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孙智正 > 文章归档 > 2006年02月
2006年02月28日 15:52

苏东坡也写blog

   有一天在朋友宁风子家玩,翻看《东坡志林》,上面百来个字一则一则的短文,翻译成白话文估计三四百字可以搞定,写的是老苏同志哪天去哪里玩了,见了什么朋友啊,吃了什么饭啊,看到什么风景啊等等,谨录名篇《记承天寺夜游》于此: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未寝,相与步中庭。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何夜无月,何处无松柏,...

阅读全文>>
2006年02月27日 16:26

看,这个老头:汪曾祺

 

                    ——评汪曾祺散文集《随遇而安》

1.先美起来的人心。

很多情况下,你不太会见到作家本人,但我们对作家都会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印象甚至还很真切,真切到能想像出他们的音容笑貌。把知道的古今中外的作家分一分类,发现很多作家,气质非常接近,像失散在不同时空的兄弟,比如屈原、李白、苏轼,同样的任性不羁,同样的才情激荡,比如泰戈尔、纪伯伦、徐志摩,前两者努力表达疑似大家的睿智,但不幸的是...

阅读全文>>
2006年02月21日 14:47

7.下雨天

老家常常下雨。老家说下雨叫落雨。有人说叫落雨很美。美个鸟鸟,无非就是这样,要不就是那样。夏天下雨,电闪雷鸣,有的雷破响,听上去似乎劈裂了天空,我有点希望雨下得大点再大点,好端端的白天变成黑夜,然后雨就下啊下啊,能下多大就下多大,能多久就多久。有一年发大水了,我们到平台上,平台上多了个油毛毡支起的棚,其他的记得不多了,只记得妈妈在煤饼炉子上烧榨面。爸爸说,鸡都冲走了,他想去捞。这么想,还有七八十只鸡...

阅读全文>>
2006年02月20日 10:07

6.鸟声

 

我失魂落魄地活着。有一天晚上,我在床上翻开《海涅诗选》,看了几页,突然有一个冲动,我要去通宵,把这本书看完。这并不能说明我多么喜欢这本书。我只是想去通宵,把这本书看完。

我夹着这本书走出寝室,可能有同学问我干什么去,我回答他我去通宵,可能没人问我。走廊上很多捏着面盆走的人,他们可能去盥洗室洗洗睡。看门的老头坐在桌子后面,他可能在喝酒,黄酒,装在搪瓷碗里。迎面走来夜自修回来的人。他们都回来了,我...

阅读全文>>
2006年02月16日 18:15

在清晨里面

 

依旧是
清冷的空气,天空
里雾一样的颜色
一棵接一棵
灰色的树,它们没有
动过,人们在
那里打乒乓球
他们一直
在打,球拍翻飞

白白地飞,我看见一个人
在一个墙角一转
就不见了,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在那里
不断地转弯

2006.2.12

 

阅读全文>>
2006年02月15日 09:58

张蛋蛋和李花花

张蛋蛋和李花花
两个小人儿
站在桌子上
被很多人看
也被一个我看了

张蛋蛋和李花花
可能是
一对小情侣
情哥哥和情妹妹
可能是
男同学和女同学
张蛋蛋和李花花

可能是小哥哥和
小妹妹

如果是
小妈妈和小儿子就
好玩了
如果是
小爸爸和小女儿
也好玩
脏脏的好玩

张蛋蛋和李花花
穿着小花衣裳
面无表情啊

05.10.3

阅读全文>>
2006年02月15日 09:56

日常探案集:烟火

刚才小区里有人在放烟火,我在厕所里刚拧开水龙头,烟火在窗外发出诡异的嘶叫声,并且天空也变幻古怪的颜色,我感到恐怖,回到卧室里撩开窗帘看,那个烟火放在雪地里(我没有看见),一个光点摇摇晃晃地从树枝间升起来,啪炸开,变成几颗火星熄掉。刚才来不及说,窗下的汽车全都叫了起来,过了一阵也不叫了。我记得白毕升的哥哥听到自己的车被烟火震响后,从腰间摸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来,走到厨房窗口,斜对着窗下按。他说,我讨厌过年放烟火。这说明,如果一边放烟火一边去偷车是行不通的。我回到厕所的时候,水已经在从面盆里满溢出来。

阅读全文>>
2006年02月14日 10:41

日常探案集6:杀手和小女孩

我坐在饭店里失神。外面两条马路交叉了一个十字路口。一个很孤独的杀手坐在阳光明媚的公园里,他爱上了在草坪上玩耍的小女孩,所以,他站起来,慢慢地走过去,一枪轰死了她。
阅读全文>>