一只鞋
远远落在 不远处的
地面上   2006.6.23   135.花儿为什么这样开   看到一首诗 才知道 原来花儿这样开 经雪 抱蕾 绽放 破瓣   2006.6.29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8日 15:01

132.鬼

很小
很小的

很小很小的

吸血鬼
组成的
小鬼
很小的鬼
很小很小的
小鬼
很小很小的



很小地很小地

很小的血很小地很小地

出去
很小很小的鬼

很小很小的天空中

很小很小的鬼
组成了
很小很小的
小鬼
一群
很小很小的
小鬼
其中
一只很小很小的

擦着嘴
很小很小地


了 2006.6.16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8日 14:58

为人民服务3:四女侍

 

四女侍就是四个女服务员,这个名词文雅了点,令人想起歌伎。不知道她们现在干什么,我喝了一些茶,大概半壶左右,我去了趟洗手间,进门时发现房间太热了,有股闷热的气味,明天该打扫一下,或许会散发出清新的气息。我倒了点花露水在地上,现在鼻子里就是花露水的气味。

写经过的时间里的人和事,这是我打发时间的方式,不知道她们怎么度过晚上。她们应该四五个人住在一起,大学寝室般的上下两层的铁床,空中拉着绳子,挂着许多...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8日 14:56

6.吃

我去三环时,看见街边有一群工人坐着吃饭,他们穿着橘黄色的条纹衣,旁边停着巨大的压路机和链条车。他们在吃饼子,都卷着捏在手里吃,面前一大勺辣椒炒肉,有个工人把菜罐放在地上,他盘腿坐在菜罐的后面,我走过时看见里面油漉漉的。大约有五六十个工人在吃饭。再走过去一段,看见一辆车上放着三四个白色的茶缸,树阴下放着七八个西瓜,有几个裂口了。
我猜这样的饭吃起来很舒服。
我记得夏天去田里干活,汗水湿透全身,...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7日 18:47

131.夜空太美了

夜空太美了
可惜我这里看不到
在一片很美的夜空下
有个女孩子坐在屋顶
有风
她在哭泣
还是在优美地憧憬

2006.6.16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7日 18:46

吃:包子

是谁想起来把肉包到面里吃的。这把面也糟蹋了肉也糟蹋了。尤其刚出炉的肉包子,热腾腾的,一咬满嘴油,恶心得要命。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很爱吃的东西,现在很讨厌吃。只有等冷了才能吃,不腻了,就像肉,吃冬天的冻肉才好吃,吃几个冷包子很顶饿。饺子也是这样,馄饨也是这样,等冷了才好吃,热腾腾的一碗端上来,看着应该是很好吃的,一吃,不是个味,这种心情很难受。这些面完全可以用来做面条,得手擀的,切成粗粗一条条,清水里煮沸了,捞起来往大白碗里一盛,倒上一些咸咸的剩菜汁,得是咸菜小炒什么的,或者味重的菜,什么泡菜、腌萝卜、酱黄瓜、霉豆腐,这些“变质菜”,瓶装的橄榄菜也非常适合,就着面条吸哩哗啦吃,感觉非常好。所以吃面的正道是吃面条、冷包子、冷饺子、冷馄饨。说到底,是肉坏了面的味道,热乎乎的肉太腻了。

吃包子还是吃豹子.

2006.6.15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7日 18:45

等待贝克特

 

四月份的时候知道,4月下旬,贝克特文集要上市。就去问,一直没有,我觉得很奇怪,贝克特去哪里了,因为不好卖,这些大书店都不进货吗。不太可能。今天突然看到四本贝克特竖在书架上,我马上拿过来看,定价挺贵,犹豫了一下,全部买下来。买东西只会在买的一瞬间犹豫,买下来就不会想它了,为了求得安心,也要买下来。

这四本书是787X1092的32小开本,厚厚一叠那在手里很舒服。封面装帧不错,1绿2橙3黄4蓝,颜色很纯,黑白的贝...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5日 11:51

公园里的椅子

 

街边有一个狭长的公园,里面摆着一些椅子。其实这应该是个绿化带。我沿着外面的水泥路由北往南走,椅子上都坐着人。这让我很失望,最失望的那次是上次,由南往北走,我已经在绿化带里,沿着弯弯曲曲的水泥小径走,没有料到椅子上都会着人,一些情侣,好几个听收音机的老头,还有一些光是坐着的,这些都是铁椅子,摆着北京的露天底下,积满了灰尘,只有在椅子的中央地带被各种各样的屁股擦干净。

等我一直走到那个乒乓球场时,...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2日 18:00

《鸟笼山剿匪记》:世界警察和网络暴民

  文:孙智正   科技改变生活,傻大木住在鸟笼山山洞里,业余文化活动也相当丰富,看看电视新闻、每天抓几个俘虏上来让他们表演歌舞,由于每天过着这样的精神生活,傻大木虽然姓傻,但其实一点也不傻,眼睛还相当地毒,当场看出有个俘虏演员对嘴假唱,这太了不起了,被当做“是个P啊”的几千万的观众都看不出来,傻大木一下子就看出,命令把这个演员拉出去喂狗,哦对不起,是拉出去看第十五代导演影片全本珍藏版:小妹就是死...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1日 20:53

吃:瓜子

 

瓜子可能是全中国最通俗的零食,跟青菜萝卜一样几乎人人爱吃。瓜子最大好处在于小,小的话就填不饱,跟麻雀似的小小地啄进一粒,啄到下午都还没饱,我们的嘴可以永不停息,我们的那么长的时光就有办法解决了。瓜子很香。瓜子只有像我这样门牙薄得像刀刃的人才不能吃,因为很容易落缺,很容易卷起来。瓜子可以剥着吃,这个更可以消磨时间,但也需要点耐心,最好的情况是,你坐着看书,旁边有个姑娘用干净的手剥好了,一颗颗摆在...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11日 20:52

瞌睡号公车

 

下班坐上公车,摘下眼镜挂在胸口上,头一低,困意很快就上来了,甚至没有察觉就睡着了。头最困的时候是从刚从大厦走出来,阳光灿烂得睁不开眼,外面的天空这么亮。慢慢地走到公交车站,头昏得要命,站在站牌下打几个哈欠。感觉慢慢好了些。

所以,一定要等到一辆有座位的空车,所以,希望没有买菜回家的老人上来,我需要坐着睡着。有一次我站着,靠在一根钢管上,我想试试站着能不能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全身一软,一脚甩...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09日 18:37

我们的家在别人的房子里

 

我们从这个城市搬到那个城市,从这个小区搬到那个小区,从这个房间搬到那个房间。我们有很多个家。

我们的生活可以划成这样的时间段,这一段在一间刚放得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的平房里,这一段在某个朋友的客厅里,这一段在某间空荡荡的一无所有的只有一张大木床和灰尘的房间里,这一段在一间透过三合板可以听见邻居呼吸的阁子里,这一段在一间铺着地毯夏天闷得透不过气来落满毛发的房间里。

我们遇到很多房间的主人,有的是细脚...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07日 11:52

129.130.学习雷锋好榜样

129.学习雷锋好榜样


刚才这个铃声又响起了 又响起了 大家都笑了 都笑了 这实在是太搞了 太搞了   2006.6..5

130.冰镇饮料
  北京市三环路上
有家小卖部卖
冰镇饮料
冰镇是一个叫冰的镇
这个镇出饮料
出的饮料
都是凉的
2006.6.6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07日 11:51

足球饭店和保安的调情

 

饭店的横梁上挂着红色的横幅,写着喝彩世界杯,接下来应该还有句话,没注意。我在点菜台前排队。一个女人说:喝什么冰豆浆啊,喝什么冰豆浆啊,不要喝冰豆浆,家里奶有的是,酸奶,牛奶,不要喝冰豆浆。她是对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的说的,可是是她儿子,女人穿着一条睡裤,一件白色的很劣质的T恤,很明显,没有穿内衣,她的头发长而脏,贴在头和脸上。男的没说话,掏出一张一百元。服务员说:豆浆还要吗。男的说:要。女人又说了:...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06日 10:05

吃豆腐

 

大家说,回忆童年这个人就老了。我没有老。

夏天很热的时候,黄昏,或者是在早上,记不太清了,应该是早上,卖豆腐的来了,挑着轻快的豆腐担,有时就会吃一碗豆腐。这应该是大人心情好,叫我去买一碗来吃的。拿一只瓷碗跑出去,其实也不用跑,这跟卖棒冰的不一样,卖豆腐的会在某个阴凉的角落等。他们一般看上去神情柔和,动作也轻柔,手指往往是湿润而红的,一块白铁板,切一刀两刀。我看到他切的样子就很想切,豆腐刀很轻易地...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06日 10:04

我说王菲的歌很难听,她们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这件事发生在几年前,说心里话,我一直耿耿于怀,他妈的,她们太蠢了,但是我讲不清楚,这种事情本来就讲不清楚。现在我终于看到有个人三言两语就讲清楚了:

“王菲在一首歌里唱道:‘把苍白看成水晶。’以前我觉得这句歌词形容王菲和她的音乐再恰当不过,她的歌曲在审美的映照下无比苍白,可偏偏大众把它当成了水晶。”

这段话是王小峰说的,他大概在好几年前就说了,但很不幸也很有幸,我在今天晚上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才...

阅读全文>>
2006年06月02日 22:07

吃花生

花生像船。里面两颗米。花生有很多种吃法。一种是生吃,生吃没有吃过,见猪吃过,花生藤,不太对,应该是番薯藤,花生是种在沙地里的,扯起来,根蓬蓬松松的一团,上面挂满了白色的粘着泥土的花生。你一只手捏着藤茎,一只手捋下花生。
嫩的花生用水煮煮可以吃,老的炒着吃。花生和瓜子是最常见的零食。夏天就常吃嫩花生,院子里洒了一层水,如果爸妈没怕浪费电,水泵就一直打上冰凉的水来流过脚面。啤酒也是凉的就更好。嫩花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